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拜登记者会强调价值观 汪浩:应从实力与中国斗争

2021-03-26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拜登记者会强调价值观 汪浩:应从实力与中国斗争 美中会晤后的形势变化,考验拜登的外交团队。
(RFA制图)

美国总统拜登25日举行上任后首次记者会,他说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但坚持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拜登说:“习近平骨子里没有民主,但他非常聪明。他是像普京这样的人,认为独裁是未来的潮流,并且(民主)不能在一个日益复杂的世界中发挥作用。”拜登说将重建美国与盟国合作,特别是美日澳印的四国合作,迫使中国在涉及南海、台湾等方面遵守国际规则。在对华政策上坚持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在涉及维吾尔少数民族、香港以及中国国内的侵权问题上,坚持立场。拜登还说,中国追求富强,想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他不反对中国追求这个目标,但他强调“在我的看管下,这不会发生,因为美国将继续增长。”

专研国际政经情势的著名时事评论员汪浩认为拜登降低了特朗普将美中冲突聚焦于地缘政治的冲突,拜登强调价值观的冲突。汪浩认为,美中对抗、或西方跟中国对抗,确实是价值观对抗。但是对于中共这个专制政权,只是做这方面的批评和指出价值观争议,不完全能解决问题。“因为中共是迷信实力的政权,很大程度上还是要通过实力跟他竞争,跟他斗争,无论从地缘政治角度,还是从经济贸易的角度,还是从科技战的角度,最终还是要通过实力,这方面特朗普比较强调用实力斗争。”关税战和科技制裁是中国最关心的问题,也是美国最有力的武器。拜登政府对于这方面的政策应该还在审视评估。

拜登上台后采取一连串多边外交,拜登25号还参与了欧洲领导人视讯峰会,对 此汪浩表示,拜登以国际多边主义对抗中国,多国联盟比单打独斗好,要观察的是盟友与美国到底能走多远? 盟友会不会限制美国冲太快? 顾及盟友意见会不会让拜登对中软弱态度找到借口,拜登外交对中国压力的实际效果仍需观察一段时间。不过,汪浩说,从现在的国际舆论来看,中国战狼外交全面出击跟全世界对抗,欧美民意对中共厌恶的观感变化很明显。

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日前在《彭博社》撰文,以“狐狸与刺猬”形容美、中,指美国如“狐狸”,外交目标广泛分散,北京如同“刺猬”只专注干一件大事就是统一台湾,“得台湾者得天下”,不得不慎。

对此汪浩有不同的看法,汪浩认为这个类比或许可以用在50年前基辛格第一次访中时的美中关系,但现在情势不同。就像拜登在记者会上说中国想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富强的国家,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中国要成为全球霸权的目标和心态,使中国已不再只是专注于单一目标的刺猬,中国现在的目标是要成为世界领导者,中国在所有议题上都跟西方或欧美国家发生争议。汪浩说:“我觉得用战狼外交,或疯狗外交来定义中国外交可能更确切,而不是刺猬外交。”

汪浩指出另一个重点是,无论是50年前的周恩来,还是今天的习近平,中共真正最在意的不是统一台湾,而是保卫政权独裁体制。台湾对中共的威胁不是民族主义的国家统一问题或地缘政治第一岛链的国家安全问题,更重要的是台湾在华人世界提供一个不同于共产党,可以替代共产制度的一个模式,无论是以前的蒋介石反共政府,或者如今的民主体制,台湾都向中国人民提供了不同的选择,不同于共产主义的另一种可能性。汪浩说:“台湾在自由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的成功,对中共是非常大的威胁。”因为台湾已在华人世界成功实践民主,中共不能再说自由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人。

美国在亚太处于守势 中国攻势

拜登3月25日召开上任后首场记者会,他说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但坚持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路透)
拜登3月25日召开上任后首场记者会,他说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但坚持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路透)

习近平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以及“东升西降”已成趋势的论调,都显示中国挑战美国地位的企图。台湾智库谘询委员张国城认为从杨洁篪在美中会晤时的发言,显示中国认为美中实力对比已有根本改变,中共认为当前的局势到了对中国有利的态势,才会如此嚣张。张国城说美国过去四年在亚太的军事力量没有大幅增加,加上中国认为已在疫情上取得胜利。美国在亚太可以说是处于守势,中国处于攻势。中国加入了RCEP,军事力量扩张,在南海岛礁上建造基地,美国能否守得住,对拜登是很大挑战。特朗普的对中强硬政策效果有限,美中贸易赤字还是创高,中国因此认为美国只是纸老虎。

