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松田康博: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

2021-01-22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松田康博: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会留下多少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学者认为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
(法新社)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首日推翻了前总统特朗普多项政策,终止了特朗普政府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程序,并签令启动程序,重返特朗普退出的《巴黎气候协定》。在美中台关系中,有多少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可能留下来?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说:“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只是有些不同的地方,会有一些改变。松田说通常政党轮替或领导人更替,是国与国与改善关系的好机会,但是这次会怎么样呢? 过去冷战结束后,克林顿和小布什两位总统的政策是从强硬逐渐改变为合作,当时中国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是他们谋求合作的对手。不过,奥巴马上任时不一样,因为小布什为了反恐攻打阿富汗、伊拉克,得罪太多国家,尤其得罪欧洲等国。奥巴马要与世界和解,以温和态度从和中国合作开始,结果中国看成是美国的弱点,认为美国示弱,中国于是得寸进尺,所以奥巴马在2009、2010年开始比较强硬,推出重返亚太等政策,这是因为一开始与中国合作的路线得不到结果,于是从合作变成强硬。

松田康博分析,特朗普则是上台就开始对中强硬,到了2018年转为极端强硬,他前所未有的特殊做法颠覆传统。拜登不太可能继承特朗普的极端强硬政策对中国施加极限压力。拜登应该会从强硬政策开始,看中国的反应,再看是否更加强硬,松田说:“我的看法是拜登会往更加强硬的方向发展”。松田认为拜登对中政策强硬的程度,应该是奥巴马的第三任和特朗普的第二任两者的中间,意思是会比奥 巴马更强硬。因为再过两年,美国要进行期中选举,民主党很可能会失去参议院多数,如果共和党掌握参院多数的话,美国国会应该是一面倒,主张对中强硬、对台友好,因为国会对行政部门压力很大。

松田康博: 20大前 中国对外势必强硬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认为美中僵局会持续,但拜登不会像特朗普政府最后一两年那样极端强硬,应该是从强硬逐渐变得更加强硬。(法新社)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认为美中僵局会持续,但拜登不会像特朗普政府最后一两年那样极端强硬,应该是从强硬逐渐变得更加强硬。(法新社)

那么,中国可能如何应对?

松田康博说,2021年和2022年都是中国的政治大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明年二十大时习近平要三选连任,所以今后这两年,习近平一定要保持稳定和发展趋势,所有官员都不敢犯任何一个错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外交对外行为会比较僵硬。所以拜登也没有理由对中国变温和。

至于特朗普留下的“政治遗产”如何影响未来的美中台关系? 包括派美国高层官员访问台湾,蓬佩奥宣布取消美国行政部门与台湾官员的交往限制等。有分析认为,蓬佩奥是故意在台湾埋地雷,或给拜登政府设陷阱。

松田表示,特朗普所设的很多陷阱、对中强硬措施也是其中之一,但拜登政府不可能主动取消,若取消这在政治上是自杀行为,除非中国做出重大妥协,不然拜登不会主动取消特朗普的强硬措施,取消等于示弱。若中国愿意妥协,可能也只做很小而对中国有利的妥协。因此美中的僵局会持续,但拜登不会像特朗普政府最后一两年那样极端强硬,应该是从强硬逐渐变得更加强硬。

松田康博:除非中国做出重大妥协 拜登不会取消强硬政策

松田说,因为中国连续两年政治大年没有妥协余地,官员不敢犯错。新冠肺炎蔓延这一年大家已经看到中国外交官的表现。在中国这样的独裁国家,领导人不能有缺点,不接受批评,所有官员都要维护和巩固领导中心。在这么僵硬的政治环境,中国能做的妥协非常有限,就算做了,国际社会可能也觉得不够。

特朗普的抗中政策会不会延续?

