益仁平之劫(一)北京反歧视公益NGO益仁平创始人陆军

2015-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的反歧视民间组织益仁平中心。(资料图)
北京的反歧视民间组织益仁平中心。(资料图)

起始于阳春三月的反性别歧视女权五杰羁押事件,在造成轰动效应之后的国内外舆论巨大压力下,北京警方于4月13日一天之内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全数释放了五姐妹。她们是:韦婷婷、李婷婷、郑楚然、武嵘嵘、王曼。

明镜新闻网3月27日引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这五名遭拘押的维权人士皆隶属於北京益仁平中心。”

在五朵金花的怒放下习近平政府的出乎意料“快闪”服软,并没有“速溶”十八大以来一直处于“人工冰川期”的新公民运动的旧仇宿怨。几乎在昏判耆老记者高瑜奶奶的同一时刻对师出同门非暴力反抗层面的这五位NGO阳光女性释出的“红色钦旨”,公民舆论界毫不领情!

中国大陆知名作家、公共知识分子,海外畅销书和大陆禁书《历史的先声》作者笑蜀,在女权五杰被取保候审半个月之后的4月29日,发表在BBC网站上的标题为《益仁平之劫是中国民间公益之劫》的主题评论,毫不隐讳地把这次恶名昭彰的女权“霸凌”政府行为的“深意”,一语中的为所谓的“益仁平原罪”——这家著名NGO的国际背景,也就是文革语言“海外关系”所招致的“灭顶之灾”。文章写道:

本月中旬获释的武嵘嵘﹑李婷婷等五位女权活动人士,并没有因为获释而真正重获自由…警方还视她们为犯罪嫌疑人,侦查还在持续。警方此前之所以释放她们,实际上是不情不愿,即无非迫于全球抗议的巨大压力。释放她们并不意味着撤案。事件的导火线,是她们3月初发起的反性骚扰举牌,随即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为名刑拘…她们自己都始料未及。其中的李婷婷就对媒体坦承:“我还以为我们的活动,类似街头贴广告的活动,没想到会被刑事拘留。”显然她们是太天真了,不知道另有玄机,即警方实际是要通过举牌案,挖出她们的“幕后黑手”。而所谓“幕后黑手”,则是她们曾经供职的公益组织“益仁平”。所以才在她们被抓不久,“益仁平”在北京的办公室也于3月26日遭警方突袭查抄。警方目标所在至此昭然若揭…作为公益组织,“益仁平”原本极少涉足政治,何以令警方如此劳师动众呢?真实原因,其实在于“益仁平”的国际背景,即“益仁平”有国际NGO资助,跟国际公民社会有广泛合作…就如文革中所谓“海外关系”让成千上万同胞沦为政治贱民一样,今天中国NGO的国际背景将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无论你的宗旨何在,无论你做的是什么,你的国际背景本身就是原罪。

《不同的声音》展开“益仁平之劫”系列探讨,采访与上个月轰动海内外的益仁平女权五杰“捉放”事件。在今天的第一集中,我们先和正在美国纽约做访问学者的北京反歧视公益NGO益仁平中心的创始人陆军先生对话。

关于益仁平创始人陆军的网络资料:2014年,陆军荣获人民网、央视网和人民法院网颁布的“2009年度中国十大法制人物”。在上述三家网站的公告中写道:陆军及其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反乙肝歧视等维权活动。他从2003年开始关注反乙肝歧视的问题,从2003年到现在,他经历了人事部、卫生部等部门反歧视规定的出台…陆军由于多年来在反乙肝歧视方面所做的工作而获得了今年的第五届意大利普里兹国际奖。

让我们进入与陆军先生的对话。

继续摘要朗读中国大陆知名作家笑蜀于四月底发表于海外媒体的文章《益仁平之劫是中国民间公益之劫》:

但在事实上,因为中国的公益资源严重匮乏,而国际公益资源高度发达,所以跟益仁平一样,很多中国NGO都不可能不跟国际NGO合作。同时也因为国际合作,引进国际NGO成熟的公益文化和管理经验,中国NGO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这一切都将戛然而止。中国的民间公益将对国际NGO、对国际公民社会全面关门。即新的闭关锁国将不限于互联网、不限于思想言论,纵然民间公益也无以幸免。这才是益仁平之劫的终极原因。新的闭关锁国从虚拟世界延伸到现实世界,把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重新隔绝……

回到与陆军相关中国NGO面临打压困境的对话。

主题讨论《益仁平之劫》下周还要继续。敬请关注。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