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 誰給了習近平殘害人民的底氣?


2020.09.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ren-zhiqiang.jpg 資料圖片:中國大型國企遠華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圖/推特)

【這其中,個人的心理疾患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他有一種奇特的心理錯位,認定“朕即人民”。人民那個上帝和他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兩位一體”。因爲人民羣衆是全知全能、永不會錯的上帝,他自己當然也是全知全能、永不會錯的上帝。而且,因爲“朕即人民”,他的心願也就是人民的心願。在此,他其實翻轉了《尚書》的話語:成了 “我視即爲民視,我聽即爲民聽。” 必須指出,毛的這種信念是相當真誠的,如同一切心理病人一般,他真的哄信了自己。——《毛澤東全方位解剖》上冊 作者:蘆笛 2020 Biography & Autobiography books.google.com】

幾乎每一部國產警匪緝毒掃黑反腐殺人越貨破案電視劇中都有一位大反派民營企業家在節目的最後一集緝拿歸案,死罪難逃。這一角色往往也是故事情節中種種駭人聽聞滔天罪孽的萬惡之源,而拯救者一定是某位省委以上的第一書記(《人民的名義》除外)——【不同的聲音】自嗨


與陳良宇同刑,與吳小輝同罪。

2020年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紅二代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入獄18年,並處罰款420萬元人民幣。判決書稱,任志強於2003年至2017年間,利用職務之便貪污公款近5000萬元,挪用公款6120萬元,收受了近125萬元的賄賂。致使國有控股企業遭受特別重大損失1.167億餘元,其中國有股東華遠集團財產損失5378萬餘元,任志強個人獲利1941萬餘元。

判決書全文多處強調甚至不無渲染着“公款”、“國有”等具政治傾向色彩的“關鍵詞”(你懂的),但恰恰這四個字一直以來爭議不斷地圍繞在任志強的身邊興風作浪着。

外媒一般都稱任志強爲“民營企業家”,我們在美國之音、紐約時報、法廣、BBC的報道中都可以找到這種形容,部分中國大陸喉舌媒體也這麼認爲。任志強自己在2013年2月9日的微信中更說過這麼一句著名的話:“華遠地產並非國企!”

這句話一直是國企背後撐腰的毛澤東主義極左派媒體諸如烏有之鄉之類瘋狂質疑和攻擊的標靶。

長期以來,任志強一直在“公私不分”的瓜田李下承受着無盡的煩惱乃至糾纏,因具體劇情過於繁雜瑣碎婆婆媽媽,在此按下不提。

任志強的“萬惡之源”,二中院任案一審法官都心知肚明,哪是什麼“公款賄賂““國企損失”,明明白白的就是那篇反習檄文《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

對任志強的上綱上線,就是死活把他塞進“國企老總”這個籠子裏去!然後,“給國家和人民造成極大的損失”、“民憤極大”、“貪污國有資產”之類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文化法典重刑專用詞就順理成章的進入判決書中了。

【不同的聲音】大標題“誰給了習近平殘害人民的底氣?”,改良自北京市委宣傳部官網“千龍網”2016年2月22日的社論“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

回答極有可能讓大多數聽衆慪氣:是人民!恰恰是長期反智教育下被深度愚蠻化,滿心滿肺都是無緣無故生根發芽出刻骨仇恨毒苗苗的中國人民。

無可否認,人民給了任志強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底氣;但同樣毋庸置疑的,還是人民,給了習近平把一個70歲的老人往死裏整的底氣!

中國的人民羣衆永遠在美美的喫瓜。這個“瓜”,是西瓜靠大邊的“瓜”。

中國的“人民”,一旦嗅到了一絲一毫不利於自身既得利益的危險氣息,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任何正常情況下守望相助的公民義務及道德倫理的度衡標準,而百分之一百“無異議舉手表決”地通過進而賦予“朕既人民” 的誅殺大權,換得作爲個體的“人民”偏安一隅。

且不談讓人滯氣的“中國人民”。

晚年任志強世界觀的分水嶺以2013年習近平王朝元年爲界。

2010年,任志強對媒體表示中國現階段不能實行民主;2012年,任志強在接受《中國經營報》採訪時還宣稱他的理想是“做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

習近平黃袍加身後,任志強開始在微博上經常發表親西方民主政治的言論,部分言論被指反共。2013年,任志強在北京大學演講,號召國人“聯合起來推倒面前這道牆,重新建立社會民主制度”。2015年2月14日,任志強在出席“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5年年會”時發言說,“政府過度強調了槍桿子和刀把子,反對西方的價值觀,文革之風又起來了。”2015年9月21日,任志強轉發了中國共青團中央關於“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微博,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引發爭議。

據不完全統計,任志強公開批判“習近平班子‘讓車輪倒轉’,軍隊‘槍口對內’”、否定習近平的“兩個不能否定”、“共產黨極權不合法”、“當今體制是壟斷的皇權、中央極權”等等等等。

2016年2月19日,習近平視察中國中央電視臺,後者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任志強尖銳批評道:“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任志強質問:“徹底的分爲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2月29日,中共北京市西城區委下發《關於正確認識任志強嚴重違紀問題的通知》。通知稱,北京西城區委將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的有關規定對任志強作出嚴肅處理。

但情勢旋即變化,2月29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文章引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講話。此後,對任志強的“全民大批判”突然完全停止。據《紐約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稱,當局想嚴厲懲罰任志強的做法遭到黨內人士的反對,包括黨內地位相當高的人,因此當局暫時未有作出懲罰。

2016年5月2日,中共西城區委通報,任志強因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網絡平臺和其他公開場合公開發表違背四項基本原則、違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等方面的錯誤言論,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被處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2020年2月,網絡流傳一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文章指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稱習近平“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任志強在3月12日被北京市紀委帶走。至此,任志強的名字成爲網絡敏感詞。

行文至此,不得不感嘆蔡霞教授的站得高看得遠:

武漢封城前後,蔡霞赴美參加一場研討會,並因疫情的瘋狂肆虐被迫滯留美國,期間恰逢任大炮轟炸習近平背水一戰。同爲紅二代倒習團隊主要政治發言人的任志強密友,顯然意識到甚至不排除被上層消息渠道告知事態的嚴重性,進而在中美關係空前惡化的這一當口,毅然決然的選擇流亡美國。

現在看來,這很可能是這位著名教授一生中最爲正確的選擇,展望未來,無論從個人安危的角度還是政治生命的角度,都是這樣。

說到蔡霞,也進入本次節目的尾聲了。教授在導致她流亡之路的最初冠名“某女士發言”的點評中國時局的微信反習談話錄音中有這麼一段話:

“動不動找個罪名,就把民營企業家抓進去,抓任志強不說,還把阿拉善的兩個主要領導人也抓進去了,董國強消失那麼多天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前兩天錢小華又被他們弄進去了,憑什麼他這麼做?你抓一個人容易,但是你嚇跑了一大批的企業家。”

很多聽衆朋友一定還不知道這個叫“阿拉善SEE”的民間慈善公益組織。這是十幾年前由一些以紅二代房地產大亨爲主的大牌民營企業家創立的。任志強是該協會的第五任會長。蔡霞所說的錢小華(阿拉善第六任會長)、董國強(阿拉善現任副會長)和任志強在同一時刻被抓,以及今年二月還在微信朋友圈寬慰着“沒有整人的傳統”的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稍後不得不選擇流亡海外的下策,這一切現象,應該都是在一條線索上的不同展現。

我們以任志強年前阿拉善年會的一次講話結束節目。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