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充满着激情又弥漫着迷茫的日子”:六四26周年祭II 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 下集

2015-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竖立在六四纪念馆的民主女神像。 (六四纪念馆脸书)
图片: 竖立在六四纪念馆的民主女神像。 (六四纪念馆脸书)

对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牧师的专访,跨越6.4二十六周年祭日进入下集。

这一集的独家看点是:89 学潮的符号性偶像级人物,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王丹,在大屠杀清场后附加的秋后算账的那风声鹤唳中,在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4年徒刑提前获释的1993年,在当局的全天候严密监控下,经由郭宝胜所属的人大学生社团秘密联络,非凡操作,一度成功地“重返校园”,与渴望着“再次燃起我们的热情”的人大,北大“后六四学子”,收获过一次难忘的深夜恳谈!

在这里,摘要朗读郭宝胜牧师的一篇带有半自传色彩的博文《青海人的悲怆——我的家乡我的痛》,以为访谈人物形象的加强补充:

1972年我出生在青海省湟中县,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县。这是全中国为数不多的县一级设安全局的县。在当今国际上享有无比尊荣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就出生在湟中县,而所有达赖和班禅的祖师、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也诞生在湟中县。为纪念宗喀巴大师而在明清时建造的塔尔寺是我幼年经常去玩耍的地方。1998年塔尔寺主持阿嘉活佛逃离中国到达美国,没想到10多年后我也步他的后尘。也许是藏传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信仰,造成了这个远离中原文化的地方的人的血液中流淌着反抗专制的血…1999年六四10周年我从北京被强押遣送回湟中县,软禁了一年。在被软禁期间,我听不少当政府干部的同学说:“最近县里开大会,说我们湟中县的两个重点人物,决不能让群众跟着他们、受他们影响,他们一个是阿嘉活佛,一个是民运人士郭保胜。”我本来觉得与藏族无关,但是中共却硬是把我与西藏问题扯在一起…在2008年,我作为基督徒代表组织和参与四川救灾三次,川震后的悲惨和恐怖,至今成为我挥不去的梦魇…早在2004年北京万人空巷、极端恐怖的萨斯期间,居住在中关村的我忽然想到,也许我们会悄无声息地死在有毒食品、瘟疫、地震、洪水、沙尘暴甚至大气污染当中,而不会壮烈地死在与专制的反抗斗争当中。这样一种念头让我同时觉悟到:与其成为专制造成的各种人祸的殉葬品,真不如反抗它而死……

回到与郭宝胜牧师的“这充满着激情又弥漫着迷茫的日子”:六四26周年祭访谈的结尾部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