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新工人运动观察(2)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所长、中国劳资集体谈判框架设计师段毅博士(一)

2014-1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大陆新工人运动观察II-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所长,中国劳资集体谈判框架设计师段毅博士。(南都)
图片:中国大陆新工人运动观察II-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所长,中国劳资集体谈判框架设计师段毅博士。(南都)

近年来中国大陆新工人运动可谓风气云涌。网络上相关劳工维权网站林林总总,让人目不暇接,讨论的内容也不避嫌隙,直面工潮,罢工,阶级斗争,维权谈判等当今统治阶级不待见的敏感话题,场面极为热闹。

但一个或许让众多底层弄潮儿窘迫的逼问出现了——上述时尚网站之一《工农在线》署名竹林的作者以《近一年南方工人集体行动组织经验小结》为标题,点出如下文字:“近几年中国劳工斗争看似热闹,其实介入集体维权的热心者很容易会失望,因为他们发现虽然工人斗争已经很频密,但多数情况下仍然很难形成代表全体罢工者的组织…从主观上看,目前有一定组织性的工人群体,很多都有着劳工团体介入支持的功劳,反之,如果不是较有经验和时间的劳工活动者介入,工人很难仅通过罢工自成组织。

本周《不同的声音》访谈嘉宾段毅大律师,就是上述论述提及的“较有经验和时间的劳工活动者”中的代表人物。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堂堂官网上,可以找到段毅律师的从业简历:段毅是个敢吃螃蟹的人。他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在改革开放之初即到深圳创业。作为深圳特区的第一代律师,他在1988年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合作制律师事务所———段武刘律师事务所…别人不想干不能干的,段毅偏要尝试一把。他和三个有着共同理想的人走到了一起,成立了四人合伙的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劳维所的章程中特别注明了一点,在劳资双方的纠纷至劳动仲裁或者法院诉讼时,该所只代表劳方参加诉讼…段毅说:“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们下决心走下去。我做律师二十多年,还没有这几个月收获大。以前的衡量是物质上的,现在则是精神上的。我相信,五年之内,中国的劳维市场会逐步规范和成熟,我们的事业会越做越大。”

采访段毅大律师不易,几经变动,方得以定夺。受访者数小时前刚刚结束北京的一场由劳维所主办的相关劳资集体谈判机制中美国际研讨会飞回深圳,马不停蹄的出席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维权罢工斗争中判刑工友的庭审辩护。

MIDWAY:曾任大学副教授,2005年依然辞职加入北京工友之家的NGO底层维权义工行列的社会学博士吕途,去年由法律出版社推出一本名为《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的公益启蒙读物。这本近乎畅销的社科类读物,由当今上层建筑领域新左派阵营领袖,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中文系教授汪晖作序,这篇标题为《我有自己的名字》的文字中有如下着重指出:“离开了20世纪的政党政治、工人组织、民族运动、武装斗争、工农联盟和社会主义建国运动,我们无法解释中国工人阶级形成。在当代条件下,上述政治进程的各项要素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不用说民族运动、武装斗争、工农联盟,即便是形式尚存的政党政治也不包含丝毫有助于上述政治过程的动力。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很难在从自在到自为的目的论框架中讨论新工人群体的阶级意识,因为这种意识是一个广阔而复杂的历史进程的产物。因此,不是新工人群体缺乏阶级意识,而是产生这种阶级意识的政治过程终止了。”

在这个阶级意识被人为遗忘化,往事化,甚至被种种政治正确大帽子强力压抑化的河蟹当下,中国大陆底层茫茫然三亿新工人阶级的崛起乃至奋进,让高高在上且沉迷于无休止的“反日”“反美”“宪政”“改革”“鹰派”“鸽派”等大而化之的民粹口水交火中老死不相往来的中国大陆象牙塔内左中右知识分子,至少是猝不及防,措手不及的。
回到和段毅大律师的对话。

节目的最后,朗读中国大陆新左派旗手汪晖博士《两种"新穷人"及其未来》一文的中止句:“一切刚刚开始,离真正的戏剧还有一段距离,但各种新因素迅猛涌现,规模空前,它们预兆着一个正在降临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新穷人、新工人的政治将是历史变动的重要力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