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三場談判後 烏克蘭危機仍有極大風險

2022.0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大國攻略:三場談判後 烏克蘭危機仍有極大風險 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10萬名部隊,這場被喻爲“後冷戰時期的古巴導彈危機”逼着美國、北約和歐洲安全組織分別與俄羅斯進行 三場談判。圖爲烏克蘭士兵。
(法新社)

俄羅斯近日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戰車、炮兵和10萬名部隊,這場被喻爲“後冷戰時期的古巴導彈危機”逼着美國、北約和歐洲安全組織本週分別與俄羅斯坐上談判桌。1月10日,美俄代表在日內瓦會談;12日,俄羅斯與北約在布魯塞爾會談;13日,俄羅斯與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在維也納談。不過,三場會談無法化解危機。俄羅斯雖然沒有關閉外交大門,但語氣越來越悲觀。今年接任歐洲安全組織輪值主席的波蘭外長警告,歐洲正處於30年來最接近戰爭的險境。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說,美國不認爲俄羅斯已經決定侵略烏克蘭,但不論俄國採取何種途徑,美國都做好了準備。沙利文說:“我們準備好在談判桌上取得進展…(也)準備好採取必要和適當步驟來保衛我們的盟友、支持我們的夥伴,以及堅定回應任何有可能發生的赤裸裸侵略行徑。”

中俄問題研究者魯斯濱說,俄羅斯方面表示談判不成功,三場談判談下來證明俄羅斯和北約和美國的思維不同,美國視爲對話,俄羅斯視爲談判。美國拒絕了俄羅斯要求有法律約束力的安全保障條款、停止北約擴張、和停止在俄邊界部署攻擊性武器,這三者西方都拒絕。西方談判的目的是緩和烏克蘭邊境的緊張局勢,遏制局勢失控。俄羅斯談判目的是要求俄羅斯的安全保障達到普京提出的最後通牒。俄外長說未來幾天會收到美國和北約的書面答覆,再決定如何進行下一步。

不過會談還是有取得一些成果,魯斯濱指出,美俄對於簽署中程飛彈協議的細節條款,有共識。第二,三方同意不在邊界或部分地區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

俄羅斯談判僵局 烏東局勢恐持續緊張

俄羅斯堅持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等國不能加入北約,美國和北約拒絕做出承諾。圖左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圖右爲俄羅斯總統普京。(法新社)
俄羅斯堅持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等國不能加入北約,美國和北約拒絕做出承諾。圖左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圖右爲俄羅斯總統普京。(法新社)

魯斯濱說,談判破裂的根本原因是美國強調烏克蘭和格魯吉亞(臺譯喬治亞)能否加入北約,不能由俄羅斯決定。俄羅斯這個底線沒有被西方接受。所以接下來俄羅斯可能會在敏感邊界像是烏東邊界,進行比較大規模的武器系統部署,例如部署極音速運載武器或一些軍事技術,對北約威嚇。因爲俄羅斯說過如果最後通牒不被接受,將會報復。它報復的方式可能朝向攻擊性武器的部署。因此,烏東局勢將會進一步緊張,俄羅斯可能在烏東進一步擴展自己的實體力量存在,但俄羅斯不會對烏克蘭全面開戰。

魯斯濱研判烏東局勢會持續緊張,俄羅斯會繼續部署武器,要俄軍撤回的可能性也比較低,但不管如何,不代表烏克蘭會發生全面戰爭,烏東會有非常大的風險性,接下來也要看烏克蘭反應如何。美俄談判不成功,但雙方都表示會繼續溝通。

魯斯濱在莫斯科出生,長期研究俄羅斯和中亞,現在移居臺灣,爲媒體撰稿人。

臺灣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兼任教授趙竹成說,俄羅斯逼北約和美國上談判桌,攤牌把話說清楚,針對北約東擴和美軍在黑海和波羅的海周邊不斷強化的軍事行動進行談判。但是談判十分艱難,俄羅斯提出的安全保障條約要求,例如要求北約回覆到1997年以前的軍事部署狀態,這恐怕沒有人能答應。而且俄羅斯要求正式的法律文件,難度很高。俄羅斯的核心問題還是北約東擴,也就是北約是否納入烏克蘭和格魯奇亞這些國家,因爲只有烏克蘭進入北約,纔會有美國把飛彈放到烏克蘭的問題,或北約的軍備和人員進入烏克蘭的問題,所以焦點是烏克蘭加入北約一事。美國不可能明確對俄羅斯承諾不讓烏克蘭進北約,這牽涉談判的難度和技巧,要花一段時間,不過既然要花時間談判,軍事衝突的壓力就會降低,除非是烏克蘭冒進。

趙竹成認爲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增兵,目的是擺出態勢,去年普京召集軍官講話,已顯示普京感受到在安全上有急迫感,美國長程轟炸機帶着核彈頭在邊界飛,北約和美國的船艦進入克里米亞巡航,這些對俄羅斯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安全問題,趙竹成說:“這問題已在眼前,不是在門口,是已經來敲門了,所以普京態度很嚴肅”。不過趙竹成認爲普京主要是展現姿態,應不會入侵烏克蘭。而且現在進入嚴冬,疫情嚴重,各國經濟都受影響,此時大規模用兵並不是理性選擇。

