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中美奪子大戰


2020.10.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20-07-23T221931Z_1757985812_RC2AZH978BNY_RTRMADP_3_USA-CHINA-POMPEO-1.jpg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路透社)

【子民:皇帝對於百姓的多種稱呼中的一種——百度百科】

首先是一帖本節目主題音頻藥引:

2020年7月23日,尼克松圖書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我們還必須與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共產黨人幾乎總是撒謊。他們撒的最大的一個謊言是,認爲他們是在爲14億被監視、壓迫和恐嚇得不敢說出真相的人民說話。恰恰相反,中共對中國人民誠實意見的恐懼甚於任何敵人。除了失去對權力的掌控之外,他們沒有理由恐懼。

一個多月後的9月3日,北京人民大會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

2015年10月16日,北京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善爲國者,遇民如父母之愛子...”。

2013年7月10日,華盛頓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中美經濟關係有點像夫妻,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你中有我...我們兩家不能走離婚的路,像鄧文迪和默多克,代價太大了。”


2020年9月3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紀念抗戰勝利75週年座談會上講話。(視頻截圖)
2020年9月3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紀念抗戰勝利75週年座談會上講話。(視頻截圖)

上述四味不同時期外交湯藥,基本囊括了習近平王朝8年來中美關係的五味雜陳。

然苦未盡,甘未來。汪主席甜言蜜語中的夫妻關係不多久便同牀異夢,眨眼間步入鄧文迪默多克模式。

夫妻間開始了一場咬牙切齒的撫養權“奪子大戰”。

我們暫且設定蓬卿爲夫家,習總乃妻室,十四億中國人民“如父母之愛子”。

悍夫一意孤行執意與愛子(中國人民)進行接觸,“並賦予他們力量——他們是充滿活力、熱愛自由的人民,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

失態前妻則打到七寸般的暴跳如雷,連喊五個“絕不答應!”。

至此,怨女曠夫,形同陌路。

更有甚者,坊間一度甚囂塵上男方欲與五十年前早早離異的海那邊正房復婚!

前妻聞訊自然暴跳如雷,放言若男方膽敢成事,必攜子殺過海峽,首戰即終站,斬首正房以解心頭之恨!

好了,咬嚼至此,邁入正題:

“毛主的習”的真命天師毛潤之在小一百年前的1925年《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侃侃而談: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革命鬥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爲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

且將此文打散重組,取其精華,爲我所用: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倒習的首要問題。中國過去一切反共鬥爭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爲不能團結真正的朋友,以攻擊真正的敵人。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法新社)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的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對華演講。(法新社)

就這一點,蓬佩奧國務卿的“搶親奪子”統一戰線或許還遠不夠廣泛:

除了把十三億中國人民和九千萬中國共產黨黨員區分開來之外,在黨內還要:

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區分開來;

把反習的紅二代,團派,職業軍人,與媚習的梁家河幫死黨,蹭習的之江新軍馬屁精區分開來。

甚至在政治局常委裏面:

把王滬寧、韓正、汪洋等江派、團派的江胡舊部兩面人,和慄戰書這種冥頑不化的死硬分子區分開來。

真的還可以有許許多多的類似區分!“民運智多星”李一平先生對此有YouTube專文論述:

如此這般,如果將抽絲剝繭出來的這些“統戰對象”比喻爲習近平的皇帝新衣,那麼極有可能,這位“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的一尊上下,也就只剩慄戰書這條破破爛爛的底褲了。

更不要說那些最上層的喫瓜羣衆溫家寶、胡錦濤、江澤民、朱鎔基等等了。

這個蠻、狠、蠢的末代皇帝,哪還有什麼基本盤喲......

節目的下半部分,讓我們重溫目前政治流亡美國的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那著名的微信羣【某女士講話】中相關“最廣泛的倒習統一戰線”的部分音頻內容。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