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不同的声音:89为碑:鲍彤的两个三十年[第二部分]

2019-05-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AFP)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AFP)

【「六四」是禁区。把「六四」定为禁区,至少有一个前提——承认「六四」见不得人…「六四」不是过去的噩梦,「六四」是一系列现实的存在:一个大「天安门事件」和其后千千万万个「小天安门事件」的总和。实际上,「六四」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制度…我们正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研讨「六四」,就是观察我们自己的今天,思考我们孩子的明天,用不着求诸身外...厘清「六四」事件的大脉络,肯定将大有助于重新审视人类文明的现状和前途。因此,我赞成充分地无拘束地展开对「六四」的真相和影响及其未来的研究和讨论——《六四随笔》鲍彤「六四」30周年「八九民运与香港角色」座谈会发言稿 2019年5月12日】

和五四一模一样的问题。六四是什么??恰如受访嘉宾所言,因其“见不得人性”,各帮各派就六四都有其各式各样语焉不详的说法:动乱、暴乱、风波、伟业、史诗、学潮、学运、起义、民运、大屠杀、没死人等等等等。

6.4:“我们的80年代”最后一年。二十世纪最富浪漫激情文化碰撞的十年遗腹子。几代知识精英莅临的思想开放奢华盛宴最后一道苦涩甜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一次良性政治体制结构性改造萌动期的虎头铡。突兀于历史关头的血色坐标。鲍彤党内职业生涯的休止符。

1989年5月19日凌晨四时,总书记赵紫阳和其他几位包括温家宝在内的中央领导人突然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大势已去,呈心力交瘁状的赵紫阳含泪对学生说:“你们都应该健康的活着...你们不像我们,我们都已经老了,无所谓了......”

1989年5月20日上午10点,中共颁布天安门地区戒严令。

1989年5月21日黎明之前,中共香港党报【文汇报】上市,其社论版面通栏四个黑体大字“痛心疾首”,这是中共新闻史上第一次以开天窗的方式发表社论。天窗社论动员了百万港人当日走上街头声援天安门绝食学生。

三十年后回首往事,这四个大字除此之外另有顿足:眼睁睁好端端一个思想解放政治昌明奇迹十年梦幻走势: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看着他人散去,看着他楼塌了!

痛心疾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