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华涌三部曲 之二

2018-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宋庄艺术家华涌(受访者独家提供)
宋庄艺术家华涌(受访者独家提供)
Photo: RFA

因大逃亡乃至戏剧性捉放而中断了一个多月的华涌推特再次复活。截稿日止@HuaYong79 最新的推文: "不能讲真话,不能自由表达自我:其实我们依旧活在文化大革命的阴影中……”,同一时间华涌YouTube视频也再次活跃,并播放着同一个主题。

2018年中国时间元旦日本台消息:

被宋庄辛店村驱赶并禁止朋友收留,艺术家华涌被迫离开辛店村;而北京和成都警方都不希望他留在当地,远在成都的岳母亦受到牵连。

华涌的朋友季风表示,华涌从成都探亲返北京后,临时居住在他租来的小院里面,但一直遭到辛店村委辖下的联防队和房东驱赶;更被威胁指如果不赶走华涌,他自己也会被驱逐。在迫于无奈下,华涌已经于周六12月30日下午离开他的家。

华涌对本台记者表示,我在这个地方生活10年了,让我很茫然,我也不知道下面(往后)怎么办、去哪里、干甚么。

华涌还表示,在这次被抓前,他拍卖了一些自己的作品,希望在被抓之后女儿能有点生活费,但现在岳母的账户被列为高风险客户,一些卖画的钱亦被禁止入账。

本台记者获悉,华涌获释当天到成都探亲,北京警方派去抓他的人,一直跟随返回北京。北京和成都警方之后向他姐姐施加压力,要求她把华涌带回辽宁营口老家。

《华涌三部曲》第一集播出后数日,发生了时效性很强的“滞台大陆反共逃亡青年王中义秘密抵美事件”,华涌访谈的连播因此不得不中断,在此,【不同的声音】向受访嘉宾表示真诚的歉意。

华涌逃亡中“写给全世界人民的的公开信”:

全世界的自由国度里的朋友们你们好!

我叫华涌,今年48岁,生于中国,长在中国。我是个画家,2012年6月4日我因为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行为艺术《记忆周期》的表达被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出狱后每年6月和北京要开重要会议的时候我都会失去自由,被旅游、被看管、被关看守所,被威胁、被驱赶离开北京。

因为近期我拍摄和报道了发生在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发生火灾之后的事情受到迫害,警察去我朋友家抓捕我,我现在不敢用身份证坐火车和飞机,甚至不敢去看生病的父亲和要过生日的女儿。

在这里我向全世界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们呼吁,关注中国那些因言获罪的人们,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和对我个人的迫害。

我目前在自己的国家流亡东躲西藏,很多朋友希望我离开中国,但我不想离开,就算我被他们抓到再次入狱,我也想在自己国家里面对强权争取一个公民的权利和做人的尊严。

中国有句古语:“他们满山放火,却不让百姓半夜点灯。”今天看见网上的一位朋友写到:“当穷人的灯都灭的时候,富人的天也肯定黑下去。”我还想对全世界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度里的人民说那句名句:“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希望自由国度里的朋友们关心在非自由国度里煎熬的人们,更希望非自由国度的人民勇敢地站起来,去争取做人的权利,让世界更和平、和谐、自由、美好……

2017-12-8日晚9:30华涌在逃亡中匆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