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大选 总统佐科刻意避免与华人沾边

2019-04-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竞选连任,与日本合作的雅加达地铁通车成为政绩,与中国合作的雅万高铁却延宕。 (AFP)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竞选连任,与日本合作的雅加达地铁通车成为政绩,与中国合作的雅万高铁却延宕。 (AFP)

印度尼西亚4月17号总统大选,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竞选连任,他的竞争者是反对党的普拉博沃.苏比安托。最近亚洲几个国家的选举,对北京的态度成为选举议题。佐科和普拉博沃针对中国的经贸政策相互攻防,最明显的例子是雅万高铁,原订2019年初完工的雅万高铁,如今只动工了10%,成为反对党普拉博沃攻击佐科的议题。

台湾的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研究中心 (简称:东盟研究中心) 主任 徐遵慈说,其实早在2008年日本就向印度尼西亚提出建高铁的计划,2009年提出可行性研究。但是佐科当选后倾向接受中国的方案,2015年日本和中国竞标,由中国得标,成为「一带一路」的重点工程。她说,当时中国有三个因素胜出,一是中国承诺三年可完工,二是日本要求印度尼西亚政府做担保,印度尼西亚政府不同意,三是中国的造价比日本低。不过方案定下后,因为征地进度缓慢,导致工程延宕。

徐遵慈说,2018年年中,佐科政府本来还计划与中国协商将高铁路线延长作为选举政绩,但因要追加预算而作罢。去年下半年之后,各国批评「一带一路」的声浪兴起,特别是今年初马来西亚要求与中国重新谈判东海岸铁路项目,都让佐科在选战中小心翼翼,极力避免谈及与中国合作的雅万高铁。

不过,雅万高铁工程受阻,印度尼西亚与日本合作的雅加达地铁则顺利于2019年三月 营运。徐遵慈说,佐科也藉此向选民证明,他的政策并不完全亲中。

中国因素在印度尼西亚大选中并不是主要影响选情的因素,但竞选期间不断有中国的议题出现,反对党要求执政党重新检视与中国的关系或投资项目。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为了赢得选票,刻意避免与华人沾边,避免被认为亲中。

台湾正修科技大学教授戴万平说,佐科上次选举被贴上亲近华人与亲中的标签,差点输掉大选,这次选举他刻意避免和华人走得太近。戴万平说,印度尼西亚华人向来是敏感议题,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不同,印度尼西亚的主流政策中没有太多华人或中国因素。印度尼西亚穆斯林认为华人贪污腐败,也认为华人心向中国,不认同印度尼西亚。再者,印度尼西亚穆斯林本来就不认同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特别是近年中国的新疆政策引起印度尼西亚穆斯林反感。

戴万平说,印度尼西亚极需基础建设,欢迎所有能投入基础建设的外资,例如韩日对印度尼西亚有大量投资,印度尼西亚并不像其他东南亚国家仅单一依赖中国,这也使得印度尼西亚在外交上拥有较大的自主权。

中国长期以来深入经营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强调中国与东盟是「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执行长杨昊说,中国希望东南亚变成它的势力范围以及和平崛起的腹地。

但是,他说,近年东南亚国家选举时,频频出现挑战的政党要求检讨执政党亲中政策的现象。像是佐科引进大量包括中资的外资,推进印度尼西亚成为海上大国,反对党普拉博沃要求检讨佐科的对中经贸政策。而在刚结束的泰国大选,新成立的未来前进党党魁在竞选时也提到要重新检视泰国对中国的政策。又例如菲律宾即将在五月进行大选,总统杜特尔特虽然亲中,但在南海议题上采取民族主义的路线,要让人民知道他并不是完全亲中,在主权上是寸步不让的。杨昊说,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选举关键时刻都刻意与中国保持距离,不过一旦选完之后,经贸政策可能又是模糊的态度。

杨昊说,其实不只东南亚,美国和台湾在选举时,对中国的政策也都被提出检视,关键在于中国崛起带来正面和负面影响和冲击,正面是带动投资,负面的例子像是中国移民,例如在越南就有移工在工程项目完成后留在当地变成黑户的情形,冲击社会,扰动在地秩序,引起当地民众反抗,民众不一定是反抗中国,而是反抗当地政府或亲中网络,特别因为东南亚是北京向外推展「一带一路」的样板或示范区,这种现象在东南亚持续出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