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拜登派友人访台 希望台美维持二轨运作

2021-04-16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拜登派友人访台 希望台美维持二轨运作 拜登派了好友杜德、阿米蒂奇和斯坦伯格访问台湾,其中的共和党人阿米蒂奇与台湾关系特别密切。
(美联社)

“阿米蒂奇这个人有一点像侠客!”在李登辉总统时期参与美日台情报工作的“明德小组”成员、退役将领杨六生这样形容阿米蒂奇。他说:“阿米蒂奇从感情和理念上都对台湾非常关切。而且从1996年到现在,台湾的所有对美国和对日本的外交、军备的来往,都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美国前联邦参议员克里斯多夫·杜德(Christopher Dodd)和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詹姆斯·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组成的非官方代表团14日至16日应美国总统拜登的请托,访问台湾,重申美国对美台伙伴关系的承诺。

“侠客”阿米蒂奇 建构美日台情报网

这位退役情报将领说: “美日台的明德小组,阿米蒂奇是发起者,而且是主导者,替美日台在危机时,找到非常有效迅速的沟通及处理管道,这是他对美日台关系的重要贡献。”

“明德小组”是李登辉时期最重要的安全及外交设置,执行台湾对美国和对日本的情报工作,小组成员们在1996至2000年间曾见面数十次,也因此结识阿米蒂奇。开会期间他们经常早上一起健身,开会一整天之后,晚上联谊继续商谈。

阿米蒂奇在美国政军界是传奇人物

阿米蒂奇的人格特质有侠客特质,在美国政界和军界是个传奇人物。(路透)
阿米蒂奇的人格特质有侠客特质,在美国政界和军界是个传奇人物。(路透)


关于阿米蒂奇的人格特质有个传奇事迹凸显阿米蒂奇的侠客特质,他毕业于美国海军官校,做过情报员,也在军舰上服务过。越战时有件事令人相当佩服,就是1974年美军撤退时,越南话说得不错的阿米蒂奇告诉为他工作的越南人,带着工作伙伴们到海上一个集结点会合,阿米蒂奇本来以为只有几家人,结果竟有上百艘各类大小船只一共三千多人出现在集合点。当时阿米蒂奇只有一艘驱逐舰没办法载这么多人,后来是把上百艘船集结为一个方块,将三千多人全部带到一千英哩之外的菲律宾苏比克湾,再凭藉他的人脉,妥善安置他们,此事被视为传奇。这件事也为美军撤退遭批评的声浪中,争取了一些面子。阿米蒂奇的人格特质非常特殊,热心、愿意协助人,他有个大家庭,领养了八个不同国籍的孩子,在美国政界和军界是个传奇人物,他在美国政坛上人缘不错。也因为打过越战,他对共产党的认识很深刻。

阿米蒂奇长期在美国负责东亚和中东事务,在海湾战争时,是负责对波斯湾国家特别沟通和谈判的密使。他长期耕耘的人脉非常丰富,2001年3月出任小布什总统的副国务卿。

阿米蒂奇和台湾紧密互动始于“明德小组”

阿米蒂奇(前排左三)从感情和理念上都对台湾非常关切。从1996年到现在,台湾的所有对美国和对日本的外交、军备的来往,都跟他脱离不了关系。(美联社)
阿米蒂奇(前排左三)从感情和理念上都对台湾非常关切。从1996年到现在,台湾的所有对美国和对日本的外交、军备的来往,都跟他脱离不了关系。(美联社)

阿米蒂奇跟台湾开始有紧密的关系始于1996年,他建构了美日台三方的二轨外交和国防管道“明德小组”。“明德小组”不只是情报网,它是实质解决问题的工作小组,有重要事情随时开会,如果需要美国现职官员参与就在美国开会,如果需要日本现职官员就在日本开会,“这个构想出自于阿米蒂奇”,得到日本前内阁总理大臣桥本龙太郎,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支持,也获得美国当时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的支持,派了当时的副助理部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来参加。由于台美官方正式的外交工作有诸多限制,“明德小组”这个二轨管道最重要的是能在任何时候出现状况时,可以第一时间反映到最高层,非常有效地解决危机。

1996年台海危机时,时任中国国务院外事办主任刘华秋赴美国谈判,隔一星期后,台湾的国安相关成员也赴美,美方安排住同一旅馆,同等待遇,商量讨论美方如何协助。

此外,阿米蒂奇协助台湾建构外交策略,他在各种会议上,提供台湾对付中共的外交策略以及对美工作的想法,例如他提过台湾对美工作必须联合日本一起行动才能有效。由于基辛格的人马在1970年代到2000年左右,盘据白宫和国务院,台湾前外交部长钱复提过,前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白乐崎曾说他没有办法协助台湾,因为美国政府所有重要位置都有基辛格的徒众。阿米蒂奇则是帮助台湾建构对美工作的重要策略。“他在理念和感情上跟台湾非常接近,尤其“明德小组”建立后,小组成员每年至少见面十次八次。”前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James Kelly)出任官职前曾说过,他赴台湾的次数已数不清,光是写报告就写了一星期。所以“明德小组”为美日台三方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而蔡英文总统加入明德小组后,也一直延续与美方的联系。

1996到2000年间,小组成员们在台湾、美国本土或夏威夷、日本,每个月碰面。而且阿米蒂奇都会针对日台外交国防上各种问题提供解决方案。阿米蒂奇曾经担任共和党大老鲍勃·多尔参议员(Robert Joseph "Bob" Dole)的助理,40年的耕耘,在华盛顿人脉很广,阿米蒂奇在美国政府不管在朝在野,都是台湾的好朋友,而他的影响力,对于台湾对美工作各层面都能起作用。

