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异议领袖污名化计划之一:胡佳“仙人跳”疑云

2014-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胡佳提供)
图片: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胡佳提供)
Photo: RFA

自年初中央电视台“受聘”推出公知大V“认罪反水悔不当初”系列声像“污名化普法教育”之后,秦火火,薛蛮子,王公权,高瑜,向南夫乃至郭美美等一系列在民间拥有高知名度的网络公众人物,一连串地被押上了CCTV审判台。

食髓知味。在这一轮“乱棍严打”下呈万籁寂静的网络民间思想界,人们原以为事情至少会暂时告一段落,孰不知柳暗花明又一村!

7月下旬,互联网微博微信末端陆陆续续诡异地释出“搞臭胡佳”,“胡佳是‘色狼’不是‘圣人’”等满溢着恶毒仇恨心理的风言风语。十数天后,海外博讯新闻网出现署名“龙美伊”,被《不同的声音》受访嘉宾指称为“北京方面利用黑客盗取的博讯发稿帐号”于8月22日首发的题名为《胡佳是当代陈世美》的控告信。原文页面目前已无法打开,而文章的内容,一天后海量转摘性报道中得以综述如下:

25岁的龙美伊是彝族人,长相甜美,父亲原是贵州六盘水市退休副市长,曾主管公检法,母亲则是六盘水市国安局领导。19岁时…称遭贵州富豪周世立诱骗强奸,举报不果…从此踏上上访之路…近年与维权人士打得火热…中共以美色作饵…瓦解民运、异见人士时有所闻,像流亡美国的六四学运领袖刘刚…被…色诱…到家破财散,失去华尔街工作…龙美伊于近日到北京…BoBo自由城(胡佳居所)送锦旗,声称与胡佳同居1年有余,却遭胡佳殴打致伤…

胡佳并未出面回应事件,但昨日在其Twitter上有这样一则留言:“这些年,当局对我的手段逐步升级。当明的软禁和牢狱无效,暗的恐怖和暴力也无法成功时,‘污名化’瞄准我了。面对不择手段的对手,不管其是谁,唯有应战。”有网民质疑,胡佳长期遭警方监视…根本无自由搞婚外情,遑论同居。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的摄影师杜斌,去年10月30日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他于同月透过一名访民介绍,认识了龙美伊,随即被她缠上了…说要嫁给维权人士…杜斌当即表明自己已有一名相识数年的女友…但龙美伊不仅登门大闹,弄得女友与他分手,还偷偷换了他的门锁,让他有家归不得…然后翻脸敲诈他8,000元人民币,还把他房子佔了。杜斌认为,“这是政府设局…目的是干涉我做《小鬼头上的女人》后续报道。”辽宁访民刘华指,龙美伊曾跟她说,她在北京上访支出由贵州当局负责,国安对胡佳和杜斌这样的人非常感兴趣,”只要能挖到他们不光彩一面上报就能立功奖赏”,还称胡是她崇拜的偶像,也是想嫁的对象;她每晚都要向她那任职国安的母亲汇报在北京的访民和维权人士的情况。

“谣言象一阵风”,一发不可收拾。8月23日开始,中国维权群体心目中的无畏斗士,道德圣人胡佳身陷“情色门”的类似娱乐丑闻性报道,林林总总络绎不绝,且呈愈演愈烈之势——继上个月中旬大闹胡宅门前持“白字旌旗”出位威逼不成,9月9日,海外各大主流中文媒体诸如《多维》《万维》等均收到并刊出龙美伊女士本人的投稿,标题为《致胡佳与新闻媒体的一封信》。现摘要如下:

胡佳:…是我太笨,竟然相信了你的空头许诺。相信你说你吃斋信佛,你说你看不惯中国的不平事,所以一直在帮访民做事,你说曾金燕不过是图你钱财和名声的恶妇,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早已经离婚,她带着女儿在香港已经与越南籍法国男人开始新生活,你祝福她,你说你现在也想要一个新的家庭,你说你爱我。我信了你的空头许诺,所以我才不顾所有亲朋好友的反对,毅然决然地搬去和你同住,我把一个女孩最美丽的时刻奉献给了你,却换来你重婚殴妻诽谤致妻重病,不管不问公开寻欢,我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骗局,我以为是新开端的爱情,不过是做了别人的小三……胡佳,你让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令我情何以堪的还有某些媒体朋友们:你们知道事实真相吗?你们采访过我吗?我一个弱女子颠沛流离受骗失身惨遭殴打你们不管不问,行凶者道貌岸然歪曲事实恶人告状你们却大肆报道,这就是你们的媒体良知吗?痛心!非常痛心!…胡佳,我知道国内的媒体不会报道和你有关一切新闻,我也知道你与一些国外媒体关系好,也不会报道有关你的丑闻。但请你相信,不是所有的国外媒体都和你穿一条裤子,你和我的事早晚会有公正的媒体为我报道…但是你别以为我好欺负,彝族人是有血性的,不要逼我用最野蛮的方式来对待你!

