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不同的声音:爆料的门槛

2020-07-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外逃的中国病毒专家闫丽梦接受美国媒体专访(视频截图)
外逃的中国病毒专家闫丽梦接受美国媒体专访(视频截图)

本台报道:

来自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病毒学者闫丽梦,上周末通过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揭露中国政府掩盖疫情真相,再次在中美之间引起轩然大波。

闫丽梦的爆料也受到中国外逃的富豪郭文贵的关注。早在几个月前,郭文贵就通过社媒透露,中国有至少五名病毒方面的专家外逃。郭文贵在社媒的视频中表示了对闫丽梦爆料的重视。

但也有很多质疑声表示,闫丽梦的爆料没有新的东西,主要是重复之前新闻上已经报道过的东西。

身在华盛顿的原北京大学学者夏业良也对闫丽梦的爆料表示失望,“我们现在看了,说来说去,就跟普通老百姓说的一样,没有比普通老百姓提供更多的线索或论据。这一点也值得怀疑。”

这一失望乃至怀疑,在海外民运圈,尤其是在前些年与郭文贵发生严重龃龉的一部分民运人士的相关评论中表现得特别明显。

郭文贵本部偕班农战情室显然注意到了闫丽梦爆料带出的一些不利于他们的舆论走向。

逃亡新冠病毒研究学者FOX新闻爆料两天后的7月12日《星期天邮报》报导:

班农透露,从武汉病毒所及其他相关部门逃亡的一些中国科学家正在与西方情报部门合作,准备对中共提起诉讼。“一些投诚者正在配合FBI的调查,寻找武汉研究所的真相。” 班农还说,这些投诚者 “尚未与媒体见面,但是人已经来到西方社会,并正在移交中共的犯罪证据。我认为人们(看到证据后)会感到震惊。2月中旬以来,跟实验室有关者开始离开中国和香港。 (美国情报机构)正在与英国的军情五处(MI5)、军情六处(MI6)一起准备非常有力的法律诉讼。”

班农暗示,当年协助建立武汉P4的法国政府,在实验室留下了监控系统,“所以不要以为里面没有监控设备。”


“爆料的门槛”,一直以来是这位以“爆料革命”名义起家的流亡中国大陆亿万富豪的硬伤。三年前那场著名的一个半小时豪宅爆料的VOA直播视听效果,虽然极其轰动,但某些部位和今天的闫丽梦福克斯爆料极为相似,被舆论众兽讥为:“猛料稀缺,不及门槛。”

类似的,去年喧嚣一时的澳洲王力强案投诚共谍真伪的质问和激辩;前年尾大不掉的颜伯钧刘兴联台北空运事件引起的疑窦和猜想等等等等。但无论如何让人欣慰的是,这些“亡命之徒”最终未能如你所愿和得到了政治庇护,他们留在了自由世界,并以一种告别恐惧的方式,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经过时空的沉淀,越来越多的人们似乎逐渐意识到,过于强调所谓的“门槛”,横眉冷对这些因缺料更或无料而绊倒在门槛前的亡命天涯小人物 ,其忤逆人伦道德常理的副作用,要远大于因急于追根溯源而政治正确和趾高气昂“入户必须有料” 的莫须有优越感。

他们肯定忘了,当年自己磕磕绊绊踉跄踏入西方国家门槛,并不是“带枪投靠”。

退一万步,即便闫丽梦博士一料不料,就在那自由世界灯火阑珊处婷婷而立,也有足够的理由让习近平寝食难安,因为,她了解病毒。

信不信由你:“后闫丽梦时代” 可以预见的将来,勿论门槛高低,中共不会放生哪怕一位大大小小的病毒科学家出境学术交流了。

被铁杆拥簇誉为“伟哉闫丽梦” 的这位亡命女流病毒学家,她荣获“李文亮奖”的国际社会重大贡献之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朋友在2019年12月31日告诉她,新冠肺炎病毒可能会人传人。而中国当局直到1月20日前依然拒绝承认病毒人传人的事实。伟哉闫丽梦,把中国政府隐瞒疫情涉嫌故意犯罪的时间线伸展了整整21天。

【不同的声音】请两位“油管闻人”大康、小和加入进来,我们讨论闫丽梦爆料现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