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日本外交文书解密 六四不强硬制裁中国

2021-01-15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日本外交文书解密 六四不强硬制裁中国 日本政府2020年底解密1987年到1990年的26册外交文件,其中与天安门事件相关的纪录,明确记载日本政府在事发当天就决定对中国采取和睦的应对方针,反对与西方各国共同制裁中国。
(美联社)

日本政府2020年底公开1987年到1990年的26册外交文件,其中与天安门事件相关的纪录,明确记载日本政府在事发当天就决定对中国采取和睦的应对方针,反对与西方各国共同制裁中国。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根据解密文件,日本在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国表示“就人道立场上来说,我们完全无法容忍”。 但对于和其它先进国共同发表声明谴责北京,日本认为“就长期上、大局上来看并非有效之策”。日本政府认为,如果跟西方国家共同制裁中国,将迫使中国走向孤立。1989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对日本给予中国经济协助表达忧虑,日本外务省反驳说,对于天安门开枪事件,“我们也感到遗憾,但对价值观与体制都与西方国家不同的中国来说,要适用相同的标准有困难,并非不能给予非民主国家经济协助”。

当时日本驻中国大使中岛敏次郎在6月9日一份“最速件”电报中,写到“各国对中国持续施加压力,很可能让中国领导层态度出现变化。” 中岛认为制裁可能不是良策。

同年七月,巴黎七国集团峰会前,七大工业国商讨发表对中国严厉谴责与制裁的声明,却遇到日本的阻力。根据解密文件,时任首相宇野宗佑表示“中国是口头上跟面子上都很爱的国家,如果操作得不好,反而导致反效果”。日本认为要避免孤立中国,才能让中国走向改革。最后日本说服法国和美国,声明加入“避免孤立化”等较模糊的说法。

天安门事件后,日本政府冻结对中国的贷款援助。但在1990年后,中日两国外交出现蜜月进展,宇野宗佑之后的继任首相海部俊树在该年7月恢复了对中国的援助贷款,1991年更受邀访问北京,1992年明仁天皇访问中国。

当时日本的总经济生产力有中国的8倍之多,也是对中国援助的最大国,在中国有大量投资。

对于这些解密文件,日本《朝日新闻》社论指出,30年来中国的发展方向跟想像完全不同,中国已经成长为比日本大三倍的经济体。中国的强势已经对基本人权产生压迫,身为国际社会一员,日本应该要跟中国表示更明确的立场,反思当年软弱的态度,汲取教训。

日本政府当年为什么在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之后,对中国采取温和政策?


日本政府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认为,如果日本跟西方国家共同制裁中国,可能迫使中国回到毛泽东时代。(美联社)
日本政府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认为,如果日本跟西方国家共同制裁中国,可能迫使中国回到毛泽东时代。(美联社)

日本对中国有赎罪感 六四不强硬制裁中国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分析,当时日本政界里,比如前首相田中角荣、前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中曾根康弘、竹下登都还健在,他们在政治上还有很大的影响力,他们参加过二战,他们对中国有赎罪感。田中角荣1972年去访问中国时,周恩来没有要求日本对中国赔偿,田中角荣认为中国宽宏大量,对中国心存感激,所以有战争负罪感的日本人,难以做出对中国经济制裁的决定,当时日本国内漫延这种情绪。另一个是日本当时经济很强,一直希望打开中国市场。日本当年认为中国既是巨大工厂、又是大市场,日本的企业都想进中国,当时日本国内经济发展将近饱和,中国很有潜力,日本经济界不希望和中国闹僵。这是两个深层理由。

矢板明夫还谈到,日本很喜欢邓小平,因为日本跟毛泽东打交道时总是被毛泽东牵着鼻子走,华国锋也是很左,邓小平相较之下就非常开明,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对日本人的态度很尊重,会见松下电器创办人松下幸之助时表现得很谦虚,“日本终于看到一个可以打交道的对手”。日本担心若对中发动制裁,如果邓小平下台,很可能让中国回到毛泽东时代,中国等于是再次把国门关起来,当时日本对中国“是推一把还是拉一把的问题”。