另一重点是,阿米蒂奇协助台湾争取希望购买的军备。2001年美国对台六项军购就是他大力推动的结果,当时美国政府答应了台湾提出的六项重要军备,其中包括至今未能获得的潜艇,这后来因台湾内部问题而没有买成。

阿米蒂奇在布什政府担任副国务卿时,非常用心地协助台湾在国际发声,譬如当时援助科索沃和阿富汗的难民时,美方协助台湾出资捐赠数百辆卡车,车上印有台湾标志。海湾战争后,台湾和马其顿建交,美国也出过力。阿米蒂奇一直积极协助台湾发声,提升国际能见度。总的来说,阿米蒂奇对于台湾的外交和军备、建军上有相当贡献,基于美国利益,也出于他个人的感情和理念。

拜登派友人访台 希望台美维持二轨运作

美日台的“明德小组”,阿米蒂奇是发起者、主导者,替美日台在危机时,找到非常有效迅速的沟通及处理管道。图为2019年他与蔡英文见面。(总统府提供)
美日台的“明德小组”,阿米蒂奇是发起者、主导者,替美日台在危机时,找到非常有效迅速的沟通及处理管道。图为2019年他与蔡英文见面。(总统府提供)

对于此次拜登派三位友台人士访台的意义,这位退役将领解读,是因为“美国不要触动一中原则,所以持续希望台美来往维持在二轨运作”。虽然国务院的行为准则说美台双方可以公开来往,但仍保留一中原则。美国官员不能参加台湾的国庆活动。以往台湾外馆办国庆酒会,在公开的酒会之外,会另外单独为美国友台官员办一场小型的非公开国庆酒会。“这次我觉得讲好听的就是拜登派好朋友来,讲不好听就是跟台湾来往可能还是维持二轨运作,但意义是这个二轨可达最高层,这相当于当时明德小组的运作,我相信这出于阿米蒂奇的设计。”

这种非官方的二轨机制维护了一中原则,让中共没话说。第二是派台湾的好朋友来台沟通,让台湾放心、有信心,透过这样的机制随时能解决问题,信息可传递到最高层。要台湾不要在乎面子,委屈一下讲实质关系即可,恢复“明德小组”类似的非官方二轨运作,虽然最高层不能公开来往,但随时可以关心,信息也可通达至最高层,这是他们访台的最主要原因,预判将来可能会建构美日台三方的二轨运作活动或组织。

杜德15日会见蔡英文时表示“拜登政府其实是个可靠且值得信赖的朋友”。他说有信心,拜登政府将协助台湾拓展国际空间,并支持台湾积极投入自我防卫。

不过,这位将领对于杜德一行人访台的看法“没有那么乐观”。因为第一拜登今年没有增加军费,第二拜登跟习近平在春节通话两小时,内容没有公开。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还没有发布,坎贝尔(Kurt Campbell)上任后没有发表正式谈话。各国都在等待拜登发布对中政策。如果美国一直保持沉默,相关国家的疑虑会更加深。

军售能否按台湾需求进行 是观察拜登的重要指标

阿米蒂奇多次访台,图为2011年他与马英九见面。(总统府提供)
阿米蒂奇多次访台,图为2011年他与马英九见面。(总统府提供)

此次杜德一行人访台,台湾能借此探询美国军售态度。在特朗普之前,美对台军售是每年谈一次,特朗普任内改为台湾随时提出需求则可以随时处理。现在中共军备大幅增加,更加大在台海演习和机舰扰台,向来就不扶植军工业的民主党,若不增加军费令人忧心,现在传出拜登还可能削减军费。例如台湾的F5军机用了四十年,每年都有飞行员失事,却无法汰换。军售方面能不能按照台湾需要的期程进行,才是观察拜登政府对台实质政策的重要指标。

另外,台湾吃了基辛格40年的苦头,美国未来谁是基辛格的继任者? 中共的代理人? 更担心的是美国若对中国做出让步,“台湾可能要开始辛苦了”,所以杜德访台“是福是祸,没有那么乐观。”美台交往的外交限制依然存在,加上美国金融界大力游说拜登政府与中国恢复来往。杜德访问团此行是要安抚台湾,但是“更担心,以后是否就只能二轨运作?”

美国要真正积极有所作为才能保障台海安全

阿米蒂奇与台湾开始有紧密的关系始于1996年台海危机。(路透)
阿米蒂奇与台湾开始有紧密的关系始于1996年台海危机。(路透)

日本首相菅义伟16日跟拜登会面,台海是否写入美日声明令人关注。如果美日声明提及日本周边有事包含台湾海峡,日美就能共同防卫台海,意即日本就可以出兵。不过,美日联合声明有没有将台海安全写入是一回事,即使写入,美国政府有没有真正采取行动,增加军备实力是另一回事,美国要真正积极有所作为才能保障台海安全。积极作为还包括未来美军访问台海的次数继续增加,对台的军售和训练是否增强? 台美军方高阶人员互访层级是否提升? 频率有无增加? 如果美日台即刻建立安保架构当然很好,但实质运作如何需要观察。美日之间有很多信息,台湾无法获知。像96年台海危机,美军派两个航母战斗群过来,美方不肯告知航母战斗群的具体位置,后来台湾利用特殊渠道才取得航母座标信息。美国的想法是“我帮你忙就好了,你不要担心,你听我的话就好了,你不要自作主张,不要啰唆,美国会保护你。可是美国内部有好几派人,有不同主张的人,如果真的出事,美军会不会真的立刻来?”即使特朗普都无法对台海安全做到战略清晰,所以台湾对于拜登三位友人访台的效果,要在许多方面多加观察。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