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中国是默许缅甸军方发动政变的影武者?

2021-02-19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中国是默许缅甸军方发动政变的影武者? 缅甸民众上街抗议,要求释放昂山素季,要求军方永远退出政治。(路透)
Photo: RFA

由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2月18日举行电话会议,四国外长达成共识,一致认为缅甸必须迅速回归民主。这是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上任以来的首次四方安全对话会议。美国、英国、加拿大已对缅甸军方实施制裁。

缅甸军方2月1日对民选政府发动政变,逮捕国务资政、缅甸实质领导人昂山素季与她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多名领袖,包括一名澳大利亚籍的昂山素季经济顾问,遭拘捕人数至少500人。

缅甸民众爆发抗议要求释放他们的“素妈妈”(Mother Suu) 。缅甸军方多次断网更加引起民众不满。各种中国协助缅甸军方管控网络的传闻在缅甸引爆反中情绪。缅甸也成为美中大国外交角力的新战场。

走上街头抗议的缅甸民众包括网红、艺人等各界不同领域,其中许多是年轻人。(路透)
走上街头抗议的缅甸民众包括网红、艺人等各界不同领域,其中许多是年轻人。(路透)

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新南向与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陈建甫说,中国在经济、军事和外交上,对缅甸有一定影响力。大多数东南亚国家是经济依赖中国,军事依赖美国。然而,缅甸是东南亚国家中,唯一大量使用中国制造的飞机、坦克与军备武器的国家,所以中国的军事影响力在缅甸向来很大。陈建甫说:“中国在这场缅甸军事政变中,扮演默许军方发动政变的影武者。如果中国不愿默许,缅甸军事首领也不会发动政变。”他说这是去年底缅甸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选举惨输之后做的最后一搏。在去年11月选举后军方就指称选举不公,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并没有化解军方指控,军方选在二月一日,联邦议会开议前,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政变,也把中选会的主席软禁。这个时间点也是在美国新总统拜登刚上台,外交事务青黄不接,而中国可能也在此时试探美国的反应。

陈建甫说,中国向来认为缅甸是它的经济势力范围,缅甸曾被西方制裁 禁运,这十年对外开放才有新加坡、日本,甚至美国等全球各国资金进入。对缅甸来说,仍需中国资金,因为大部分国家的投资以仰光等大城市为主,特别是投资近十年蓬勃发展的观光产业,还有天然气,但是庞大的基础建设还是靠中国。

他说缅甸因为长期被国际孤立,在民主化之前是军方宰制一切,缅甸军方有很高社会地位,社会菁英会去读军校,缅甸有尚武精神,向来是强调武力的国家,缅甸过去是东南亚强大的军事国家,军人社会地位高,从可以参与修宪,掌握议会四分之一席位都可以看出军方的势力。缅甸这十年对外开放发展期间,军方如影武者,利用昂山素季吸引外资,现在发现昂山素季影响力衰退,军方直接取代。

中国官媒与缅甸军方口径一致 避提“政变”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逮捕国务资政、缅甸实质领导人昂山素季与她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多名领袖。(路透)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逮捕国务资政、缅甸实质领导人昂山素季与她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NLD)多名领袖。(路透)

缅甸军方不提“政变”,强调是“政权转换”,中国官媒新华社和缅甸军方口径一致,不提政变,而是说“改组”。陈建甫说,全世界大概就只有中国认为这是政治改革过程,不是军事政变。他注意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与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陈建甫认为,中国外交部如此表态意味中国默许现在的状况,没有谴责军方,也没有要求军方释放昂山素季。陈建甫认为,缅甸军方似乎在学习泰国的巴育将军,巴育也是透过这样的方式永久执政。缅甸回复到过去,走向回头路。

他说,去年习近平唯一的国事访问就是去缅甸,今年初王毅访问缅甸时,缅甸军方已提出选举舞弊的指控,王毅此行见了昂山素季,也见了此次政变的国防军总司令敏昂来(Min Aung Hlaing),王毅是否已得知政变消息,不得而知。