矢板明夫说,日本希望中国经济成长起来之后能慢慢走向民主化,这套想法和当时尼克松与中国建交的想法一样。这种想法在当时日本社会是主流。这次日本解密外交文书后看到日本国内当时虽然有不同意见,但认为如果制裁中国,可能让中国把国门再次关上,回到毛泽东时代,所以日本不主张制裁中国,然后1992年派日本天皇去中国访问。当时日本很想走出二战阴影,虽然日本当时和中国已经邦交正常化了,但能实现国家元首互访就能真正越过二战的负面情绪,变成正常国家交往。

矢板明夫说,在八九民运之前,中国要求日本天皇访中必须道歉为战争谢罪,日本无法接受。但89年后,中国外交陷于困境,中国不再坚持,1992年日本明仁天皇访问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为解决历史问题迈出一大步。日本天皇访中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日本天皇在战后这么多年都尚未访问韩国,主要因为韩国提出很多条件让日本无法接受。所以日本当时是有这样的私心。但是,现在看来,当时的决策和判断是错误的、失败的。中国经济成长之后并没有向日本想像的路线发展,倒是中国独裁野心向外扩张,如今变成“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矢板明夫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去年七月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谈到美国改变整个对中策略,日本安倍前首相的晚期也改变对中策略,把对中国的经济援助(ODA,政府开发援助)都停掉了,今天的中国确实也不需要这样的援助。现在全球对中形成新的包围网,中国又开始想向日本寻求善意,又想把日本作为一个突破口。不过,菅义伟的外交政策还不太清楚,他继承安倍路线,但不像安倍有清晰的对中政策发言,所以现在还看不出来日本政府将如何应对中国。


日本政府1989年在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后,对中国采取温和政策。学者专家认为如今看来是错误的。(美联社)
日本政府1989年在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后,对中国采取温和政策。学者专家认为如今看来是错误的。(美联社)

日本30年前决策引批评 如今如何应对中国?

矢板说,这三十年以来,日本舆论一直都有批评这两点,一是日本在全世界都对中国制裁时,日本不制裁,起到不好的作用。二是日本天皇被中国政治利用。这次外交文书公布让外界看到包括电报等更全面的文件,更了解当时日本政界的想法。现在自民党的保守派已提出要引以为戒,但政治还是追求利益,现在日本自身的经济问题很大,日本汽车在中国卖得很好,菅义伟对中国的政策既警戒提防又依赖的这种关系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拜登上台之后,矢板认为美国对中国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全面对抗,但是中美的对立已经是结构型的对立,中美关系不可能发展得太好,特别是中国将进入2022年20大的人事权力交替,中国向来在重要人事交替前,对外强硬的声音都会比较大,因为谁都不能认输,所以对美关系应该不会走得太好。“拜登可能要回到奥巴马时代,中国不可能再回到胡锦涛时代。”因为习近平是靠民族主义治国,对外强硬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存在感,中美关系不会像特朗普时那样剑拔弩张,但要回到胡锦涛奥巴马时代,是不可能的。

日本忧中国不稳定威胁日本安全

台湾政治大学日本研究学位学程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助理教授石原忠浩分析解密的日本外交文书表示,1989年处于冷战末期,苏联尚未瓦解,日本担心万一采取强烈制裁使中国回到过去封闭的毛泽东时代或文革的极左路线,脱离国际社会,反而造成中国社会更不稳定,日本最担心不稳定的中国。西方国家肯定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然天安门事件不应该发生,但是日本希望中国稳定、继续改革开放、与西方维持关系,所以决定对中国不强烈制裁。二是日本比西方国家更早开始跟中国交往,当时和中国经贸关系密切,日本也考虑到中国国内有不少日本侨民,担心如果中国出现动乱,危及日侨的安全。此外,美国也期待中国经济发展、社会开放之后,或许未来能和台湾、韩国一样逐步进行阶段性改革开放,走向民主化自由化,西方对此很期待。1989年苏联的改革开放已有相当进展,西方当时也期待中国会改变。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种期待没有达成,中国现在比1980年代更封闭、更高压,现在依靠很多高科技控制人民。

