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后的逃出 流亡后的救亡 蛰居泰国的红色大陆反共难民(二)

2015-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梁山桥,年逾七十,蛰居泰国曼谷近三十年。(public domain)
梁山桥,年逾七十,蛰居泰国曼谷近三十年。(public domain)

梁山桥,年逾七十,蛰居泰国曼谷近三十年,流亡生存期起始于6.4同年的老牌联合国“申难者”,中国民主党缅甸党部主席,蜚声国内外的泰缅边界桂河桥畔,中华民国远征军纪念碑和云南反共救国孤軍頭顱塚的十数载孤独守墓人,二十年如一日往返于泰缅,泰老边界援救无数中国大陆反共厌共偷越国境投奔自由的民运义工,叛逃的前中共襄樊铁路局留党察看问题官员。《不同的声音》对梁山桥的采访,完成于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第二次中风后的不久……

梁山桥老人是旅泰民运界闻人,颇具喜剧色彩的是,梁老头顶上的五彩光环,有一大半是中共“大外宣”喉舌机器编织的。打开互联网,在谷歌搜索器输入梁山桥三个字,扑面而来的不是老人后半生叛逃申难的艰苦曲折,也不是他那林林总总反共阵营和组织的显赫头衔,大多数竟然都是中国大陆党报民刊形形色色的关于“爱国华侨”梁山桥如何如何“变卖家产创建中国远征军孤军墓和华军纪念碑”的煽情故事。在采访中问到这一点,老梁头哭笑不得地表示,所谓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后,很多国内喉舌媒体突然都通过各种途径采访他,几乎都是围绕着桂河桥畔孤军塚守墓人这一民族主义煽情话题展开提问。但是这些采访大多数都是黄鹤一去不见报端。老人调侃道:估计是到头来新闻审查官调查发现受访者原来是“海外反华敌对势力负责人”,同时还发现“孤军”仅仅是一个民间爱称,远征军的真名实姓是——中华民国云南反共救国军!

梁山桥老人还告诉我们:远征军的故事确实可歌可泣,纪念活动也确实具有意义,但他自己之所以多年来长期驻守桂河桥畔守护孤军塚,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联合国申难”因一次意外失误导致前功尽弃的“流亡后的救亡”……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