由于缅甸经济依赖中国,陈建甫认为,不管谁掌权,在军政府治下,中缅之前签订的中缅经济走廊和皎漂港等项目应该仍会持续。如果此时西方资金和势力撤出缅甸,缅甸恐怕又将回到过去,回到过去独裁专制的社会,就会更依赖中国。现在要观察缅甸的年轻世代会不会像泰国和香港一样,挺身出来对抗军事强人。陈建甫对此表示悲观,因为他认为目前的反抗运动大部分集中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农村民众可能不会反抗,媒体报道走上街头的年轻世代大多在都会区。

缅甸军方与中国关系微妙 政变使中国受挑战

缅甸民众爆发大规模抗议和不合作运动,缅甸北部克钦邦已传出军警用武力对付和平抗议民众。(路透)
缅甸民众爆发大规模抗议和不合作运动,缅甸北部克钦邦已传出军警用武力对付和平抗议民众。(路透)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表示,缅甸军方政变让中国在东南亚的角色受到一定挑战,昂山素季在位期间,中国在缅甸签订很多投资,包括石油运输管道、海港项目等。然而中国未必跟军方关系那么好,前两年中缅边界地方武装势力跟军方发生冲突,军方指控中国支持地方武装势力,军方还曾经误炸到云南境内,所以中国跟缅甸军方关系有些微妙。另也有消息指出缅甸军方想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而转向俄国购买武器。所以中国现在应该也在了解情况,看如何跟缅甸军政府去建立关系。

至于昂山素季访问中国多次,被认为亲中,庄嘉颖认为昂山素季视中国能为缅甸带来经济发展机会,因此与中国建立更密切关系,也因为在罗兴亚民族清洗事件后,欧美甚至亚洲国家很难跟缅甸有更多合作,昂山素季顾虑地方经济发展,需放软身段,是否一定跟中国关系很好,很难讲,至少她在位时,中国是比较好的合作伙伴的选择,或者是比较可能的选择。

而相较于西方国家表态谴责军方,庄嘉颖说,东南亚各国态度保留,进退两难,特别是与缅甸关系密切的新加坡。新加坡是缅甸最大的投资者,新加坡投资缅甸的电信、食品食材、石油能源等,在某一个程度上新加坡可能对缅甸有一定的影响能力,许多投资也跟军方有关,所以新加坡处理缅甸事务比较小心,担心投资受威胁。

庄嘉颖说,新加坡和缅甸的密切关系,让新加坡面对军方政变谨慎表态。从两份联合国文件可以看出,一份文件指出一家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帮缅甸向北朝鲜买武器,违反联合国禁令,此案调查结果尚未出炉,但已让夹在其中的新加坡很为难。另一份联合国文件指出有新加坡公司跟缅甸的商业往来中,疑似帮缅甸国防军高层在新加坡洗钱。此外,很多缅甸军方高层到新加坡就医,这关系一直存在。还有一家新加坡企业为缅甸警察提供网络安全服务和配备。

庄嘉颖说,马来西亚也和缅甸关系密切。马来西亚有大约五十几万缅甸移工,还有十一二万的缅甸难民。至于其他东南亚国家虽然与缅甸关系不如星马密切,但因顾虑缅甸在采共识决的东盟(ASEAN)中拥有否决权,也谨慎应对军方政变,不想与缅甸闹僵。在这美中角力的新战场,东盟国家谨慎观望,避免卷入角力中。

阴谋论流传 缅甸民众责难中国

缅甸军方去年11月选举后指称选举不公,今年二月一日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政变。(路透)
缅甸军方去年11月选举后指称选举不公,今年二月一日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政变。(路透)

近几年在缅甸工作的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副教授张耀中也认为中国跟缅甸军方的关系其实并不是那么好,很多阴谋论指控缅甸军方在中国煽动之下政变,这些都是猜测,还没有证据。不过最近在一些讨论中,民众认为从昆明飞到缅甸的中国航班,载运的物资是运送协助缅甸军方管控网络的设备,中国商务部澄清是运送海鲜,但航空货运上的木箱难以让人信服。另外还有网络流传中国解放军协助缅甸军方进行镇压,民众倾向相信这些传闻,因此,如果缅甸断网,或军政府实行网络监控,中国会被缅甸人民作为责难对象。