不過,趙竹成指出,比較大的問題是烏東有120萬人持俄羅斯護照,是俄羅斯公民,如果基輔要用武力解決烏東問題的話,明顯會對俄國公民造成傷害,那麼普京可能就必須採取行動。俄羅斯去年修改憲法時已明確列出,俄羅斯政府需保護境外公民人身安全。趙竹成希望基輔方面稍安勿躁。

若西方再製裁 普京可能陷入立即性內政風險

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與俄羅斯的談判十分困難。(法新社)
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與俄羅斯的談判十分困難。(法新社)

魯斯濱指出,普京的底線是取得有法律約束力的保障協議,希望解決緩衝區的問題,普京希望通過談判達成兩件事,一是明確的歐洲安全保障協議,有法律約束力而不是備忘錄,二是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絕不能加入北約。雖然普京知道這兩國有很多美軍顧問團,但普京希望在外交上做出姿態,希望及早降溫,因爲俄羅斯經濟很差,通膨嚴重,盧布大跌,普京希望局勢儘早談妥,儘速解除被西方實施近八年的制裁,確保戰略安全,不要發生全面性衝突。俄羅斯能源輸出佔GDP比重很高,製造業不發達,輕工業落後,經濟比較脆弱。俄羅斯目前經濟非常糟糕,這影響是全方位的。

不過,西方無法接受普京提出的要求,西方認爲責任在俄羅斯,因爲烏東問題沒有達到明斯克協議的停火承諾,魯斯濱說雙方的癥結點是對於“誰纔是攪亂者”這件事有爭議。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說不會關掉北約開放門戶的政策。(法新社)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說不會關掉北約開放門戶的政策。(法新社)

拜登說過,如果俄羅斯進犯烏克蘭,西方就會切斷俄羅斯在全球的貿易系統,俄羅斯的能源將無法交易,一旦如此,雖然西方經濟也將受影響,但是俄羅斯經濟會雪上加霜、更加慘痛,普京可能陷入立即性內政風險,因爲俄羅斯經濟非常脆弱,如果能源無法交易,俄羅斯將是明顯的輸家,普京無法承受這個代價。

魯斯濱認爲,如果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將會陷入長期的消耗戰,拖垮自己的經濟。烏克蘭的政府軍不像阿富汗政府軍那麼弱,尤其近年受北約指導,烏克蘭的軍隊素質強化,也有新裝備,俄羅斯若出兵也不可能是閃電戰。

趙竹成說,現在就看普京還有多大的底氣,能撐到何時,美俄兩邊都在計算,所以不必期望第一輪談判就有什麼成果,俄羅斯副外長講得很白,他說問題很複雜、情況很嚴肅,所以美俄第一場談了八小時,第二場俄羅斯跟北約談了四小時。

趙竹成認爲,普京一定知道美國和北約不可能答應他提出的全部要求,所以談判不會有什麼成果,最後把可能的軍事衝突戰場丟到外交層面去折衝,可能會是打打停停的情況。疫情使各國經濟疲弱,美國即將舉行期中選舉,普京任期將於2024年到期,法國總統馬克龍今年要選舉,德國領導人剛換屆,所以還有很多不確定性圍繞着烏克蘭議題,烏克蘭總統也將於2024年改選,而且美國期中選完又有總統大選,未來的政策變化很難說。

趙竹成說,俄羅斯在這一輪談判耍了些計謀,北約和美國應該可以一起談,卻拆成兩場談,俄羅斯對兩者提出的要求不太一樣,如果美俄談出一些結果,美國和北約的想法也不一定相同。俄一對二、一對三進行談判,目標明確,但是北約成員國目標不一定一致。例如北約是否讓烏克蘭加入一事,恐怕東歐和老北約國家態度可能不一樣,可能德法不希望烏克蘭進入北約,但東歐國家可能很希望烏克蘭進北約,去面對俄羅斯第一線。而關於中程飛彈部署,成員也可能意見不同。北約內部必須先協調再與俄談,之後北約再跟美國協調,談判一定很複雜。不過趙竹成認爲不至於談不出結果就開戰。

俄烏危機未解 俄出兵哈薩克斯坦展示影響力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說未來幾天收到美國和北約的書面答覆,再決定如何進行下一步。(法新社)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說未來幾天收到美國和北約的書面答覆,再決定如何進行下一步。(法新社)

普京在2022年初成爲國際舞臺主角,俄烏危機未解,哈薩克斯坦燃料價格飆漲引起的抗議演變成暴亂,總統託卡耶夫向俄羅斯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CSTO)求援,CSTO有俄羅斯、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6個成員國。俄國迅速出動了70多架軍用運輸機,將空降特種部隊部署到哈薩克斯坦,立即控制了阿拉木圖等地機場和其它重要設施。俄羅斯13日表示,俄國率領的2千多名軍隊已開始撤出哈薩克斯坦。

