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去极端化人权灾难一周年祭

2018-08-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驻阿拉木图领事馆前,新疆籍哈萨克族人谴责新疆当局不准他们的亲人前来团聚。(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驻阿拉木图领事馆前,新疆籍哈萨克族人谴责新疆当局不准他们的亲人前来团聚。(受访者提供/记者乔龙)

本台报道: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成员盖伊·麦克杜格尔在上周五的日内瓦中国政策审核会的开幕式上表示,委员会收到许多可信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将逾百万名维吾尔族人关押在一种“秘密的大规模拘留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回应称,这是“某些反华势力”出于政治目的对中国进行不实指责,少数境外媒体“歪曲报导”这次审议情况,“污蔑”中国在新疆的反恐和打击犯罪措施,“是别有用心的”。麦克杜格尔说,“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否认指控”,要求中方给出已经关押多少人以及用什么理由关押等细节。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3日,在日内瓦出席一场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也断然否认委员会的质疑,并说“不存在再教育营这种东西”。

近半个多月以来,越来越多的全球主流媒体同仇敌忾,无以计数的国际著名人权活动家,把近一年半以来维吾尔人遭受的莫名其妙监禁、宗教迫害、失踪和迫迁,描绘成一种残酷的民族清洗。

一切的一切,看似都源自于2017年3月29日该地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至此之后,新疆地区几乎是急速的演变为一种酷似二战纳粹德国希特勒的去犹太主义极致化控制模式——“灭种”;“一个被秘密笼罩的大规模拘留营,一种‘无权区’”——华盛顿邮报语。

新疆去极端化人权灾难一周年之际,中共背景的“外媒”凤凰网隆重推出所谓的“独家重磅”——《新疆去极端化调查》长篇系列调查报道。报道中引述多处新疆地区各级党委书记们的“执行言论”,实属可圈可点,对本周《不同的声音》的一周年祭词,有协助报道贡献。

在其长文的“没有严打开路其他工作无从谈起”一章,出现如下酷似四清运动文革式划分法的文字:

“新疆司法厅党委书记张云告诉凤凰网…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群中,70%是被宗教极端裹挟的,30%左右是被宗教极端势力污染的群体,另有极少数是已经构成犯罪、有现实危害、甚至准备实施暴恐活动的。张云分析,70%的群体看大环境,不需要做太多工作,大环境变了,很容易转变;30%的人群是需要集中力量做教育疏导工作的;第三种人则是要坚决打击掉的。“把70%裹挟的解脱出来,30%的转化过来,极少数打击掉,一个村子差不多就干净了”……

类似张云“执行言论”的这些陈全国手下的大小书记们还总结出另一套奇葩百分比:“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群中,大约5%属于顽固派,15%为支持和跟随者,80%属于盲从者。”

阶级标准敌我识别划分甫毕,这位新疆地区首席“鹰派”司法大员却“做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不无悲观地紧接着表达了他的疑虑:“防范几乎全民皆兵,各级维稳力量常年超负荷工作,即使这样,还是打不胜打、防不胜防,问题出在哪里?” “南疆有一个特殊情况...民众几乎全民信教”。“去极端化或需两三代人才能根本解决”

凤凰网主笔的这颗“独家重磅”在行文中也近乎绝望地表示:“(新疆地区)宗教对人日常生活介入之深远超基层政府”……

匪夷所思的是:在凤凰网这套洋洋洒洒数十万字的【去极端化调查报告系列】中,陈全国麾下叶城县委书记李国平在解析自己的“新疆梦”时表示:“每当睡不着觉的时候,总是反复思考这些问题:“击毙一个暴恐分子好?还是减少一个好?”

上述等等新疆民族政策主要执行者们的“脑控行为”是否逾越了正常人逻辑思维底线,尚有待大量实证研究的进一步完善后作出历史结论。

《不同的声音》本周节目主话题进入【去极端化一周年祭】的求证范畴:

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断然否认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的细节问题质疑,并说“不存在再教育营这种东西”。

确实,诸如此类的新名词,在一年半前肆虐新疆的人权灾难引起世界监督舆论关注之后,喉舌媒体早已绝然不提,但漏网之鱼还是在一些“没文化”的次级县,乡的党宣网刊上偶尔出现,它们是:

1.    墨玉县教育转化中心
2.    伊宁县社会矫治中心
3.    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万盛山庄洗脑班
4.    各级公安部门拘留所
5.    前劳教所劳教农场旧址
6.    各县市强制戒毒所
等等等等……

《不同的声音》的深度谷歌搜索揭示:上述墨玉县教育转化中心在新疆去极端化条例颁布之后的短期内获得大笔投资款项,在北京公开进行了一次具名为“墨玉县教育转化中心及教育培训建设项目(设计)招标”。该招标公告显示,将大规模建造 共计8栋教育培训中心及配套设施。建设单位为墨玉县司法局, 报名截止日期2017年8月1日。

遗憾的是,《不同的声音》这一波超大量的新疆地区(主要是去极端化再教育矫正重灾区库车县哈尼喀塔木乡)维吾尔哈萨克民众的数百通手机号码拨号,100%全军尽墨,相当一部分手机的自动提醒甚至公然显示:“此号码已在控制之中”。

退而求其次,记者拨通了两位新疆地区汉人的电话号码。第一位进入节目的是北疆地区的小商人焦明玉先生。

接下来进入节目的是去极端化条例颁布后的白色恐怖下被迫逃离乌鲁木齐躲避内地厦门的新疆地区汉族异议人士吕宜达。访谈中得知,几年前吕先生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嫌疑,在乌鲁木齐市第二看守所,与高达1500名以上的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暴恐嫌疑分子”同穿“黄马甲”,同做“危稳犯”,也算是被狠狠的去极端化再教育了一回。

互联网广泛转载的一篇外媒报道称:日前,一名新疆“再教育营”幸存者奥米尔.贝卡利向美联社讲述了自己的痛苦经历。贝卡利出生在中国,父母分别是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2006年,他移民哈萨克斯坦。去年3月,他回中国探亲,几天后被捕。稍后在哈萨克斯坦外交人员的干涉下贝卡利获释,被投入“再教育营”。在那里,他和40个人关在一起,凌晨起床唱国歌升国旗,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习红色中国历史,特别是共产党如何在上世纪50年代“解放”新疆。吃饭前要齐声喊:“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习主席!”;上课时要重复念诵:“我们反对极端主义,我们反对分离主义,我们反对恐怖主义。”贝卡利最终于去年11月底释放,被强制失去自由8个多月。

让我们听听新疆籍哈萨克人贝卡利的声音:

让我们以一段在微信群中大量传播的新疆自治区沙湾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木合塔尔杀气腾腾的去极端化条例颁布实施后的公开“战前动员”,作为本次节目的尾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