张耀中专精网路犯罪、信息战等议题,在2016到2019年间受澳大利亚政府资助,在缅甸协助缅甸政府推动网络信息安全教育、建置网络安全、防范网络犯罪等工作,也熟悉当地外交圈。他指出更需要关注这个政变对缅甸和印太造成什么影响,现在已看到缅甸民众的不合作运动,和香港反送中运动初期的公民运动有一些雷同,缅甸的公民抗议运动没有组织,没有人带头,无大台,各地遍地开花,各省各区,不同行业都有自发性的不合作运动,让军方很头痛。接下来要观察这些不合作运动,会不会像香港一样,让军警有借口镇压。而和香港反送中运动不同的是,香港中英文语言普及,缅甸语言文字隔阂,使信息传递不像反送中运动般即时,而假消息在缅甸又一直是很大的问题。另外,缅甸网络如果持续断网,会使民众对军方加大反感,未来如果军方更强力控制言论审查,更会造成军民对立。

张耀中指出可从几点关注缅甸局势。

一是关注昂山素季状况,听说开始绝食抗议,如果她的状况不好,可能对缅甸民众抗议的发展会有影响。

二是看网络安全相关法规,军方重新介绍的一部法律强调网络监控,类似于中国网络审查的概念,如果这个法律通过,会阻挡缅甸民众对外求助,被逮捕人数可能增加,产生寒蝉效应。

三是看国际对军政府有多少支持,是否有国家愿意支持这个新成立的政府,这对于缅甸军方政变是否成功有很大影响。

缅甸Z世代走上街头 要求军方退出政治

缅甸夜夜实施宵禁,并多次断网,若军方更强力控制言论审查,预料 将更造成军民对立。(路透)
缅甸夜夜实施宵禁,并多次断网,若军方更强力控制言论审查,预料 将更造成军民对立。(路透)


关于缅甸街头的抗议,在缅甸时报工作两年的台湾籍记者刘忠恩高度关注,他说,军政府现在每晚八点到清晨四点实施宵禁,抗议民众八点散去,白天再出来。因为没有主办单位,警方也没有统计人数,从网络上流传的照片估计应该有上万人,其中有大量年轻人,很多在18到20几岁之间,他们要求释放昂山素季,要求军方永远退出政治。

走上街头的缅甸民众被称为缅甸的Z世代,包括网红、艺人等各界不同领域,大多以和平、有趣而有创意的方式表达诉求,不正面和军警冲突。刘忠恩看到有些人以小型交响乐团的形式吹奏乐器,有些人用诙谐图画在街头涂鸦,有年轻人举的标语上写着:“我的梦想比军方总司令的身高还要高”。

刘忠恩说,很多年轻人表示这是他们必须要完成的革命,很多人暂停学业和工作去加入示威抗议和罢工,不合作运动主要是罢工和抗议,罢工已经对军方造成影响,因为军方仍需依赖政府部门运作,例如这几天铁路局、医院、政府部门、电力局,和小乡镇的部门罢工等不合作运动初步效果显现,已使军方感受到压力。

各种传言使得缅甸民众的反中情绪高涨,许多抗议群众聚集在中国使馆前。刘忠恩说其实早在军方政变之前,缅甸人民对中国已经没有好感,密松水坝就是一个例子。中国十年前计划在缅甸的母亲河伊洛瓦底江盖密松水坝,这计划恐导致数千人流离失所,引起当地的克钦邦人反抗。根据当时建水坝的协议,大坝产生的90%电力将回到中国,缅甸政府将得到密松水电站10%的股份,但水电站运行20年后才能看到投资回报。民众认为中国政府压榨缅甸,爆发大规模抗议,使缅甸政府暂停建坝的协议。此外,因为中国政府支持民族武装组织,缅甸民众认为这使缅甸无法得到民族和解。

撰稿:陈美华 责编:许书婷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