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千样好 归来万般难:访滞美中大古文学博士李保阳

2018-1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山大学博士李保阳。(受访者提供/大纪元网)
中山大学博士李保阳。(受访者提供/大纪元网)

【李保阳自述:1979年生于陕西兴平。爱读书胜过爱自己,爱朋友胜过爱读书。少有江湖习气,长无不良嗜好。愿与三五知己,占断钱塘风月。】

用脚投票!上层建筑领域去国知识精英群体,正由夏业良,周孝正,徐友渔,崔卫平等中老年火线异议学者,急速扩展到李保阳这类埋头故纸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青年老学究”。

20天前以游客身份入境,携妻小踌躇于美东费城一带的李保阳博士,10天前在其微博作出决定:“去国万里,近几年怕是回不来了”。

访问了公开声明在美国申请政治避难的同济大学70后教授邱家军,又一位因碍于国内江河日下之学术环境选择滞留美国的准80后青年学者,闯入【不同的声音】眼帘:中山大学古代文学博士李保阳。

本台11月12日一则高点击率报道:“广东中山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博士李保阳,仅仅因为在微信上发出了一条信息,表达对基督教堂中悬挂五星红旗的不满,而遭到中大校方约谈、警方入室搜查和被带走传讯,中大研究员职务也被“一票否决”。近日携家人抵达美国的李保阳…向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他遭遇的离奇故事……有一个朋友不愿意去教会了,因为他不认同五星红旗在这个场合中悬挂的方式。另外,去年我去教堂,讲道的人不是讲圣经中的教义,而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事情我也在朋友圈中说了…我当时完全没想到,会有人用这个信息找麻烦…我不确定是不是国保,我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也不回答我。进来之后拿走了我的手机,然后把我带上车,拉到一个地方去了…车开到一个铁门,进了院子。把我带到一个很小的房间,有一个桌子和一个凳子,还有一盏很亮的灯。问我的问题大概就几个,一个是2012年生了个小孩,是(超生)违规;第二个是2015年夏天,在浙江嘉兴建一个化工厂,是个污染企业,很多人去抗议,我也去了;第三就是去年7月,我发过一个朋友圈,是纪念刘晓波的。我就和他们说,我只是站在一个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立场上的看法,没有什么人在背后支持我…当时已经吓傻了。出来后不敢呆在广州,就回到教书那个地方去了。”

2013年编辑的百度百科【李保阳】词条:李保阳,当代青年学者,在王鹏运研究及古籍版本领域颇有建树。2010年,获得广西大学文学硕士学位,随即就职于浙江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要研修方向为词学及文献学,在词学文献的发掘与整理方面,成果显著,先后整理词学等相关文献如《〈小嫏嬛词话〉》(清·王初桐)等11种,发表论文《王鹏运、龙继栋唱和词手稿述略》 等6篇。关注民间口述历史,历史事件参与者的体验文字,与友人共同主编同人刊物《掌故》,力图为华文圈后来者留存一些民间角度的史实。

学术活动

大学时代受中山大学中文系彭玉平教授引导,进入词学研究领域。

2003年至2007年,遍访民间藏书家,先后获覩大量珍贵稀见稿本、钞本文献,并辑录出嘉兴、平湖、嘉善等图书馆馆藏词学书目,整理出稿本《九曲渔庄词》、稿本《梅花诗话》、稿本《采香词》等。为其在古籍版本鉴定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2006年9月,李保阳考取广西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读研期间,先后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研究生学术论坛一等奖、广西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学术论坛论文一等奖。

2008年10月,李保阳出席南京大学两岸三地词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并与台湾中央研究院林玫仪教授和南京大学张宏生教授保持密切联系。

2009年着手汇辑王鹏运词全集,201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

2007年-2010年,李保阳走访桂林图书馆、邵阳图书馆、株洲图书馆、天一阁等藏书机构,发现大量稀见文献,并整理出唐圭璋先生以未见而引以为憾的清代稀见词话《小嫏嬛词话》,并在此基础上撰成《王初桐及其小嫏嬛词话述略》一文。

由于长期在民间访书,对明清江南文献稔熟于胸,2009年,李保阳应《嘉兴地方文献丛书》编委会之邀,整理点校明末嘉兴籍收藏家李日华的《六砚斋笔记》(凤凰出版社,2010年)。

2010年7月硕士毕业,因长于目录版本,实践经验丰富,被浙江大学图书馆聘入古籍特藏部。任事期间,得以亲接当代词学泰斗、词学文献宗师吴熊和先生砚席,得吴先生指授颇多,为其词学生涯一段宝贵经历。

2012年4月,李保阳协助其所供职的浙江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浙大文库具体承办了《学泽长存:国学大师姜亮夫先生捐赠史料展》。

2012年4月,因李保阳发掘出吴梅先生词学新文献,应邀出席在周庄举办的首届中华南社学坛学术研讨会,并提交论文《胡士莹录吴梅〈词选〉油印本考述》。

李保阳与友人合办同人刊物《掌故》,立足于中国大陆,旨在为历史事件的亲历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以保存鲜活的文献为职事,从民间角度给华文圈留下可资信赖的史实。

除了学术研究外,李保阳在创作方面也表现出性情的一面,有《抱月楼诗词稿》等。

滞美不归,决心已定。在接受了【不同的声音】四十分钟的采访之余意犹未尽,李保阳在微博上发给成功一行感言:

“上周在洛杉磯唐人街發現了一家中文書店,煞是意外,在網路書店擠壓實體店面的信息化時代,在美國賣中文書,更可想見生意有多麼清淡了。老闆特意把我請進書店地下倉庫,竟然找到了一套資中筠先生的文集。資先生是近年國內的敢言者,一是其經歷,一是其資望,實際上她不過是在一個扭曲的環境下說了些常識而已。東方人對「政治」的理解等同于權力,所以一旦有人講了些哪怕是歷史文化方面的事,只要可能涉及權力,就會被認為是干犯時忌。中國歷來因言獲罪者,大抵如之。這也是——尤其是晚近以来——中國人不願聲稱自己關心政治的原因。至於西方語境中的「政治」該怎麼理解,因為我閱讀範圍的局限,不敢放言,識此以待高明者賜教。”

李保阳博士在2015年造访台湾后发表的一首古体诗《甲午台湾度岁》中写道:

一觉闽峤岁又添
半帘旧梦落花残
仙山海外孰心困
故国门前满眼酸
留下许由千样好
归来丁零万般难
雕栏春水思长驻
玉砌凉颷总觉寒

琢句,是为本次访谈大标题。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