习近平表示希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意图抢先于美国。(法新社)
习近平表示希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意图抢先于美国。(法新社)

松田说,拜登对中国不仅竞争对立,仍然会摸索一些合作议题,气候变迁是例子,这方面会谋求合作。

在对台湾的支持方面,美台高层接触、解除美国行政部门与台湾官员的交往限制等,美国将衡量国际环境的中美关系状况来做决定,不一定继承特朗普的政策。但是支持台湾是趋势和共识,以前台湾官员去华盛顿不一定能见到美国高官,现在能见到,而且可以进入美国政府大楼,台湾的军事代表团早已可以进入五角大楼,台美关系会一步一步得到改善,这趋势不会变,但不会一口气取消所有限制让台湾的总统去华盛顿演说,这不太可能。美国政府有外交裁量权。美台之间的限制还是会事实上继续存在。

至于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松田认为拜登应该会继承,可能换个招牌,但换汤不换药,应该内涵不变。拜登应该会重视同盟国,推动更多的国际合作。

松田康博:拜登亚洲事务团队值得信赖

《华盛顿邮报》分析指出拜登的亚洲事务团队,将让亚洲盟友松一口气。松田认为拜登的亚洲事务团队中,国务卿提名人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三位都是民主党外交和安全方面的佼佼者,对具体事务非常熟悉,在学术界和国际间有很多朋友,这三位可以说是最理想的团队。“对美国盟友和安全伙伴,包括台湾也是安全伙伴,是值得欢迎的。”松田说拜登的团队值得信赖,最受拜登信任的是布林肯,他们是长年的伙伴关系,布林肯在听证会上谈及中国是竞争对手、认同中国对待新疆的做法是种族灭绝等,布林肯的思维可以代表拜登的看法。

美国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去年曾撰文主张美国须和中俄等强权,以划分势力范围的方式“分治”全球,有台湾学者因此呼吁台湾应提防“美中共治”,以免沦为强权间交换的筹码。松田表示,以前有过“美中共治”这种提法,不是坎贝尔提出,比较接近这种想法的是奥巴马时的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莱斯(Susan Rice),她的想法是,中美之间若能有共识,很多问题容易解决,为了达到目标,小事可以牺牲。松田说坎贝尔没有这样主张,坎贝尔在担任奥巴马助理国务卿时,加强台美军事合作和军售台湾,坎贝尔比较有战略眼光,而且现在的战略环境跟十年前完全不同,现在中国的综合力量、中国的高科技,和中国对全球的挑战超越十年前的中国。松田说:“美国菁英分子不管曾经在中国有多少朋友,接受过多少款待,他们会为了维护美国国家利益而奋斗,这一点不担心。我比较担心是其他国家能否配合美国的新的态势。”

松田康博:20大前 中共对台动武可能性低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会留下多少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学者认为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法新社)
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会留下多少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政策? 学者认为拜登会继续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法新社)

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近日又在台湾引起台海是否可能爆发战事的议论。松田说:“中国会不会为了自己成为进一步强大的国家,有计划的对台动武,我觉得近期内不太可能。”“这一两年是习近平三选连任之前,中国方面有计划的攻打台湾的可能性不高,这是我的判断,但这不代表它不加强对台动武的能力。它会继续找机会。”但是长期来看,松田认为,包括日美等国应该做更多努力,台湾也要培养自己的实力,来吓阻中国做出较冒险的政策,台海和平是这样维持下来的,将来也一样。

松田说,台湾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了,特朗普11月就解雇了他的国防部长,1月初副国家安全顾问辞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在拜登就职前一天辞职。在美国政权交替混乱这么“好”的时机,中国都不对台动武,显示中国没有足够的能力与信心攻打、占领和统治台湾。

中国的战略盘算是什么?

松田说,短期来看,中国趁着美国政权交接前所未有的混乱情况下,中国没有选择对台动武,而中国选择对香港大抓捕,并和欧盟达成中欧经贸协定。尤其中欧达成协定意味中国认为打经济牌还是有效,经济牌有时能给点好处,有时能制裁对方,就像中国制裁澳大利亚那样。

中长期来看,习近平1月11日重提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点,强调“时与势在我们一边”。松田指出,中国的宣传跟真实想法有时要分开来想,中国的宣传是迈向更加发展、实现中国梦的方向发展,但真实的想法不一定,中国的挑战很大,人口老化的问题,疫情的压力,虽然中国经济正成长,但与过去相比仍低,太多私营民营企业破产影响就业,习近平面对的问题是极大的,脱贫、实现全面小康以口头宣布达成,实际不是这么简单。习近平说“时与势在我们一边”一方面是宣传,一方面是中国短期内还是有办法,欧洲即使对中国有这么多意见,但是仍趁美国权力交接时与中国达成协议,显示中国的经济牌仍然很有用。