张国城说美国过去四年在世界组织的影响力降到新低点,美国重新入群发挥影响力迫在眉睫。美国要赶快从战略守势,摆脱被动局面,应赶快大幅增强军力部署,中国在亚太已足以对美国形成相当严重的挑战,美国在亚洲绝对称霸的局面已经过去,美国应赶紧支援并武装盟友,赶紧重建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尽管国际组织很多已被中国把持,但美国不能退出,必须积极迎战,退群只有让中国攻城略地,就看拜登如何强化外交团队,好好跟中国见个高下。

张国城强调美国必须强化亚太力量、强化盟友,在国际组织发挥影响力,甚至在亚洲建立新的国际组织。美国应理解亚太是重中之重,如果中国在亚太占先机,美国就无法维持世界超强,若台湾被中共武统,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会遭侵蚀,各国将不再认同美国是有力的捍卫和平的巨人,美国将失去自二战后获得和平自由民主的十字军形象,因此,亚太和平关切着美国全球的信誉,美国自二战以来积累下来的荣光形象,在中国的挑战下能不能持续下去,将见分晓。

张国城说,美国如果退缩或者让中国占上风,这会比希特勒占领欧洲还严重,因为希特勒犯傻,去攻打苏联,如果不打苏联,可能继续盘踞欧洲。中国没有浪费军力主动攻击其他国家,而是在它的范围用经济力量和外交去扩展它的霸权,这其实很难对付。而且中国以其庞大人口作为基底来发展经济,希特勒的人口比起美英苏都没有如今中国人口的优势。

张国城指出最大问题是中共无视外界的批评,它的战狼外交固然令人厌恶,但还没有到全面为敌的地步,不到开战的程度。中国在重大决策上不犯傻,不像苏联以前又去非洲支援安哥拉,又去支援古巴,又在欧洲跟北约为敌,本身的经济又是僵固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中国不这样,它跟世界各国有庞大贸易来往,各国很难封锁中国,或者不理会中国。这是中国的战略优势,值得忧虑。中共积累经济力量,让各国必须跟他打交道。中共也知道大家不喜欢他,但中共认为“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你们必须重视我,跟我打交道,甚至需要我。”其实世界上没有人愿意采用中共的体制,中共清楚意识这点,它也不在乎战狼外交令全球厌恶。

张国城指出中国崛起对全世界威胁的形势很险峻,“让它坐大太久了!”中国从没有航母到拥有两艘航母,然而老布什时代卖给台湾150架F-16A.B,一直到前年美国才卖给台湾66架F-16V。这么多年来中国的空军力量增长数倍,难道美国看不到吗? 美国应该更重视台湾,“你愈重视台湾,就减少你自己需要流的血。”

他认为美国对台湾做得实在不够,美国为了防范朝鲜,准备的程度远比应付中国的威胁多,而朝鲜的国力远不如中国。张国城认为特别是疫情给了中共非常高涨的自信,中共认为共产党的体制能控制疫情,给了中共无以伦比的信心,反之疫情对欧美的影响还没有结束。

美国回来了 盟友重新站队

学者指出,习近平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以及“东升西降”已成趋势的论调,都显示中国挑战美国地位的企图。(路透)
学者指出,习近平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以及“东升西降”已成趋势的论调,都显示中国挑战美国地位的企图。(路透)

对于拜登上任后的整体外交战略,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教授卢业中认为充分突显重要的关键就是盟友的角色,从3月3日发布国家安全战略纲领,3月12日拜登参与四方对话,到布林肯出访亚洲欧洲,美国防长奥斯汀访日韩印度,一系列外交突显的重要意义是“美国回来了!”这在多边外交上是非常正面的实践。拜登要跟中国在篮球场上依规则和队友一起竞争,传达出明确信息,相较于特朗普跟中方的比赛一开始在球场,但后来不再守规则,队友也不重要,拜登是回到赛场,依照规则强调与盟友团队合作。特朗普执政时固然给中国强大压力,但跟盟友疏离,中方都能各个击破、见缝插针,拜登上台后直接施压中国,所以现在的形势是,美国回来了,盟友重新站队!

