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爸爸真伟大:黄三代黄觀鸿戏说黄色祖辈 1

2015-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教育家黄炎培
教育家黄炎培

人尽皆知,视觉三原色为红黄蓝。当代中国政治版图占其大半——“红”为大陆,“蓝”归台湾,“黄”一度待字闺中。

今天,美籍华裔退休教授黄觀鸿博士填补了这一政治势力色彩版图空白并“窃为己有”并再次进入《不同的声音》节目,畅谈中国当代史第三政治势力黄军——籍此冠名《黄三代黄觀鸿续戏黄色祖辈》。

2015年12月21日,是黄觀鸿的祖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副总理,为无数民众誉为“伟大的爱国民主人士”的一代中国教育家黄炎培逝世50周年大祭。中国大陆续掀起一股“黄学”热,其焦点集中在1945年黄在延安窑洞与毛泽东的一次倾谈。黄曰:“我生六十多年,耳闻姑且不论,凡亲眼所见,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无一事不用心,无一人不尽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

毛泽东答:“民为政本,国为政体,新路在幄,是为民主。民主立国,人人尽责,唯政当察于百姓,为党方得尽心敬事,秉政施德,固不会蹈前车之覆,亦可免人亡政息之祸焉。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这一对话在整整70年之后,成为被《金融时报》戏谑为业已濒临“民主饥渴症”的中国大陆广袤知识分子群体广为推崇,大肆引用,肆意解读的热题。

让我们隆重展开与黄三代黄觀鸿的第二季对话——《爷爷爸爸真伟大》:黄三代黄觀鸿续戏黄色祖辈之一。

网络博客相关精选:

1945年,黄炎培、傅斯年、章伯钧等六位国民参政员受邀参观了延安。在窑洞中,他与毛泽东进行了一场著名的谈话,史称“历史周期律谈话”……听信了毛泽东的话,一辈子不肯当官的黄炎培,以七十四岁高龄当了国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后又于1954年当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自此,黄炎培目睹了土改、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反右”、“庐山会议彭德怀被整”、“三年大饥荒”、“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等等人祸,尤其是1957年,黄炎培的三儿子,水利专家黄万里因反对在黄河三门峡修坝建水库,被打成“右派”,并被剥夺了在清华大学授课的权利长达二十多年。而黄炎培为了自保,竟与儿子断绝来往,还写诗表示要学习做“新人”。黄炎培去世于1965年,他的名字在文革中被人打叉之外,本人免去了遭受更多的荼毒和迫害。可…黄夫人在受尽凌辱之后于1968年自尽…黄炎培作为民主建国会主任委员和中华职业教育社创始人,具有很强组织能力的社会活动家,在中共建政前后,确实有些力量......毛泽东曾经对斯诺说:“我喜欢这种人,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 政治的斗争需要政治对手…毛泽东视黄炎培就是这样有着特定涵义的政治对手,他是地主阶级总代言人和民族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在毛泽东眼中,黄炎培是一个不戴帽子的右派。在反右运动中,黄炎培因为有李维汉等人的保护过关而“幸免于难.尽管如此,毛泽东还是将黄炎培列为右派朋友。1959年8月16日,在庐山中共八届八中全会闭幕会上说:“我喜欢交几个右派朋友…同章士钊、黄炎培我都谈得来,有个比较。连右派都不知道,那怎么行。” 啊!黄炎培至死也不会知道,原来毛泽东是把他当成右派朋友的,只是不戴帽而已。假如不是当年出席庐山会议的李锐把毛泽东的话记录下来,后人很难推理出这个结论来。

回到“黄三代黄觀鸿续戏黄色祖辈”之一的下半部分对话。

《爷爷爸爸真伟大:黄三代黄觀鸿戏说黄色祖辈》为多集连续访谈,下周请持续关注收听。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