俄羅斯在中亞的影響力隨着普京這次出兵而增強。

趙竹成分析,俄羅斯的核心利益地區廣泛說是前加盟共和國,分爲三大塊,第一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二是高加索區,三是中亞。而中亞里面最重要就是哈薩克斯坦。哈薩克斯坦是以俄羅斯爲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最重要的成員國,是歐亞經濟聯盟裏除俄羅斯之外的最大經濟體,對俄羅斯有無比重要的政治軍事和經濟上的利益。而且中亞是俄羅斯的後背,俄羅斯不能坐視哈薩克斯坦出現動亂。不過,俄羅斯不用俄軍名義介入,而是透過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維和部隊介入。

魯斯濱說,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和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對沖的地方,在戰略方面,託卡耶夫必須在中俄之間二選一,託卡耶夫別無選擇,不只是求援,更是對俄羅斯的一種宣示,俄羅斯迅速回覆請求,也藉此提醒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的勢力在中亞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在安全議題上只有俄羅斯。俄羅斯藉此向全世界和中國證明,中亞唯一的安全主導者就是俄羅斯。魯斯濱說,“中國沒有辦法在中亞投射軍力,中亞的安全事務沒有中國的份,解放軍在中亞安全的存在感是零”。至於中哈關係的平臺上海合作組織主要是反恐、反毒品,沒有安全約束力,和實質的軍事組織CSTO不能比,魯斯濱說,“上合組織沒有成功解決過任何一箇中亞局勢危機的案例。”

中國一帶一路灑幣中亞 仍不敵俄影響力

三場談判之後,烏克蘭局勢仍有極大風險。圖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法新社)
三場談判之後,烏克蘭局勢仍有極大風險。圖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法新社)

中國在哈薩克斯坦也有重要利益,習近平2013年在哈薩克斯坦首先提出了一帶一路計劃。通向新疆的中亞石油和天然氣管道都經過哈薩克斯坦。新疆與中亞之間的最主要通關口岸也位於與哈薩克斯坦的邊境上。然而,魯斯濱說,哈薩克斯坦經濟惡化,顯示一帶一路對哈薩克斯坦沒有明顯幫助。中國與中亞國家當權者的交易不透明,資金動向不明,金錢經常落入腐敗權貴家族的口袋。中亞近年通膨、貪污腐敗、恐怖主義再起,都證明中國的一帶一路不能爲當地國帶來繁榮,新疆再教育營也令中亞人民對中國非常反感。

哈薩克斯坦與美中俄三國都交好,但在安全議題上,魯斯濱認爲俄羅斯在中亞的影響力是無人可及,魯斯濱說“中國沒能力、也沒有辦法介入”,倒是中國在哈薩克斯坦龐大的利益也需要保護。因此俄羅斯出兵也符合中國利益,哈薩克斯坦穩定使哈國境內的中國企業也受惠。

在內政上,魯斯濱分析,哈薩克斯坦是前蘇聯國家俄文普及最高的國家之一,相當於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有強大的俄語文化和社會系統連結,沒有明顯反俄情緒,倒是有反中情緒。他認爲,託卡耶夫向俄求援是把內政矛盾的注意力轉移到外部的手法,說境外勢力製造衝突是政治議題操作。最大贏家是託卡耶夫,他藉此將統治了哈薩克斯坦30年的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勢力瓦解。納扎爾巴耶夫2019年下臺後仍掛有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的頭銜操控政治,他的親信馬西莫夫也擔任主席。在示威爆發前,託卡耶夫的政治地位最低,沒有實權,政壇上全都是納扎爾巴耶夫的勢力,託卡耶夫通過這次事件解除了納扎爾巴耶夫和馬西莫夫的職務,清洗前朝舊勢力,俄媒解讀納扎爾巴耶夫的時代宣告終結。

歐洲安全組織輪值主席波蘭外長警告,歐洲正處於30年來最接近戰爭的險境。圖爲烏克蘭士兵。(法新社)
歐洲安全組織輪值主席波蘭外長警告,歐洲正處於30年來最接近戰爭的險境。圖爲烏克蘭士兵。(法新社)

中國密切關注哈薩克斯坦局勢發展,卻使不上力。習近平讚揚託卡耶夫“在關鍵時刻果斷採取有力舉措,迅速平息事態”,表示中國願意提供哈國援助。王毅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話表示,“中俄作爲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中亞國家的友好鄰邦,絕不能讓中亞生亂生戰”,並希望託卡耶夫出席2月的北京冬奧會開幕式。

趙竹成說,中哈關係不如俄哈關係密切。中亞是俄羅斯的核心利益區,中國必須尊重這個基本事實,託卡耶夫是向集安組織求援,中國只能在必要時進行協作。中俄都希望中亞穩定,在這個利益上中俄的立場一致。當前的中俄關系是雙方最理想的模式,在國際事務重大問題溝通一致立場,但不至於結盟,不會有兩個核子大國在軍事上結盟,何況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也是核武大國的中、俄、美、英、法才於1月3日,以五國元首名義發表聯合聲明,誓言防止核子武器擴散,避免核武器國家間爆發戰爭。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