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独家: 亿万富豪 大午农牧集团监事长孙大午 - 系列访谈《中国的公民企业家们》4

2014-05-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监事长孙大午(资料图片)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监事长孙大午(资料图片)

《不同的声音》“中国的公民企业家们”系列访谈,本周“兑现”上集节目预告中向大家承诺的“邀请神州大鳄级企业家因为‘公民’这个称号进入我们的访谈”。

孙大午,亿万富豪,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卸任集团董事长,现任集团监事长。

下个月是孙先生的60大寿。《不同的声音》海外独家专访了孙大午。

作为私营企业家的孙大午,在中国稚嫩的30余年开放私有资本市场的民营企业原始积累史中,是一个悲剧性的标杆级人物。

当年所谓的“孙大午非法集资案”,几乎无一例外的吸引了包括本台在内的海内外主流媒体和中国问题观察家们的密切关注,拓展追访乃至深度评论。

十年前轰动一时的“孙大午案”,在以许志永为主律师的辩护团队运筹帷幄下,于2003年10月30日由河北省徐水人民法院审理结束,判处三年有期徒行,缓期四年执行,孙大午当庭释放。

这在当时被称为一场极为成功的民间维权辩护官司。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孙大午恢复自由后著文《孙大午案:一个企业家命运的政治含义》。文章摘要如下:在全国的密切关注之下,孙大午的案子终于宣判了,大家松了一口气。为什么大家对这件案子如此关心?因为它标志着支持正义的斗争在中国现在的状况下能否得到成功。 孙大午犯了什么罪?表面上看是违反了我国金融管制的规定,实际上还可能有更复杂的背景。就拿金融管制规定来看,孙大午没有使任何人受损,倒是有许多人得益,这样的行为如果犯罪的话,只能说这种法律有问题...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良心的...如果没有外界的压力,法官会按照自己的良知自主地做出判断...中国的司法改革,说到底是法官能否按照良心判案的问题...所以说,孙大午的案子是一场为正义而作的斗争。 孙大午案在一定的意义上具有典型性——如果你坚持正义,就会面临孙大午所碰到的麻烦;相反,如果同流合污倒能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对于正直的企业家则昭示他们:看看孙大午的例子吧,放聪明点,不要拿鸡蛋去碰石头。而对于滥用权力,不顾后果的分子倒是一个鼓励。现在判孙大午有罪但给予缓刑,只是模糊了是非,表明中国的政治改革还在进行途中...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哪个企业经受得起这样的折腾?我们这些手中掌握着别人生杀大权的人,知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关系重大? ...

《不同的声音》对亿万富豪孙大午先生的独家专访,就从10年前这场扬名海内外的大官司问起......

10年前孙大午被法官当庭释放半个月后,被左派嫉称为“因孙大午案辩护暴得大名”的许志永,在互联网上贴出了《孙大午案,我们胜利了吗》的反思文章。文章中孙先生案的主辩律师许志永是这么思考着的:“孙大午被判缓刑,获得释放,被广泛称为“双赢”的结局。且不说我们的对手控方算不算赢——回首几个月以前大午公司可怕的前景以及今天不得不释放孙大午的结局我们真的不敢断言对方到底是不是赢了…大午公司多年来与周边的村民建立了很好的信用关系,在贷款难的时代背景下,大午公司融资依靠的是周边村民的闲散资金…在徐水,大午集团已经算是大企业了,效益一直不错,为什么从来都贷不到款…大午公司得不到权力的照顾,因为孙大午和政府部门关系一直不好,他不仅不讨好掌握权力的人,有时还敢到法院起诉他们…大午公司毕竟还在徐水,在中国内陆,从我们打这场官司面临的重重困境来看,我们不得不为大午公司担忧,孙大午除了屈服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当有人等待着乃至迫使孙大午“吸取教训”的时候,当有人满腔善意劝告孙大午“悠着点”的时候,我感到的不是一种进步的希望,而是一种可怕的悲哀。其实,孙大午绝不是那种不通世故的人,他很了解这个社会,他也尽力做到“圆滑”了,但是,他坚持了一些正气的东西,一些常人不能坚守的道义理念——而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渴求的也因为如此的渴求我们才如此关注孙大午,可如今,这梦想和希望随时可能破灭…刑法176条这个口袋罪还在张着口,随时有可能被用作对“不听话的”民营企业家打击报复的工具。什么是刑法中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徐水县公检法机关起初是这样理解的:公司借的钱有的是来自职工,有的是来自亲属,有的是来自陌生的人,所以,这些钱是向不特定的对象借的,所以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所以,“所有的借款”都属于涉罪金额。也正是在这个逻辑之下,9月10日徐水县检察院提起的第一份公诉书中,大午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是1.5亿多元,余额3500多万元。这3500多万元中其中就有孙大午父母捡破烂积累的存款4000元,难道孙大午借自己父母的钱也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我们的某些法律,只要被有关部门执行得“严格”一点,企业就会面临重重生存的障碍…我们为什么要为孙大午辩护?因为我们曾经梦想通过孙大午案能够推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能够得到优化,我们并不是简单地认为只要孙大午出来就是胜利了,因为这个案件本身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认可缓刑出来本身就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面对今天的现实,回首几个月以来的艰辛和梦想,我们有责任反思:孙大午案,我们胜利了吗?未来的路还有多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