《不同的声音》在龙美伊致胡佳“战争升级”公开信惊现网络的当日,访问了当事人胡佳,纵论“绯闻”两小时。期间,受访者更主动拿出“小龙女”的手机号码,希望《不同的声音》记者当面问她四个问题:

1.    对胡佳的指控是怎样以“黑客盗取博讯发稿帐号”的高科技方式发给博讯网,乃至多维网的?

2.    在胡佳家门前的抗议照片是怎么拍的,谁为你拍的?国保为何没有阻止?

3.    背景空无一人的桌椅边那一群看管监视胡佳的人都撤了?为何,在什么指令下撤的?这不符合胡佳公寓门前的常态。

4.    你曾对胡佳说:不承认在多维发文,那么是谁代你发的?

龙美伊小姐的手机线路通畅但至今无人接听,记者将继续尝试拨打,如果依然无法联络到“小龙女”,对胡佳的即时性专访将分上下两集播出。

北京当局“2014异议领袖污名化行动计划”看似在紧锣密鼓的赶场。这一点,甚至连西方主流媒体都瞅出些个端倪,除了开篇列出的一连串央视“认罪伏法”的大V精神领袖们之外,《纽约时报》中文版日前的9月9日扯出了慕容雪村。标题是《慕容雪村疑遭网络抹黑》。摘要如下——

在过去的一周里,一些通往一个系列文章的链接被上百个Twitter账户转发了1000多次。文章的标题是“慕容雪村的前生今世”,系列文章共10篇,把慕容雪村描述为一个性淫乱、殴打妻子、视钱如命的伪君子。慕容雪村是一位著名作家和共产党的批评者,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写文章的人一定能看到我的秘密档案。”中国政府给公民建立秘密的个人档案,记载他们在学校或单位的表现、政治历史,以及任何犯罪记录。慕容雪村最近针对“档案”这一话题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显然,这是对慕容雪村进行有组织的抹黑行动,”作家项小凯评论说…“看来慕容雪村已经被归类为天安门活动人士,被网上的一个反天安门小组的成员处理了,”时代精神传媒集团(Zeitgeist Media Group)的沙龙•加兰特(Sharon Galant)说,他是慕容雪村的文学代理……
美国之音在同日也报道了同类新闻现象:

近日一部《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的系列文章在推特平台广为流传…评论人士把这部系列文章称为“某团伙炮制的系列抹黑‘文章’”是当局上演的“一幕丑剧” …慕容雪村9月8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这些“前世今生”不是出自同一个团队,至少也有一个共同的核心人物在幕后策划或提供资金支持。慕容雪村是中国知名作家和中国执政党的批评者…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等…此前,网络评论人士温云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和加拿大的盛雪等人都被披露过“前世今生”,慕容说,这些人的“前世今生”都是被重点揭露他们糜烂的性生活、贪图钱财等。而文章又非常一致地对异议人士的政治立场进行攻击。这些抹黑文章选择的传播途径无一例外的是在海外网站发表,经过推特平台转发。慕容分析,这些人在中国的防火墙里被禁止发声,推特是他们的主要发声平台。因此文章炮制者在推特大量转发“前世今生”,可以起到败坏异议人士名声,减弱他们号召力的作用。“不管是胡佳、温云超、我还有盛雪,都是在防火墙之内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所以他们大概认为没有必要在墙内抹黑,反而让中国人知道了有这样一些人。这些人主要的发言平台都是在墙外,在推特上。所以这部分抹黑的文章几乎都是在推特上广泛传播的。”

本集节目的最后,《不同的声音》回顾于7月下旬推出,8月中旬收尾的《于苦海度生 为行人识途 胡佳的20年公益不归路》三部曲。亦步亦趋,接踵而至的,便是8.22“胡佳仙人跳”污名化桃色事件。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胡佳公益三部曲推出之后,受众反响良好,访谈中首次出现胡佳面对媒体长时间侃侃而谈他数度与诺贝尔和平奖“擦肩而过”的遗憾。孰料,恰恰就是这一开诚袒言,惹恼了一些人——《不同的声音》主页以及一些转贴三部曲的网站上,出现了一些貌似极为愤怒的跟贴:诸如“脸皮太厚”“不知羞耻”“令人作呕”等等等等。此等文字的遣词造句,与“小龙女”咬牙切齿的报仇雪恨话语,半斤八两,大同小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