石原忠浩说,当时中国国家力量很弱,而且如果社会不稳定,如果出现动乱、出现难民都可能威胁到日本的安全,而且中国当时的经济和军事对日本并没有构成威胁。二战之后,中国放弃对日本要求赔偿,日本同意协助中国改革开放,透过经济合作加强中日经贸关系,日本企业也得到利益,对双方都有利益,前提是当时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不像现在中国在东海、南海都对周边国家构成威胁。而且当时冷战时代,日美的策略是拉拢中国对抗苏联。所以日本当年认为不应采取强烈手段制裁中国。

石原忠浩说,当时日本的经济实力仅次于美国,也是七国集团中唯一的亚洲成员,日本当时的主张最后获得欧美国家理解。而且,美国当时在天安门事件爆发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派密使去中国接触,所以并不是日本单独跟中国友好,美国当时也不希望跟中国完全切断关系。


八九民运后,日本担心如果制裁中国使中国出现动乱或大量难民,可能威胁日本的安全。(法新社)
八九民运后,日本担心如果制裁中国使中国出现动乱或大量难民,可能威胁日本的安全。(法新社)

日本拉拢东盟 主张自由开放的印太

30年多后的今天,日本如何应对中国? 石原忠浩说,在日美安保不动摇、日美关系坚定的情况下,日本主张自由开放的印太,推动日美和印太国家合作,但并不是排除中国或围堵中国,日本还需考虑东南亚国家。中国是东盟的重要贸易伙伴,如果日中关系紧张会使东盟选边站,对日本来说东盟仍是重要伙伴。菅义伟一上任就访问越南和印尼,显示日本和东南亚的长期友好关系和战略意义,彼此在经贸和非传统安全领域有很多合作,日本希望拉拢东南亚共同应对中国,或至少让中国知道日本的朋友不只有美国。

石原忠浩说,单以日本的国力无法围堵中国,但是稳定的美日安保和美日印澳四国合作的架构,某种程度已经对中国达到钳制效果,至少中国近期比较没有出现前几年那样在南海的扩张行动。如果中国执意要继续破坏秩序,印太国家不会坐视,会采取行动。石原忠浩认为当前情势,短期内,中国应不致于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过激作法。他希望中国继续遵守国际秩序。

石原忠浩认为当前的中日关系目前还算好,官方还可以对话,但要回复到疫情爆发前的关系仍需一段时间。至于习近平赴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计划,目前无限延期,没有取消,但因为疫情没办法讨论。如果习近平成功访问日本,也会期望日本天皇能访问中国,以象征中日关系友好。但中国处理香港和新疆的人权问题,以及在东海南海扩张的行为,激发日本国内反对习近平访问的声浪,日本保守派不希望习近平访日。不过中日务实的高层经贸对话,应该有机会进行。

石原忠浩说,中国期待在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前能恢复之前友好的中日关系,但是日本仍观望,要看拜登政府对中国的态度,日本不会冒进,不会单独对中国采取友好政策,日本的国内环境和国际环境都不允许菅义伟采取对中国友好的态度,自民党保守派对菅义伟施加很大的压力。

他说中国的企图是拉拢日本,虽知道不可能切断日美同盟,但希望减弱这样的同盟关系。

尽管菅义伟对于中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议(CPTPP)已表示有困难,但石原忠浩认为仍需注意。因为若是中国领导层下决心要加入,仍然非常有可能,习近平已经公开说出来,中国可能有这方面推进的工程,不能小看中国决心。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