习近平盘算抢先美国加入CPTPP

此外,松田认为习近平表示希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意图是认真的,中国往这目标推动。但是CPTPP的11个成员国不一定都无条件欢迎中国。中国在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时保留很多问题,中国并没有全面开放,有些条款涉及中国科技核心利益,中国不敢开放。中国认为通过谈判能得到日方和其他国家的妥协,因为中国经济太有魅力。但日方希望中国改变,现在的情况是两边都还在摸索,日本要先了解拜登政府的想法,所以不至于和中国开始谈判。松田强调中国想加入CPTPP的想法是认真的,因为只要先加入,就有否决权。若中国先加入,中国可以阻挡美国和台湾加入,所以中国要抢先加入。如果美国先加入,可以挡中国。若台湾先进来也可以挡中国,但由于台湾禁止进口日本福岛等五县的食品,暂时无法参与CPTPP的谈判,拜登也不会马上回到CPTPP,这对中国来说是很好的机会,中国认为只要开始谈判就是好事,这是习近平的算盘。中国商务部1月21日重申,中国愿与更多贸易伙伴商签自贸协定,包括积极考虑加入CPTPP。

至于日本将如何应对中国和拜登上台后的新局?日前日本政府解密外交文书,文件电报显示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日本主张不强硬制裁中国,如今30年后,日本如何应对中国?

松田说,这30年国际环境和中国的变化是巨大的,不能以现在的眼光来看30年前日本政府的政策。30年前中苏对立还未完全结束,日本也很难接受中国陷入混乱回到文革。日本希望以邓小平为首的改革派发展势力,而且当时中国国力不强,老布什的想法也一样,日本也是摸到美国的底,所以对中采取保留的态度,不像欧洲那样强硬制裁。松田说他可以理解日本当时的决策,但是他不能理解当时的日本对中国没有其他避险的战略性思维。后来中国变成霸权主义,向他国施压,中美关系极度恶化,日本政府当时没有避险政策。现在日本经历了2012年尖阁群岛(中国称钓鱼岛)的问题,中国对日本实施非常有敌意的政策,中国去年全面性进行战狼外交。所以,虽然日本正在加强日中关系,但是现在日本不太可能像30年前毫无保留的维护中国,只是比较担心日本政府如今是否有备选方案,有没有战略性的避险政策。

松田康博:日本抽到鬼 东京奥运遇到疫情太倒楣了

日本东京奥运遇上疫情,政府债台高筑,可能导致政治危机。学者认为日本对美对中的外交力量可能降低。(法新社)
日本东京奥运遇上疫情,政府债台高筑,可能导致政治危机。学者认为日本对美对中的外交力量可能降低。(法新社)

松田康博谈到日本的国内问题表示,现在日本疫情爆发的趋势还没有降下来,奥运是否再次延期或停办,这个问题太大。松田说:“日本抽到了鬼,太倒楣了,运气非常不好。”日本为了奥运兴建大量场馆设施和选手村,这些选手村的屋主苦等奥运办完后出售楼房,要等一年,不能再等。如果停办奥运,日本政府和民间为奥运付出的代价,全部会变成负资产,日本的损失非常大,已经付出了好几千亿日圆。所有的准备全部都会泡汤,房地产负债很严重,再等一年都不可能,为了因应疫情导致的经济困难,政府发放巨额津贴,发行国债已经没有上限,政府编列的临时预算跟一年常规的预算相当,等于是一年编两次预算,都是债务,很可怕,“这可能导致政治危机”。

今年是日本的选举年,九月是自民党总裁选举,十月是众议院选举,菅义伟首相的压力太大,日本对美对中的外交力量可能降低。松田说中国看到了日本的情况,中国认为若习近平能访日,是对菅义伟加分,但从日本角度来看正好相反,日本认为习近平访日会对菅义伟扣分,因为在东海中国的敌对行为不断,习近平的形象在全世界都很不好,中国人权问题这么糟,若习近平访日一定会有反对人士去呛声。日本若要欢迎习近平,必须先克服疫情,经济也要有起色,而中国也要搞好对外关系,尤其是改善对美关系,日中之间才能有好的话题,中国本身也要做更多的努力。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