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后的逃出 流亡后的救亡 蛰居泰国的红色大陆反共难民(一)

2015-1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三年前已从曼谷安全抵达洛杉矶的联合国难民吕洪来。(Public Domain)
三年前已从曼谷安全抵达洛杉矶的联合国难民吕洪来。(Public Domain)

继《定居台湾的“反共义士”》系列之后,今天,《不同的声音》如约把视角从台湾海峡转移到湄南河畔。

半个月前的一个新闻事件,把数十年来陆陆续续通过海陆空形形色色非法途径冒死逃亡泰国趋祸避难反共厌共的红色中国黎民百姓,推到了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央。

本台11月17日报道:正在泰国寻求往第三国政治庇护的中国异议人士姜野飞与不久前抵达的董广平…11月13日被曼谷警方遣返中国…姜野飞及董广平被泰国警察抓走后,海内外人士及人权机构共同发出呼吁。但是,泰国政府似乎没有理会外界的反应,继续遣返两位已被联合国难民署确认难民身份的中国异议人士。据报,姜野飞曾长期创作讽刺习近平的系列漫画,董广平曾参与“平反六四”和纪念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活动,被称为“郑州十君子”之一。外界认为,泰国当局是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才作出上述行动。这令正在泰国寻求政治庇护的其他中国难民,感到不安。

不仅仅是感到不安。当《不同的声音》展开本次“蛰居泰国的红色大陆反共难民”系列访谈的当口,访谈通讯录中不下数十位逃亡并滞留泰国曼谷的中国大陆反共人士(其中大多数已是联合国难民身份)的手机,全部无法接通。本轮访谈嘉宾,三年前已从曼谷安全抵达洛杉矶的联合国难民吕洪来猜测,这应该与姜野飞突然遭遇遣送回国的“强地震”有关。

维基百科吕洪来词条介绍:吕洪来(1953年11月11日-),天津人,中国民主人士,民主社会主义者,《中国资产阶级网》主编。1979年投身民主墙运动,先后担任民运刊物《渤海之滨》《笔谈》主编,因从事政治活动先后四次被当局拘留和劳动教养,并被开除公职,2008年流亡海外。

上述简历指称的“流亡海外”,指吕洪来的第二次偷越国境——亡命泰国。

进入吕洪来的传奇。

在这里摘要朗读和吕洪来一样在数年前安全登陆美国的叛逃中国亡命泰国的著名大陆反共政治流亡者曾节明,在姜野飞遣送回国事件后的11月27日发表于博讯新闻网上一篇标题为《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的文章,对收听本次系列节目的大背景,或许有参考价值——

泰国政府欺压、迫害流亡人士早已不是新闻,但是把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旅人人士,强行遣返回原住国,却是前所未有的恶行:今年十一月十二日,泰国政府将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并已然获得加拿大政府批准接收的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姜野飞、董广平火速遣返回中国,既反映出泰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堕落——堕落到了罔顾国际道义底线的地步,也标志着中国流亡异议人士在泰国的生存环境,恶化到了一个新阶段…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资格的姜野飞、董广平遭泰国政府极端无赖地强行遣返后,有些旅泰异议人士吓破了胆,惊呼:泰国已经呆不得了…对于“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泰国的危险上了一个新台阶…什么是“出头”的民运异议人士?简明地说就是比较有威胁的民运异议人士。2004年,中共当局通过派驻泰国的特线,成功将彭明从泰国引诱到缅甸,绑架回国,此前,彭明在筹划以绑架贪官家属、挤兑大陆银行等激烈手段反共;2012年,中共当局通过…线人,锁定了流亡泰国曼谷的王一鸣,假泰国政府之手将其抓捕并火速遣送回国,王一鸣是鼓吹武装起义的革命派民运人士,主张对中共官员实施暗杀,旅泰期间在网上张贴文章,教授炸弹制作;今年,中共当局又在泰国政府的大力协助下,将姜野飞抓回国,被抓之前,姜野飞制作了系列讽刺习近平的漫画,反响巨大,粉丝众多…现阶段在泰国面临危险的流亡“出头”异议人士大致有三类:一是富于实干能力、比较不择手段反共的民运行动派,彭明是典型;二是鼓吹武装起义、并且自身具备暴力反抗的一定技术和知识的民运革命派;三是能够对习近平形象施以重大打击的人,如禁书出版商桂民海、懂得网络媒体技术的政治漫画制作者姜野飞。流亡泰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如果属于以上三类人,就务必采取新的生存策略,以在泰国新的、更为险恶的环境中保存自己、发挥作用…不要以为来到泰国就可高枕无虞了:随着泰王国经济对中共国依赖的加深,中共当局对泰国渗透的很厉害,现在泰国的华人教堂、商会、会所、公司,基本上都卧有中共线人,中共藉助他们可以随时锁定“出头”者…对于真抓实干反共的“三种人”,笔者的意见是,新形势下的泰国,该做的还得做,否则就失去价值,但是,要做得更隐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图一时过瘾把自己搞进牢里去,进了牢房,就什么也做不了了...由于中共当局的拉拢和泰国政府的自甘堕落、助纣为虐,新形势下的泰国,对于中国流亡人士的“三种人”,已经不再安全,但对于一般的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来说,泰国仍然是相对安全的…即使是对于“三种人”,泰国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流亡国度,因为泰国好歹没有中共国那种“国保”、“居委会”网络无孔不入的严密监控,泰国社会的自由度比中共国依然大得多,有相当大的藏身隐匿空间;泰国警方的盘查,也比台湾、香港警方宽松——中国大陆人流亡泰国的遭遣返风险,比起流亡台湾、香港要小得多;而且,泰国也是一个中国大陆人非常容易入境的国家。因此,现阶段的泰国,仍然是没有条件直赴西方国家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的首选流亡之地,那种因为姜野飞被遣返,就认定泰国已经去不得了的见识,是因噎废食之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