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上海特警持枪入室杀人案开庭

2018-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4.13凶案身中多枪的死难者鞠海良的姐姐鞠海云抗议喊冤。(推特)
4.13凶案身中多枪的死难者鞠海良的姐姐鞠海云抗议喊冤。(推特)

发生在去年4月13日的上海特警持枪入室一死二伤开枪杀人案,特警王俊蓄意杀人未立案,韩家三人反被控多项罪名。

一年多来该案辩护律师走马灯似的换了又换,期间曾有辩护律师质疑该案被人为分成三案的检方动机。目前,除韩晓峰已被判三缓四,本月10号开庭的是剩余两案之一,韩晓峰母亲鞠海香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4.13凶案身中多枪的死难者鞠海良的姐姐鞠海云,在当天全程10小时庭审结束后的推特上写道:

“上海静安区4,13警察持枪入室杀人案9.10号开庭,只给了家属4个旁听名额,还有10多个外来占位名额…我看到庭审不记录,我着急,想举手,一句话都没说,10几个警察上来把我从屋里赶出来说我扰乱法庭秩序。鞠海香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午九时至晚19时许庭审正式结束 ,严律师和燕薪律师出庭为其辩护。控辩双方围绕拆迁单位是否存在过错,警方的现场处置是否存在不当以及是否存在该罪展开激烈辩论。”

下午继续开庭后约半小时,鞠海香突然晕倒,经过医护人员抢救约30分钟才醒过来,继续庭审……

上海4.13警察入室枪杀案9.10审判休庭至今将近20天,如此情节恶劣的滔天大案,大上海媒体,乃至全中国喉舌,大一统般的戴上姓党的口罩,对此黑案噤若寒蝉,只字不提!

对比陈良宇时代轰动一时的东八块房地产丑闻,当年的郑恩宠律师家,可谓送往迎来,门庭若市,京城国字辈顶级新闻单位,几乎无一例外的特派记者24小时郑宅周边蹲点觅食,各路喉舌英雄好汉拿起笔做刀枪,官商勾结房地产黑幕深度独家调查报告此起彼伏,接二连三,上海滩官场腐败巨大黑洞霎时间危如累卵,揭盖在即!

世纪初“盛世”沪上传媒嘉年华,莫此为甚。

良性的新闻环境,是促成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最终倒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两相对照
互为序跋
天壤之别
世风日下

《不同的声音》在此重播三个月前的相关独家深度调查报告【中国首例:上海反恐特警入室枪杀强迁钉子户惨案】,以此作为该案因毫不透明引发广泛公共质疑后的备忘录。

【附录】

中国首例:上海反恐特警入室枪杀强迁钉子户惨案 【不同的声音】2018/06/20

【重点提要:节目中受访者披露的开枪警官王俊背景资料——上海市公安局特警总队战训支队四大队高级警官。上海市公安局特警总队成立于2005年12月,其前身是「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特警支队」,特警总队担负着全上海市的反恐防暴等重大活动的安全保卫工作,并可在公安部的指挥下实施全国机动跨省市增援。】

听说过上海4.13警察入室杀人案吗?

本台粤语组2月12日报道摘要:

“上海市静安区去年发生拆迁户抵抗强拆、遭警方开枪致1死2伤事件,拆迁户一家三口均被拘捕。其中1名被枪伤留医的大学生,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案件,周一(2月12日)于医院开审,他被判入狱3年、缓刑4年…他的父母亦分别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及“寻衅滋事罪”,现仍被关押中。

事件发生于去年4月,据上海官方通报指,当日警方接报,被告韩晓峰的寓所内(安远路33号)有人利用钢珠伤及拆迁人员,惟警方到场时却遭韩氏一家3人袭撃,其间韩晓峰、韩母及韩晓峰的舅父鞠海良一度向警员泼洒腐蚀性液体,造成警员等多人不同程度灼伤。当增援的警员到场后,3人一度投掷砖块空瓶及打开煤气开关与警员对峙。另有警员被他们以菜刀砍伤,警员开枪制服他们,最终韩晓峰及母亲被枪伤,韩晓峰的舅父鞠海良被击毙,事后韩晓峰及其父母3人均被刑拘起诉。”

《不同的声音》在一轮深度追踪采访后发现,事情远远不像官方通报所言这般单纯,一位要求匿名的身份为4.13一死两伤“钉子户”韩鞠家族直系亲属的受访者在访谈中披露了该起警察入室开枪杀人案大量崭新的,或提供未来上一级中央最高检调机关参考的侦查线索罗列如下:

1.    开枪者不是派出所片警,不是静安区分局刑警,开枪者是上海市公安局(反恐)特警总队战训支队四大队高级警官王俊。

2.    如上所述,那么,上海警察4.13强迁入室枪杀案可以理解为在案发之前就被内部认定的,升级到反暴恐层面的国家级特警行动。

3.    特警冲入室内,对已经下跪举手投降的“钉子户”近距离(行刑式)逐一点射,补射,共击出十发以上子弹(并非如韩家辩护律师所言5-6发)。

4.    仅(反恐)特警总队高级警官王俊一人开枪,并逐一补枪。

5.    大批涉案警力并非官方通告所言傍晚前接到拆迁队报警电话后出警,而是自始至终,包括救护车,催泪瓦斯,高压水龙等非杀伤性武器,早于下午1点(甚至更早)就恭候在被交通封锁的安远路33号强迁现场大楼前。

6.    如上所述,使用开枪射杀极端手段,并不是处理这一强迁事件的唯一可能,催泪瓦斯,高压水龙,橡皮子弹等就在楼下,但极为遗憾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7.    鞠海良并非报道引述所言被“击毙”,而是在送医抢救,更在案发三天后向亲属发出监视居住通知书后,死于2017年5月4日枪击案21天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长征医院加护病房。

8.    鞠海良大腿中枪后流血不止,但反恐特警在枪杀现场的善后中并没有及时紧急处理,更没有通知早已恭候在楼下的大批医护人员上楼急救,而是拖延了20分钟以上才被送到医院急诊室。

9.    鞠海良大腿枪伤伤口巨大,疑似被射入不止一枪。受访者携病历询问权威专家,回答是:看似“炸子”(蒋彦永医生曾揭露的六四屠杀中使用的达姆弹)。此外受访者还透露,被同类子弹击中大腿等身体多处部位的另一位伤者韩晓峰,一年多了,伤口至今仍在感染流脓。

在《不同的声音》导入与4.13警察入室杀人案知情者的对话前,我们拨通了已经被病床前宣布判三缓四的山东大学生韩晓峰的辩护律师朱孝顶,得以感受本次节目制作期间中国大陆风声鹤唳的社会气氛。

让我们进入与一位要求匿名的4.13枪击案韩鞠家族直系亲属的对话。

节目的下半部分,我们播出对死于反恐特警枪下的鞠海良亲姐姐鞠海云的访谈。这是一位文化程度不高,感性,因失去心爱的弟弟而几近崩溃边缘的绝望中年女子。对话的大多数时间,她只是在恸哭……

【后记】4.13上海反恐特警入室枪杀强迁钉子户事件远未结案,鞠海香,韩金凌夫妇拘留一年两个月后,开庭遥遥无期;韩晓峰案虽判三缓四,已过上诉期限,但依然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诉,抗诉。

一个国际大都市的重大特警枪杀案,这个城市的主流媒体却集体装聋作哑,故作无知。

或许,人们只能等待那来自北京的“奇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