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爆料的門檻


2020.07.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wy0713.jpg 外逃的中國病毒專家閆麗夢接受美國媒體專訪(視頻截圖)

本臺報道:

來自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病毒學者閆麗夢,上週末通過美國福克斯電視臺揭露中國政府掩蓋疫情真相,再次在中美之間引起軒然大波。

閆麗夢的爆料也受到中國外逃的富豪郭文貴的關注。早在幾個月前,郭文貴就通過社媒透露,中國有至少五名病毒方面的專家外逃。郭文貴在社媒的視頻中表示了對閆麗夢爆料的重視。

但也有很多質疑聲表示,閆麗夢的爆料沒有新的東西,主要是重複之前新聞上已經報道過的東西。

身在華盛頓的原北京大學學者夏業良也對閆麗夢的爆料表示失望,“我們現在看了,說來說去,就跟普通老百姓說的一樣,沒有比普通老百姓提供更多的線索或論據。這一點也值得懷疑。”

這一失望乃至懷疑,在海外民運圈,尤其是在前些年與郭文貴發生嚴重齟齬的一部分民運人士的相關評論中表現得特別明顯。

郭文貴本部偕班農戰情室顯然注意到了閆麗夢爆料帶出的一些不利於他們的輿論走向。

逃亡新冠病毒研究學者FOX新聞爆料兩天後的7月12日《星期天郵報》報導:

班農透露,從武漢病毒所及其他相關部門逃亡的一些中國科學家正在與西方情報部門合作,準備對中共提起訴訟。“一些投誠者正在配合FBI的調查,尋找武漢研究所的真相。” 班農還說,這些投誠者 “尚未與媒體見面,但是人已經來到西方社會,並正在移交中共的犯罪證據。我認爲人們(看到證據後)會感到震驚。2月中旬以來,跟實驗室有關者開始離開中國和香港。 (美國情報機構)正在與英國的軍情五處(MI5)、軍情六處(MI6)一起準備非常有力的法律訴訟。”

班農暗示,當年協助建立武漢P4的法國政府,在實驗室留下了監控系統,“所以不要以爲裏面沒有監控設備。”


“爆料的門檻”,一直以來是這位以“爆料革命”名義起家的流亡中國大陸億萬富豪的硬傷。三年前那場著名的一個半小時豪宅爆料的VOA直播視聽效果,雖然極其轟動,但某些部位和今天的閆麗夢福克斯爆料極爲相似,被輿論衆獸譏爲:“猛料稀缺,不及門檻。”

類似的,去年喧囂一時的澳洲王力強案投誠共諜真僞的質問和激辯;前年尾大不掉的顏伯鈞劉興聯臺北空運事件引起的疑竇和猜想等等等等。但無論如何讓人欣慰的是,這些“亡命之徒”最終未能如你所願和得到了政治庇護,他們留在了自由世界,並以一種告別恐懼的方式,開始了嶄新的生活。

經過時空的沉澱,越來越多的人們似乎逐漸意識到,過於強調所謂的“門檻”,橫眉冷對這些因缺料更或無料而絆倒在門檻前的亡命天涯小人物 ,其忤逆人倫道德常理的副作用,要遠大於因急於追根溯源而政治正確和趾高氣昂“入戶必須有料” 的莫須有優越感。

他們肯定忘了,當年自己磕磕絆絆踉蹌踏入西方國家門檻,並不是“帶槍投靠”。

退一萬步,即便閆麗夢博士一料不料,就在那自由世界燈火闌珊處婷婷而立,也有足夠的理由讓習近平寢食難安,因爲,她瞭解病毒。

信不信由你:“後閆麗夢時代” 可以預見的將來,勿論門檻高低,中共不會放生哪怕一位大大小小的病毒科學家出境學術交流了。

被鐵桿擁簇譽爲“偉哉閆麗夢” 的這位亡命女流病毒學家,她榮獲“李文亮獎”的國際社會重大貢獻之一: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專家朋友在2019年12月31日告訴她,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會人傳人。而中國當局直到1月20日前依然拒絕承認病毒人傳人的事實。偉哉閆麗夢,把中國政府隱瞞疫情涉嫌故意犯罪的時間線伸展了整整21天。

【不同的聲音】請兩位“油管聞人”大康、小和加入進來,我們討論閆麗夢爆料現象。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