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远路到麦琪里 霓虹掩映着落叶冤魂的泣诉

2018-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韩晓峰被指反强拆时伤害警员,被判“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成立,被判入狱3年、缓刑4年。(韩晓峰家人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韩晓峰被指反强拆时伤害警员,被判“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成立,被判入狱3年、缓刑4年。(韩晓峰家人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提要:安远路,麦琪里,随时光和血泪流逝殆尽的上海霓虹灯厂时代老人不同年月的故居。鬼斧神工般的,暗夜中不时绽放出霓虹般光怪陆离的这两个地名,竟然也是大上海乃至全中国最为骇人听闻的两起强迁血案的案发现场!上海《青年报》2012年一篇感性报道:78岁的龚福祥站在乌鲁木齐路179弄(麦琪里)的老房遗址前默然无语。只有风吹动头发的声音,和偶尔鸣响的汽车喇叭……】

2001年,“沪上首虎”陈良宇出任上海市市长, 雷厉风行, 大刀阔斧, 出台了《关于鼓励动迁居民回搬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的试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明确规定“拆除改造地块可试行动迁居民出资回搬原地或原区域…动迁居民可实物安置或货币化安置,也可出资回搬”。

大标题中因强迁血案闻名于世的安远路,麦琪里,有幸被“办法”批准认定为“新一轮旧区改造地块”,同时入围的还有大名鼎鼎的土地开发奸商周正毅那导致陈市长稍后锒铛入狱的“东八块”、宝山地块等诸多房地产项目。

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大量以“旧区改造”名义,在没有任何居民回迁的严重违规情况下骗取“土地使用权”“零出让金”等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外商”“港商”“中外合资公司”,娓娓如过江之鲫而立,涉“办法”黄金地段行政区如静安,长宁等区政府传统意义上的老式“房地局”食髓知味,纷纷换汤不换药的迅即易名为林林总总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下海”。

无以计数的动拆迁民告官官司,拆迁纠纷,钉子户,乃至强迁血案命案,均始于这一“办法”滋生出的暴力因子利欲污染源。

安远路62弄100号强迁受害人查文强则控诉道:上海安居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勾结普陀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借上海泰利置业有限公司的空壳“尸”进行还“魂”…冒以“旧区改造”名义,在没有任何居民回迁的情况下骗取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为零等一系列优惠政策…非法取得锦绣里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进行商品住宅开发,牟取不正当暴利。

“在此后几年里向上海市建交委信访过程中,(麦琪里的强迁户)陈忠道被书面告知,试行办法中关于居民回搬的部分,实施几个月后就已经停止执行,但关于规划、建设等利于开发商的部分的政策,却在继续实行。在拆迁律师王才亮看来,当年试行办法不过是一个设计出来为开发商套利的工具而已。但一句回搬承诺,却引发了上海诸多拆迁矛盾。”【南方周末】

2002年陈良宇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任期至2006年。

2005年春节前的1月9日凌晨,上海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179弄62号,一群强迁暴徒趁月黑风高,把一双仅仅因为不忍离弃故园,渴望落叶归根回搬的古稀老夫妻活活烧死家中,这桩当时上海最大的强迁血案,使得“麦琪里”三个字一夜成名。全国媒体义愤填膺,口诛笔伐,拿起笔做刀枪,全不似如今安远路强迁命案般气若游丝,噤若寒蝉。

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涉案方抛出一位业务副经理,两个普通员工,被分别判处死缓及无期徒刑。命案关系嫌疑人各大中港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众CEO法人高管,均全身而退,无人问责。

多年之后,因纵火血案丑闻停顿的麦琪里动拆迁基地工程重作冯妇,实施强迁的是上海徐汇区光启动拆迁安置公司,他们“接过雷锋的抢”,承担着对还活着的,依然奢望回搬的落叶派陈忠道老先生们的强迁重任!

《不同的声音》找到安远路33号4.13强迁枪案对马路的另一位暴力动迁受害者,62弄100号居民查文强。经过复核校对再确认, 查先生在对话中强调了上海反恐特警主导4.13入室枪击命案这一基本事实。

安远路上驰骋沙场一路强迁如入无人之境的动拆迁公司,欠下街坊百姓一笔又一笔数不清的血债,该公司学名“中盛”。受访嘉宾笑言:“盛”与“牲”沪语谐音,上海人三字经里素有“中牲”在列。

习时代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及受访者披露,“中牲”在安远路窄窄的30-70号门牌的短距离内,勾结警力,打砸抢式的强迁了超过20家居民。在《不同的声音》一轮有限的搜索下,部分受害户展示如下:

1.    安远路52号居民李志琴

2.    安远路38弄14号居民许国兰

3.    安远路62弄118号居民倪娜

4.    安远路62弄100号居民唐明兰

5.    安远路62弄170号居民刘金娥

6.    安远路62弄125号居民潘金凤

7.    安远路62弄100号居民查文强

8.    安远路38弄19号居民顾正清

9.    叶庭永(门牌号码不详,2013年5月14日被强迁)

10.    顾伟良(门牌号码不详,2013年9月被强迁)

11.    62弄112号 (户主姓名不详)

 

节目的下半部分,我们再次导入上星期访谈嘉宾,要求匿名的身份为4.13一死两伤“钉子户”韩鞠家族直系亲属的未播出对话。

 

【跋】从陈小明到王荣庆,从朱永康到鞠海良,十数年来,上海旧区改造暴力逼迁命案,络绎不绝,跋扈飞扬,屡禁不止,臭名昭彰!早已荣膺中国各著名大城乃至世界各国际都会“市政建设夺命之冠”。

人命关天啊!!在这股数十年如一日井井有条且持续不断垢起的上海滩“拆记”血腥尘埃里,除去极度的利欲熏心,任谁还能觅出除此之外的其余超级致命病毒吗?

下一个鞠海良姓甚名谁无从知晓,但人们可以笃信:强迁暴政不除,与民为敌不刈,诸如上海反恐特警枪杀“钉子户”命案,明天还会再生,未来必将重现!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