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就长江船难独家专访气象界权威,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风暴分析预报中心主任薛明

2015-06-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据中国官媒消息,“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之后, 中国政府派60人代表团调查长江沉船原因。(AFP)
据中国官媒消息,“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之后, 中国政府派60人代表团调查长江沉船原因。(AFP)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内河船难——东方之星“豪华游轮”6.1特大惨案已过二七,遇难者达到444人!

回望,非常迅速地,在生命救援远未展开的当口,新华社于十几个小时不到一天后的发出结论性通稿:“6月2日上午,中国气象局派出专家组到长江沉船江段现场查看。综合气象监测、气象雷达监测资料和现场查看分析,专家认为,事发时段当地出现龙卷风,风力12级以上,龙卷主体位于江面,水平尺度不足1公里,龙卷持续时间15至20分钟,属局地性、小尺度、突发性强对流灾害天气。”

此后的若干小时之内,龙卷风导致翻船说一度成为官方主流话语。

然而,在民间舆论和无数专业人士的强烈质疑和中共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问责压力下,仅仅几小时之后,官媒迅速改天换地:6月2日中午财新网报道:“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司长张祖强刚刚在中国气象局的发布会上表示:对于沉船事故,现在仍不确定发生了龙卷风,但可以肯定发生了强对流天气,中国气象局已组成专家组赶赴湖北,进一步分析判断是否出现了龙卷风。”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误导已然造成。

至今,不可抗拒的风灾掀翻了5000多吨位东方之星“豪华游轮”的说辞,依然在中国大陆的城市乡村游荡着。

分分秒秒,人们提出形形色色的疑问。

6月7日,澎湃新闻社为此以《东方之星真的遭遇了龙卷风吗?》为新闻大标题作出质疑性报道:

南京大学校友、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风暴分析与预测中心(CAPS,Center for Analysis and Prediction of Storms)主任薛明6月2日下午前往湖北监利参与调查,薛明通过邮件告诉澎湃新闻,三种情况下可以准确判断有龙卷风发生:要么是有人目击有漏斗云着地,要么是通过现场勘查证实有龙卷涡旋性环流造成的破坏痕迹,另外一种情况是天气雷达离得比较近,比如在20公里以内,观测到了近地面龙卷涡旋环流,也可以断定有龙卷风。

北京方面为船难迅速定性的新闻通稿,并没有拿出上述三种情况中的哪怕是一个实证。

《不同的声音》海外独家专访了国际气象界龙卷风研究权威,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风暴分析预报中心主任,南京大学大气科学学院“千人计划”教授,中尺度灾害性天气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科学主任薛明博士。

香港《东方日报》大陆评论版日前刊出北京的媒体人乔木的文章《比沉船更悲哀的是官媒的报道》,摘要如下:

“东方之星”号长江沉没,最终400多人死亡和失踪,自救和他救14人,现场有组织的营救2人。在任何国家和时代,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这都是不折不扣的灾难和悲剧。但是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主题再一次出现了偏离:灾难变颂歌,救援成秀场。看看《人民日报》、新华社、澎湃新闻的报道标题,首先是感恩:“生为国人,何其有幸”,“感谢你无数次游过那么悲伤的水域”,“4天3夜,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其次是选美:“救援一线,中国最帅的男人都在这儿啦”。最终是政治说教:“世界透过沉船事故看见中国决心”,用新华社湖北分社社长的话说:“谱写一曲万众一心的壮歌”。面对这样的灾难,本应该有太多的角度报道,但出于一贯的维稳思维和管控媒体的做法,文字稿只能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报道,图像只能用中央电视台的,而且新闻议题有严格的限制。你看不到事故问责、家属的哀伤、救援的质疑,只是领导多次批示、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总理到现场视察吃盒饭…最终所谓的龙卷风掩盖了上述一切,成为直接责任。难道要把风双规?

回到《不同的声音》与国际气象权威薛明博士相关东方之星船难追责的对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