拜登联合盟友对中施压起到作用,五眼联盟对新疆官员实施制裁,欧盟也祭出制裁,是天安门事件后首度对中国侵害人权提出制裁,同时欧洲议会取消审议中欧投资协定。

台湾欧盟中心执行长郑家庆表示,欧盟采务实做法,不轻易将人权和经贸议题挂钩。他说欧盟执委会副主席在二月底就对欧洲议会指出,欧盟有独立的新机制处理人权议题,这是欧盟在2020年12月通过的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EU Global Human Rights Sanctions Regime),惩罚严重侵犯人权的非欧盟国家人员。欧盟执委会试图借此说服欧洲议会不要将人权议题和中欧投资协定挂钩,强调欧盟不会因为中欧协定而对人权问题开后门。但是,此时执委会要说服议员和会员国并不容易,因为欧洲对中国的互信不足,认为中国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不确定中国是否能落实协定的条约内容。议会对于中欧投资协定倾向批判性,面对中国的人权议题,不可能轻易同意中欧协定。

俄罗斯观虎斗 中俄联盟同床异梦

拜登积极进行多边外交,突显“美国回来了”,盟友重新站队。(路透)
拜登积极进行多边外交,突显“美国回来了”,盟友重新站队。(路透)

面对拜登在亚欧联合盟友的动作,中国也积极拉拢盟国,美中会晤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随即访中,发表中俄联合声明强调合作。中俄携手能否对抗拜登的多边外交?

张国城认为俄罗斯不可能为了中国与美国为敌,对于中美都关切的南海和台海议题,俄罗斯没有重要利益,所以俄罗斯是坐山观虎斗,跟中国联合是个姿态,中俄同盟只是同床异梦、各取所需,中国此时需要俄罗斯与中国站队,俄罗斯要的是实质利益。若俄罗斯在亚洲帮助中国,美国可以在欧洲透过北约与俄为敌,欧洲才是俄罗斯的利益核心所在,美国在欧洲有北约,要跟俄罗斯对抗并不难。中国在亚洲所关切的,对俄来说并不是重要利益。

也有评论指出中俄的军力或许能压过美国,卢业中表示,这取决于两个条件,如果中俄真的要跟美国发生军事冲突,战场在那里? 这对其优势能否发挥有决定性影响。二是中俄一直有边界问题,双方一直无法结成团结一致的反美联盟。拜登上台后,美俄关系很差,拜登严肃应对中俄的挑战,也突显欧洲对美国来说更形重要。卢业中认为,以资源和领导能力,中俄都不是拜登政府的对手,中俄在军事上合作的可能性并不是太高,但可能加强军事演习作为宣示。

美中还不至于敌意螺旋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学者指出台湾实践民主,在华人世界提供一个可以替代共产制度的一个模式,不同于共产主义的另一种可能性,对中共是非常大的威胁。(法新社)
学者指出台湾实践民主,在华人世界提供一个可以替代共产制度的一个模式,不同于共产主义的另一种可能性,对中共是非常大的威胁。(法新社)

卢业中说,虽然杨洁篪在美中会晤的谈话出格,但是杨洁篪在谈话的中后段提到习近平与拜登的春节通话,显示习近平还是希望美中管控分歧,促进合作,意思是“吵架就到我(杨洁篪)这里为止,老板还是希望跟大家妥善管理分歧,留了双方继续对话的伏笔。美中会谈后,虽然美中关系确实很难恢复到中国所期待的奥巴马时期,但也不至于到敌意螺旋,要兵戎相见的地步。”

卢业中指出最近美国内部有几个变化,例如有民调数字显示,将中国视为生存威胁的比例,从特朗普时期的14%,到拜登上台后上升到20%,这将是拜登后续跟中国交往的因素。此外,最近外交事务期刊Foreign Affaris一些文章显示,华盛顿外交政策圈体认对中的交往和互动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应区分议题,从小处合作。因此美中后续的互动,华盛顿应该会强调有可行性的再来进行。不同于过往奥巴马政府先接受中方建立的大原则后再来谈,现在拜登的新模式是不谈大原则,针对小议题着手。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