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不同的声音:狐狸打猎人的故事


2020-11-06
Share
1 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布起诉8人参与中国政府“猎狐行动”。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左)和共同出席发布会的联邦调查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美联社)

【并不是所有狐狸都甘于被捕捉,总有狐狸会站起来反抗,敢于反抗、追求自由的狐狸那时就成为猎人,人民也是如此。——《狐狸那时已是猎人》一个关于压迫与反抗的童话 每日头条】

话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新冷战蚕食中共倒习之役自喜得知共派华裔汉学儒将余茂春教授后如虎添翼,一连串“对等式统一战线组合拳”,一举把不好办的光恤帝惹翻在地,腿肚子发软,连发五声“绝不答应”悲鸣。好一个横枪跃马蓬大将军,宜将剩勇追穷寇,日前再施一统战杀手锏:

如果说蓬佩奥的蚕食中共对等统一战线的首战是成功的把伟大的中国人民和九千万中共党员分割开来,那么,目前紧接着的进一步蚕食,是把九千万党员里日益壮大的反习怨习两面人官员、外逃官员、洛杉矶二奶村落难三妻四妾、无以计数薄瓜瓜式的落马高官后代包括私生子女,和早已与他们分道扬镳的孤家寡人习近平分割开来。

今天我们节目涉及的主题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兹事体大,但不幸的是时空巧合,被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日发生的种种几乎是史无前例的意外事件带来的轰动效应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湮没了。而这,应该是【不同的声音】下周当仁不让的话题。

2020年10月28日,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宣布起诉8人参与中国政府“猎狐行动”,指控他们威胁、骚扰、监视和恐吓中国公民返回中国,其中5人已被逮捕。美国司法部助理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在发布会上,指责中国的“猎狐行动”表面上以反贪腐为名,对在逃境外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进行缉捕,实际上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抓捕海外异议人士的手段。他说:“在许多情况下,这些被捕的人都是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的政治对手、异议人士和批评者,无论如何,这种行动显然违反了法治和国际准则……我们的讯息很明确:离开(stay out)。这种行为在这里(美国)不受欢迎。”

作为司法行动代号,“猎狐”一词源自中国全国公安机于2014年7月22日起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为期仅仅不到半年的专项行动【猎狐2014】。

【猎狐2014】于次年年初草草收场,美其名曰成功抓回680人次无一失手。但一些外媒指出,提前打烊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由习近平高调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且过于张扬的这一战狼式“大外宣全球抓逃战役”,其境外鲁莽执法带出的副作用频频,外交纠纷不断,甚至传出一些猎狐专项高官因触犯他国法律被关押数日的丑闻,这次美国司法部起诉猎狐行动相关中国人等,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当年【猎狐2014】专项行动最高指挥官在接受【杨澜访谈】时脱口而出了一些可能不该说的话: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猎狐”去“2014”加“行动”。近五年来,各省市自治区形形色色的【猎狐行动】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不亦乐乎。红色戏子也不甘人后,电影《猎狐》是建国70周年献礼片;本年度大火电视剧《猎狐》,胡军担纲,当红不让,万人空巷,戏中男女检察官横扫美国本土缉拿在逃贪官的过程中,居然有不止一位美国警官全程“友好介入”,甚至协同追捕,其重大涉外剧情不可原谅的虚假和主人公匪夷所思的理直气壮,在在让人叹为观止。

本次美国司法部“狐狸打猎人”的精彩脚本,猜想同样源于国务卿蓬佩奥一揽子强硬对华政策之“蚕食中共对等统一战线”的大环境使然。还是请“民运智多星”李一平先生作一番评论:


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布起诉8人参与中国政府“猎狐行动”。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左一)和共同出席发布会的联邦调查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左二)。(美联社)
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布起诉8人参与中国政府“猎狐行动”。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德默斯(John Demers,左一)和共同出席发布会的联邦调查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左二)。(美联社)

节目的下半部分,我们摘要播出一篇广播书评。

《狐狸那时已是猎人》一个关于压迫与反抗的童话 【每日头条】

《狐狸那时已是猎人》是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小说家赫塔·米勒的代表作,它描述了一段罗马尼亚人民推翻独裁者齐奥塞斯库的革命史。

赫塔·米勒利用猎人与狐狸,独裁者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共性以猎人隐喻独裁者,狐狸隐喻人民,表达了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的关系。

并不是所有狐狸都甘于被捕捉,总有狐狸会站起来反抗,敢于反抗追求自由的狐狸那是时就成为猎人,人民也是如此。渴望自由的人民总会去抵抗独裁者的统治,他们是狐狸,狐狸那时已是猎人。

自由被限制到了极致,猎物们将不会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诚服,他们会用尽全部力量拼死反抗背水一战。他们相信独裁者可以轻易的将他们直接杀死,但是人民总会有办法把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获得新生的人民总有一天会抢走猎人那正在瞄准猎物列强枪。

虽然,反抗会流血,会必牺牲,但狐狸借由桌板“重生”,变成了新的狐狸,它们告诉猎人,纵使猎人可以将它们杀死,甚至是肢解,但是它们总会有办法将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那时的狐狸已经变成了猎人。


狐狸即是人民,在统治者的眼里他们是被捕杀者,熟不知所有的集权暴政都会催生新的转变,狐狸那时已是猎人,随着第一棵觉醒种子的萌芽,身份早已变更,这是所有国家都共通的道理。

他们永远不会发现狐狸是何时开始从梦中清醒,并且宣示拒绝再当奴隶,所以当猎枪开始调转时,一切不能言说的权威都将被轻易击破,猎人会死去,而狐狸却永远都会是猎人。当自由的歌声在人民群体中越唱越响时,狐狸最终战胜了压迫自己的猎人,成为了狩猎猎人的猎人。


奇迹般的,《狐狸那时已是猎人》并没有成为大陆禁书,2010年她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个巨大的意外。

疫情猖獗,心情疲闷。一眨眼在家上班已近八个月了!工作之余,正常情况下早已很少打开的电视机,竟成了日常生活用品。追剧,看选情。新唐人电视台一档小清新艺文节目【我的音乐想想】,看似可以适时的调理一些精神状态。在此借用节目主持人的一句结束语:

“这是我的音乐想想,那么,你的呢?”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