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不同的声音: 谁给了习近平残害人民的底气?

2020-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大型国企远华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图/推特)
资料图片:中国大型国企远华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图/推特)

【这其中,个人的心理疾患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他有一种奇特的心理错位,认定“朕即人民”。人民那个上帝和他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两位一体”。因为人民群众是全知全能、永不会错的上帝,他自己当然也是全知全能、永不会错的上帝。而且,因为“朕即人民”,他的心愿也就是人民的心愿。在此,他其实翻转了《尚书》的话语:成了 “我视即为民视,我听即为民听。” 必须指出,毛的这种信念是相当真诚的,如同一切心理病人一般,他真的哄信了自己。——《毛泽东全方位解剖》上册 作者:芦笛 2020 Biography & Autobiography books.google.com】

几乎每一部国产警匪缉毒扫黑反腐杀人越货破案电视剧中都有一位大反派民营企业家在节目的最后一集缉拿归案,死罪难逃。这一角色往往也是故事情节中种种骇人听闻滔天罪孽的万恶之源,而拯救者一定是某位省委以上的第一书记(《人民的名义》除外)——【不同的声音】自嗨


与陈良宇同刑,与吴小辉同罪。

2020年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红二代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入狱18年,并处罚款420万元人民币。判决书称,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近5000万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收受了近125万元的贿赂。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

判决书全文多处强调甚至不无渲染着“公款”、“国有”等具政治倾向色彩的“关键词”(你懂的),但恰恰这四个字一直以来争议不断地围绕在任志强的身边兴风作浪着。

外媒一般都称任志强为“民营企业家”,我们在美国之音、纽约时报、法广、BBC的报道中都可以找到这种形容,部分中国大陆喉舌媒体也这么认为。任志强自己在2013年2月9日的微信中更说过这么一句著名的话:“华远地产并非国企!”

这句话一直是国企背后撑腰的毛泽东主义极左派媒体诸如乌有之乡之类疯狂质疑和攻击的标靶。

长期以来,任志强一直在“公私不分”的瓜田李下承受着无尽的烦恼乃至纠缠,因具体剧情过于繁杂琐碎婆婆妈妈,在此按下不提。

任志强的“万恶之源”,二中院任案一审法官都心知肚明,哪是什么“公款贿赂““国企损失”,明明白白的就是那篇反习檄文《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

对任志强的上纲上线,就是死活把他塞进“国企老总”这个笼子里去!然后,“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极大的损失”、“民愤极大”、“贪污国有资产”之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党文化法典重刑专用词就顺理成章的进入判决书中了。

【不同的声音】大标题“谁给了习近平残害人民的底气?”,改良自北京市委宣传部官网“千龙网”2016年2月22日的社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

回答极有可能让大多数听众怄气:是人民!恰恰是长期反智教育下被深度愚蛮化,满心满肺都是无缘无故生根发芽出刻骨仇恨毒苗苗的中国人民。

无可否认,人民给了任志强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底气;但同样毋庸置疑的,还是人民,给了习近平把一个70岁的老人往死里整的底气!

中国的人民群众永远在美美的吃瓜。这个“瓜”,是西瓜靠大边的“瓜”。

中国的“人民”,一旦嗅到了一丝一毫不利于自身既得利益的危险气息,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任何正常情况下守望相助的公民义务及道德伦理的度衡标准,而百分之一百“无异议举手表决”地通过进而赋予“朕既人民” 的诛杀大权,换得作为个体的“人民”偏安一隅。

且不谈让人滞气的“中国人民”。

晚年任志强世界观的分水岭以2013年习近平王朝元年为界。

2010年,任志强对媒体表示中国现阶段不能实行民主;2012年,任志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还宣称他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

习近平黄袍加身后,任志强开始在微博上经常发表亲西方民主政治的言论,部分言论被指反共。2013年,任志强在北京大学演讲,号召国人“联合起来推倒面前这道墙,重新建立社会民主制度”。2015年2月14日,任志强在出席“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时发言说,“政府过度强调了枪杆子和刀把子,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文革之风又起来了。”2015年9月21日,任志强转发了中国共青团中央关于“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微博,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引发争议。

据不完全统计,任志强公开批判“习近平班子‘让车轮倒转’,军队‘枪口对内’”、否定习近平的“两个不能否定”、“共产党极权不合法”、“当今体制是垄断的皇权、中央极权”等等等等。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视察中国中央电视台,后者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任志强尖锐批评道:“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任志强质问:“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2月29日,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下发《关于正确认识任志强严重违纪问题的通知》。通知称,北京西城区委将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但情势旋即变化,2月2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文章引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时的讲话。此后,对任志强的“全民大批判”突然完全停止。据《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称,当局想严厉惩罚任志强的做法遭到党内人士的反对,包括党内地位相当高的人,因此当局暂时未有作出惩罚。

2016年5月2日,中共西城区委通报,任志强因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网络平台和其他公开场合公开发表违背四项基本原则、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方面的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被处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2020年2月,网络流传一篇署名任志强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文章指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称习近平“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任志强在3月12日被北京市纪委带走。至此,任志强的名字成为网络敏感词。

行文至此,不得不感叹蔡霞教授的站得高看得远:

武汉封城前后,蔡霞赴美参加一场研讨会,并因疫情的疯狂肆虐被迫滞留美国,期间恰逢任大炮轰炸习近平背水一战。同为红二代倒习团队主要政治发言人的任志强密友,显然意识到甚至不排除被上层消息渠道告知事态的严重性,进而在中美关系空前恶化的这一当口,毅然决然的选择流亡美国。

现在看来,这很可能是这位著名教授一生中最为正确的选择,展望未来,无论从个人安危的角度还是政治生命的角度,都是这样。

说到蔡霞,也进入本次节目的尾声了。教授在导致她流亡之路的最初冠名“某女士发言”的点评中国时局的微信反习谈话录音中有这么一段话:

“动不动找个罪名,就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说,还把阿拉善的两个主要领导人也抓进去了,董国强消失那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前两天钱小华又被他们弄进去了,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的企业家。”

很多听众朋友一定还不知道这个叫“阿拉善SEE”的民间慈善公益组织。这是十几年前由一些以红二代房地产大亨为主的大牌民营企业家创立的。任志强是该协会的第五任会长。蔡霞所说的钱小华(阿拉善第六任会长)、董国强(阿拉善现任副会长)和任志强在同一时刻被抓,以及今年二月还在微信朋友圈宽慰着“没有整人的传统”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稍后不得不选择流亡海外的下策,这一切现象,应该都是在一条线索上的不同展现。

我们以任志强年前阿拉善年会的一次讲话结束节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