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爸爸真伟大 黄三代黄观鸿戏说黄色祖辈 IV

2015-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教育家黄炎培
教育家黄炎培

前篇多次提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副总理,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黄炎培新中国15年黄色泛红后半辈子悲剧性依附式人生。这位在民国时期很长一段时期内连蒋介石都要看他脸色办事的民主同盟主席,“这位具有较强的民粹意识知识者在观念上未接受马列主义之前,首先在感情上和心理上将自己与共产党作了沟通。并使自己思想上开始依附于共产党,行动开始选择了跟中国共产党走。”——浦东史志《论黄炎培从延安归来后的思想转变》陈伟忠2012-01-31

然而,黄炎培的“依附”“献身”“投靠”“求荣”,除了为自身的后半截“与虎谋皮”了几个超级花瓶的虚职,带给家人的却是一大笔无穷无尽的血泪帐——在备极哀荣,由其“密友”毛泽东亲书巨大挽联“黄炎培副委员长千古”的八宝山盛大追悼会后不到三年,爱妻姚维钧不堪文革红卫兵的凌辱,嗑药自尽;逝世的前八年,包括黄觀鸿的父亲,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分子的脊梁,水力学学泰斗黄万里博士在内的七位家人,被毛泽东设计的反右阳谋扣上“右派”帽子。事后,毛泽东还在给黄炎培的私信中戏谑调笑道:“你家也分左中右呵!”中共建国至今六十余年血腥政治运动中,黄觀鸿黄色祖辈的当代黄氏庞大族谱中,横死于中共之手者达两位数之众!

让我们再次进入黄三代黄觀鸿戏说黄色祖辈的叙述。

两年前逝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名右派李昌玉,在他2012年发表于《共识网》文章,标题为《黄炎培和右派儿子黄万里划清界限》。文章摘要如下:

清华大学校报《新清华》195779日刊文《黄炎培斥子》,原文如下:

中央统战部:承告清华大学同学们,愿约期来谈,谈的是我对于黄万里问题的看法,我是这样的:我在六月十八日看到那天北京日报载黄万里写花丛小语,当时就认为这篇文字太荒谬了,是反社会主义的,将会造成很坏的影响。我立刻严正地告诉黄万里,必须坚决站稳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深刻地公开检讨自己的严重错误,并将这严重错误快快地彻底纠正,不许再犯。我这几天连天开会,今天星期,上午下午都有会,分不出接谈时间为歉。黄炎培1957630上午

黄炎培面对儿子黄万里打右派,他为了自保竟和儿子断绝往来。1957630日,清华大学的几个学生电话采访黄炎培。他非但首先表示了自己完全反对黄万里的反社会主义言论,支持全校同学对黄万里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的批判,还马上写信给统战部表明自己的心迹。这就是《黄炎培斥子》之由来……不久前读到作家丁东和邢小群写的黄且圆访谈录《祖父黄炎培的印象》。黄且圆是黄万里的女儿…黄且圆说: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后,找过祖父谈这件事。他说祖父给他解释的理由是:你技术上的观点,比如三门峡该不该修,你可能是对的;但从政治大局来看,可能你就错了,你要从这方面来想通这个问题。有人说,《人民日报》登了我父亲是右派,我祖父批判我父亲。实际上不是这种情况,是《人民日报》把我父亲的文章放在《什么话》专栏里批判。当天报纸同一版,又登了记者去访问我祖父,我祖父就泛泛地说了几句拥护反右,并没有提到我父亲,更没有说拥护把我父亲打成右派。那么,黄炎培写给《统战部》的信,是真心实意,还是敷衍应付呢?我们已经难以判断了,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黄且圆说:关于我祖父有一个故事,是我父亲给我讲的。祖父说,早先,有一次毛泽东请他去谈话,拿出一首诗特别有兴致地念。祖父问,您念的是谁的诗啊?写得这么好。毛泽东说,就是你写的。祖父特别高兴,觉得毛泽东捧了他。接着,毛泽东就谈了祖父代表民族资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一个代表人物之类的话,祖父在受到夸赞,非常高兴的情形下,就稀里糊涂承认了。接着,马上就有内部讲话或文件,说资产阶级人还在,心不死,黄炎培就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后来我看到一篇文章,讲古代一个帝王,用的是相同手法,把他的臣子捉弄了一番。……

评论 (1)
Share

xxx

xxx

黄觀鸿卦评东方之星播一下

2015-08-23 11:1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