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父亲(二)89无期死缓“反革命暴徒” 出狱后众生相 六四25周年祭

2014-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风声鹤唳的“六四”25周年纪念日敏感期已过,但乐观人士预测的大逮捕之后的大释放,并没有出现。

与25年前北京城针对“天安门父亲”的泛捕滥判极为相似的,月前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和泄露国家机密等欲加之罪批捕浦志强,胡石根、高瑜、徐友渔、郝建,刘荻,向南夫,这或许是《不同的声音》64二十五周年纪念日特别节目“天安门父亲”以多集系列继续下去的理由之一。

二十五年前,这些普普通通的工人兄弟,他们已经生为人父,或者即将成为父亲,是这场几乎是全民参与的伟大民主运动,改变了原本将作为孩子他爹而注定忙忙碌碌的平淡一生,一夜之间升华为“天安门父亲”!

今天连续进入访谈的三位父亲:25年前以所谓“反革命纵火罪”判处死刑,两年多后改判死缓的北京市民朱更生;25年前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北京工人张保群;25年前因“抛出一片布条”被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北京城70(读零)后张群。

首先接通电话的是前64死刑犯现年49岁的朱更生。据香港《苹果日报》今年年初的报导:在中共党媒央视播放1989年6月3日晚所谓〝暴乱〞的录影中,10多个北京市民站在天安门广场一辆被点燃的装甲车上,其中一名青年脱下背心,挥舞着高喊:〝我们胜利了!〞他就是当年只有24岁的朱更生。朱在六四后被捕…一审、二审都被判死刑,最后最高法院覆核给了个死缓。由于他拒不认罪,不但没有减刑,每年还要被关上几次〝小号〞… 2011年中,朱更生终于结束22年铁窗生涯出狱…每逢六四前后,朱更生都会被公安召去谈话,更曾因外媒采访,连累家人受威胁…提到当年,他表示既后悔也不后悔:〝我从小看书学的是中国人以孝为先,这是我后悔的地方;我不后悔的是,中国改进、前进需要一代代人牺牲自己幸福、家庭,这就是我在里头的想法…当时北京这些人不是想推翻政府,但解放军出动装甲车,我亲眼见到撞死人,故在天安门那儿把这指挥车截下了。当时的情形,是人都看不惯。〞……

《不同的声音》与朱更生的对话在刚刚开始5分钟后,就在受访者带着有恐惧声线的请求下,意外的提前挂断---这位父亲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确认了:在出狱2年多后,朱更生依然遭受着24小时的全程严密监控。

接下来进入节目的,是“天安门父亲”张保群。综合网络介绍:张保群:1966年生,89时为北京第一皮鞋厂工人…因64凌晨在西城区车公庄十字路口拦截、烧军车被捕,以“放火罪”判无期徒刑。2003年4月25日从北京第二监狱释放。2004年结婚,现有一女上小学。

张保群先生在与《不同的声音》对话中,较为详细地描述了25年前在北京市民的威慑下落荒弃甲的解放军“逃兵”。

MIDWAY: 在节目的中间,我们摘要朗读同为“天安门父亲”的64囚徒,89后被判刑7年,目前流亡澳洲,现为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节目中不止一位“天安门父亲”提及的海外捐助,均来自孙立勇任职的政治慈善组织。

5年前,孙立勇在一篇纪念64二十周年的,题名为《“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的纪念文章中有如下文字:

“20年来,“六四暴徒”群体承受了无尽的折磨与苦难,却很少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怀与救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众多当年的“六四暴徒”陆续走出监狱的大门回归社会,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被社会所遗弃。他们就业的困难导致家庭关系的冷漠,以至情绪低落、沮丧、无奈、厌恶政治。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个工作,尽早成个家,踏踏实实过好后半生,现在看来这些最朴素的想法对他们而言也成为了遥不可及的奢望。借纪念六四20周年之际,我们将把目前生活极为困难的“六四暴徒”的一些情况提供给大家。我们所提供的,只是这个群体苦难生活的冰山一角,我们愿意和海内外各位朋友一道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就是在帮助中国!帮助他们,就是在护卫我们心中的良知与正义!亡羊补牢,尤未为晚。”

继续上半部分未完成的与“天安门父亲”张保群的对话。

最后一位进入访谈的,是25年前被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前北京西郊食品冷冻厂工人,“天安门父亲”张群。

本台2010年报道:“中国政治与宗教受难者后援会”…成立了“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鉴于“六四”抗暴者自1989年以来所承受的沉重苦难,以及他们出狱后艰困的生活现状,特别是他们的子女在就学期间,因政治和经济原因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因此决定…设立“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向经济困难的“六四”抗暴者的子女颁发助学金和奖学金。 基金发起者之一,目前居住在澳洲的“中国政治与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向本台表示:…我们写了很多六四抗暴者…20年来他们艰辛的生活,去年就有马国春、张群两个受难者…他们现在有孩子了…上学就觉得很困难……”

进入与恢复自由的64无期徒刑受刑人,“天安门父亲”张群的交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