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狐狸打獵人的故事


2020.11.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調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佈起訴8人蔘與中國政府“獵狐行動”。美國司法部副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左)和共同出席發佈會的聯邦調查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美聯社)

【並不是所有狐狸都甘於被捕捉,總有狐狸會站起來反抗,敢於反抗、追求自由的狐狸那時就成爲獵人,人民也是如此。——《狐狸那時已是獵人》一個關於壓迫與反抗的童話 每日頭條】

話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新冷戰蠶食中共倒習之役自喜得知共派華裔漢學儒將餘茂春教授後如虎添翼,一連串“對等式統一戰線組合拳”,一舉把不好辦的光恤帝惹翻在地,腿肚子發軟,連發五聲“絕不答應”悲鳴。好一個橫槍躍馬蓬大將軍,宜將剩勇追窮寇,日前再施一統戰殺手鐧:

如果說蓬佩奧的蠶食中共對等統一戰線的首戰是成功的把偉大的中國人民和九千萬中共黨員分割開來,那麼,目前緊接着的進一步蠶食,是把九千萬黨員裏日益壯大的反習怨習兩面人官員、外逃官員、洛杉磯二奶村落難三妻四妾、無以計數薄瓜瓜式的落馬高官後代包括私生子女,和早已與他們分道揚鑣的孤家寡人習近平分割開來。

今天我們節目涉及的主題無論從哪方面看都茲事體大,但不幸的是時空巧合,被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日發生的種種幾乎是史無前例的意外事件帶來的轟動效應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湮沒了。而這,應該是【不同的聲音】下週當仁不讓的話題。

2020年10月28日,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調查局(FBI)宣佈起訴8人蔘與中國政府“獵狐行動”,指控他們威脅、騷擾、監視和恐嚇中國公民返回中國,其中5人已被逮捕。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在發佈會上,指責中國的“獵狐行動”表面上以反貪腐爲名,對在逃境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進行緝捕,實際上則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抓捕海外異議人士的手段。他說:“在許多情況下,這些被捕的人都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的政治對手、異議人士和批評者,無論如何,這種行動顯然違反了法治和國際準則……我們的訊息很明確:離開(stay out)。這種行爲在這裏(美國)不受歡迎。”

作爲司法行動代號,“獵狐”一詞源自中國全國公安機於2014年7月22日起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爲期僅僅不到半年的專項行動【獵狐2014】。

【獵狐2014】於次年年初草草收場,美其名曰成功抓回680人次無一失手。但一些外媒指出,提前打烊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由習近平高調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且過於張揚的這一戰狼式“大外宣全球抓逃戰役”,其境外魯莽執法帶出的副作用頻頻,外交糾紛不斷,甚至傳出一些獵狐專項高官因觸犯他國法律被關押數日的醜聞,這次美國司法部起訴獵狐行動相關中國人等,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當年【獵狐2014】專項行動最高指揮官在接受【楊瀾訪談】時脫口而出了一些可能不該說的話: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獵狐”去“2014”加“行動”。近五年來,各省市自治區形形色色的【獵狐行動】此起彼伏,你方唱罷我登場,不亦樂乎。紅色戲子也不甘人後,電影《獵狐》是建國70週年獻禮片;本年度大火電視劇《獵狐》,胡軍擔綱,當紅不讓,萬人空巷,戲中男女檢察官橫掃美國本土緝拿在逃貪官的過程中,居然有不止一位美國警官全程“友好介入”,甚至協同追捕,其重大涉外劇情不可原諒的虛假和主人公匪夷所思的理直氣壯,在在讓人歎爲觀止。

本次美國司法部“狐狸打獵人”的精彩腳本,猜想同樣源於國務卿蓬佩奧一攬子強硬對華政策之“蠶食中共對等統一戰線”的大環境使然。還是請“民運智多星”李一平先生作一番評論:


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調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佈起訴8人蔘與中國政府“獵狐行動”。美國司法部副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左一)和共同出席發佈會的聯邦調查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左二)。(美聯社)
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調查局(FBI)2020年10月28日宣佈起訴8人蔘與中國政府“獵狐行動”。美國司法部副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左一)和共同出席發佈會的聯邦調查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左二)。(美聯社)

節目的下半部分,我們摘要播出一篇廣播書評。

《狐狸那時已是獵人》一個關於壓迫與反抗的童話 【每日頭條】

《狐狸那時已是獵人》是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德國小說家赫塔·米勒的代表作,它描述了一段羅馬尼亞人民推翻獨裁者齊奧塞斯庫的革命史。

赫塔·米勒利用獵人與狐狸,獨裁者與人民之間的關係共性以獵人隱喻獨裁者,狐狸隱喻人民,表達了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之間的關係。

並不是所有狐狸都甘於被捕捉,總有狐狸會站起來反抗,敢於反抗追求自由的狐狸那是時就成爲獵人,人民也是如此。渴望自由的人民總會去抵抗獨裁者的統治,他們是狐狸,狐狸那時已是獵人。

自由被限制到了極致,獵物們將不會再人爲刀俎我爲魚肉的誠服,他們會用盡全部力量拼死反抗背水一戰。他們相信獨裁者可以輕易的將他們直接殺死,但是人民總會有辦法把自己的生命延續下去,獲得新生的人民總有一天會搶走獵人那正在瞄準獵物列強槍。

雖然,反抗會流血,會必犧牲,但狐狸藉由桌板“重生”,變成了新的狐狸,它們告訴獵人,縱使獵人可以將它們殺死,甚至是肢解,但是它們總會有辦法將自己的生命延續下去,那時的狐狸已經變成了獵人。


狐狸即是人民,在統治者的眼裏他們是被捕殺者,熟不知所有的集權暴政都會催生新的轉變,狐狸那時已是獵人,隨着第一棵覺醒種子的萌芽,身份早已變更,這是所有國家都共通的道理。

他們永遠不會發現狐狸是何時開始從夢中清醒,並且宣示拒絕再當奴隸,所以當獵槍開始調轉時,一切不能言說的權威都將被輕易擊破,獵人會死去,而狐狸卻永遠都會是獵人。當自由的歌聲在人民羣體中越唱越響時,狐狸最終戰勝了壓迫自己的獵人,成爲了狩獵獵人的獵人。


奇蹟般的,《狐狸那時已是獵人》並沒有成爲大陸禁書,2010年她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這是一個巨大的意外。

疫情猖獗,心情疲悶。一眨眼在家上班已近八個月了!工作之餘,正常情況下早已很少打開的電視機,竟成了日常生活用品。追劇,看選情。新唐人電視臺一檔小清新藝文節目【我的音樂想想】,看似可以適時的調理一些精神狀態。在此借用節目主持人的一句結束語:

“這是我的音樂想想,那麼,你的呢?”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