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樊立勤到董瑶琼 :“他的麻烦刚刚开始”……

2018-07-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女孩泼墨习近平。(视频截图)
上海女孩泼墨习近平。(视频截图)

【现在可以说全国的知识分子,除了极少数的极左分子以外,群情都很激愤。现在是上边儿,这一拨儿人完全判错误判断形势。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形势,今天的人不是文化大革命以前的人。他的麻烦,现在刚刚开始——北大5.4批习大字报作者樊立勤】

本台报道:7月4号,一名年轻女子在上海海航大楼前,向宣传海报上的习近平像泼墨,并将整个过程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直播...据网友搜索后发现,这位女子可能姓董,是在上海工作的湖南人。后来她的推特帐号被关,目前下落不明。

这位董姓女孩在她的自媒体现场录像视频中向全世界说:“我后面是习近平的头像。我想说的是,我以实名制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暴政,反对中国共产党对我实施的脑控压迫,我反对!我对他恨之入骨……(开始向习近平画像大量泼墨)……看见没有?这是我的行为。反对习近平的专制暴政!对!我今天就泼墨他了,我就泼墨他了!我看他能把我怎么的!习近平,我在这里等着你来抓。我就这里一个人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独裁暴政专制!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我让你来抓我!后面就是海航大厦,习近平你的资产,我就在你的资产前泼你的墨,(指着被泼墨的习像)看到没有?看到你丑陋的脸没有?”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三天前,中国知名异见知识分子章立凡在自己的推特上写下这么一段话:最近體制內不同意見開始多起來,可能同大家都看到問題有關:領導的能力不夠,引導中國走入了誤區。體制內的人希望維持體制不垮臺。但現在領導人的做法,使體制越來越走向深淵,很多人之所以在最近發聲,都是因為坐不住了。如果你把這艘大船給弄沉了,大家都得玩,所以有明白人说话。

上述断言是否有的放矢不得而知,但读者八成联想起两个月前轰动海内外的樊立勤北大批习大字报,和日前上海泼墨习近平的董琼瑶。
今天我们说说樊立勤。

五四青年节当天中午,北大三角地赫然出现近十张用小楷毛笔字书写的“大字报”,作者是老北大校友,1963级生物系毕业生樊立勤。

翌日,海外网站出现转自微信群【承泽园】署名樊能廷发出的第一手消息:“11:22樊能廷:(承泽园)各位,樊立勤,这个好汉,在北大贴了大字报,他被围啦。”

樊立勤的大字报洋洋洒洒万言书,内中涉及批判习近平的部分摘录如下:

为什么讲历史,而且就是当代史,昨天的事情,就是为了以史为鉴,资治国家,以为训诫。

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是:“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这是方法论,也是我们中国人考察当政者、掌权者的依据。史,即使客观标准。

我就是以此考察、认识、判断习近平及其一个小团队的。

不用遮遮掩掩,更毋庸讳言,坦坦荡荡地说,习近平在搞个人崇拜。

习近平在自己主党、主政,掌权成为显赫一时的党魁、国家元首之后,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以自己的名字定性指导思想,就是搞个人崇拜。这是毛泽东之后第一人。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下面的追随者,马上大吹特吹,大捧特捧。什么“新时代的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舵手”,习主席的“金句”。

毛泽东是“最高指示”,习近平是“金口玉言”。

这是什么世道?今天是什么时代?

我已经年过古稀,是历经磨难的幸存者,在我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当代多少人泪眼未干,血迹尚在,逝者屈死之墓青草依依,泣血呼喊啸天之声音犹在耳,竟然又使历史重演。胆子太大了。

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胆大包天,一口吃个月亮,再一口吞个太阳然后成为世界领袖。

这是不行的,这就是搞群情公愤的个人崇拜。

这是对党章的不尊重,也就是对全党的不尊重。

这是对老一辈革命家治国、治党经验的否定。

这是对广大知识分子的侮辱。

这是对广大人民的鄙视。

这是倒行逆施,是历史的大倒退。

现在又大搞个人崇拜,将给国家和民族造成巨大灾难。这是必然的结果,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悬崖勒马犹未为晚。


樊立勤是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密友,和邓朴方一样,在文革中被“革命群众”折磨至残疾。老先生青年节“犯上肇事”后闭门谢客,拒绝海内外一切采访。《不同的声音》找到樊立勤的至交,十年浩劫中“过命”的战友,被聂元梓的校文革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燕园二樊”之一,北大化学系63级学生樊能廷。他算是一位樊立勤北大批习大字报的现场知情者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