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7.1占中后对话“六月反抗”全程参与者滕彪

2014-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滕彪(CK摄)
图片:滕彪(CK摄)

创纪录的18万烛光64二十五周年维园纪念晚会;因中共香港问题《白皮书》的推波助澜导致超预期的逾80万选民占中公投;中共建党回归日敦促2017年真普选的51万民众大游行和当日深夜至翌日凌晨渣打花园特首府门前数千名大学生和三位立法会议员“提前占领中环”……最终,以7月2日凌晨的警方清场,震惊世界,为期整整一个月的香港“六月反抗”,谱出一个或许短暂的休止符。

在这全世界瞩目的仲夏6月,有一位中国大陆法律人,近距离,全过程,深纬度,多方位地介入了这场全民参与的香港岛不服从运动。他就是——11年前因“孙志刚事件”上书全国人大要求对《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最终促成中共被动废除收容审查制度的北大三律师之一,新公民运动领袖许志永最亲密的战友和师兄,将于两个月后完成研究计划的香港中文大学人权与公义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中国着名维权律师滕彪博士。

《不同的声音》拨通滕彪香港手机的时候,距香港警方占领中环清场行动“大功告成”仅12个小时,受访者的声音明显地透着疲惫……

MIDWAY: 诸如维园64纪念晚会的压轴演讲“You can’t kill us all!你无法把我们斩尽杀绝!”“用爱与和平占领天安门广场!”;51万众7.1大游行后民众集会的激情发言;以及随之而来的“提前占中”的围观并发表演说……在“六月反抗”一系列重大社会活动和高调言论之后,滕彪的友人们开始普遍担心这位心直口快的着名异议社会活动家在10月份开始的哈佛大学1年访学归国后的人生安全。

滕彪的密友,香港有线电视着名记者吕秉权在他的一篇标题为《滕彪赤子心「死谏」香港》的文章中写道: 周三「六四」夜,18万点烛光遥祭天上死不瞑目的亡魂,决心要清算这笔屠城血债。

笔者4岁大的儿子,小眼睛首次看到无边无际的蜡烛海和黑衣人,小屁股感受到暴晒了一整天的地面蒸上来的热流,听到了哀乐,闻到了汗味,五官和小心灵均被震撼。但他身旁的爸爸全晚感到最震撼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台上的内地维权法律学者滕彪的「自杀式」讲话,那简直是对香港人的「死谏」。这是首次有内地维权人士到六四维园集会上演讲,以往都是由处境较安全的海外民运人士站台。

滕彪分享过後,维权界和跑中国新闻的朋友都对他和他家人的安全感到十分担忧,因为他的讲话触及了敏感的民族问题丶占领中环和占领天安门等,即使是敢言的港人亦未必敢公开发表这些意见…他一字一句喊出:「You can't kill us all!」 听到这里,我的脸已吓到半青,谁不知他往後续说:「香港,也退无可退。没有中国大陆的民主化,香港人绝对不会有真正的普选。香港的新闻自由丶宗教自由和各种自由也会被慢慢地渗透。我们必须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我们也期待有一天,让爱与和平占领天安门! 就像1989年我们所做的那样!」…滕彪恐怕不能再回大陆了。

滕彪有太太和两个女儿,幸好都暂居香港。而他在中大的两年访问学者合约即将期满,9月起将举家到美国哈佛大学当一年访问学人,有可能从此流亡海外。

笔者认识滕彪多年,他一直是一个满有赤子之心的理想主义者,做人没机心,不计算,认为对的事情就会说丶就会做,我不相信滕彪会为了到外国而作出自杀式的举动,他纯粹是出於义愤填膺,嫉恶如仇,但不懂得保护自己…到底是什麽令滕彪豁了出去?可能因为形势太差,令他不得不站出来…说实话,就电视采访而言,滕彪算不上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被访者。但眼见内地和香港的环境愈来愈肃杀,一线的战友一个一个的倒下来丶关进去,灭声的灭声,灭口的灭口,逼到这个视死如归的赤子,将大家的工作都担在肩上,站到了最前线,做了一生中最高风险的动作。

滕彪博士在下半部分的对话中触及到上述话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