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若习近平无法镇住“反习派” 还得硬挨美国关税惩罚

2019-05-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与习近平(AP)
特朗普与习近平(AP)

美中贸易谈判触礁,互相加征关税。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禁止企业采购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电信设备的行政令,剑指华为,美中对抗升级。接下来就看特朗普是否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六月底的20国集团领袖峰会见面,双方谈判能不能有所进展。

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明居正认为应从中国内政的角度来看美中贸易战。明居正说,美中本来几乎都要签字了,国际财经市场也一片乐观,但中国突然反悔,原因可能是谈判技巧,也可能是习近平面对内部反对势力太大,习近平压不住,所以不得不后退。明居正说,就看习近平能不能在六月底前摆平内部问题。

对于有人批评习近平没有处理好中美关系,显示其能力不足。明居正认为这正是“反习派”的批评。他说当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就是这样下台,下台的两个主因一是农业欠收,二是没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

他说现在要看习近平怎么去镇住“反习派”,若无法摆平就还是暂时得拖,硬挨美国的关税惩罚。

对于习近平表示“将对所有可能的后果负责”,明居正认为,这有两个可能,一是他硬着头皮必须这么说,二是发布这消息的是《南华早报》,明居正说《南华早报》的背后势力是曾庆红,意指习近平要为成败负全责。  

他说,解读美中贸易战,要看明白中共内政,才能看得更清楚。谈美中各有多少筹码,都谈小了,习近平真正要考虑的事,是如何不被国内低估。

中国企图靠“制度优势”打赢贸易战,明居正认为并不容易。他认为中国太低估了特朗普,而且误判情势。他说,美中双方都留了“逃生门”,意思是双方都希望谈成,美中都需要彼此的贸易,因此不应该谈崩,若是谈崩一定另有隐情。

何清涟: 中国拖延贸易战 意图拖到美国总统选举

旅居美国的著名作家何清涟则认为特朗普的压力恐怕更大,何清涟这几天在台北发表新书,还分别去了民进党党部和陆委会进行交流。何清涟认为中国对贸易战一直采拖字诀,以拖待变。


旅美作家何清涟(坐着左一)和程晓农(坐着右)在台北发表新书,以中国的红色宣传与红色渗透为题发表演讲。何清涟说中国拖延美中贸易战,企图拖到美国总统大选。(陈美华摄影)
旅美作家何清涟(坐着左一)和程晓农(坐着右)在台北发表新书,以中国的红色宣传与红色渗透为题发表演讲。何清涟说中国拖延美中贸易战,企图拖到美国总统大选。(陈美华摄影)

何清涟说中国政府在等美国2020大选,因为特朗普的基本盘是农业州,美国农民在贸易战中受到伤害,不希望打贸易战,而这就是中国政府的算盘,所以全盘否定了谈判结果。她说,中国政府另一个盘算是,中国政府一直认为中国人的疼痛忍耐力和美国人不一样,中国官媒说过中国人就算吃草也要打赢贸易战。她说确实中国人的忍耐强过美国人,但这是因为中国人的发言权利被剥夺被限制,美国人的确没什么忍耐力,美国人那怕没事也要天天批评政府,特朗普确实面临的国内制约和压力很大。

何清涟说,这就是中国政府的盘算,中国可以把长达150多页的草稿推翻,重回谈判桌,再拖十几个月不就是美国大选了吗? 中国赌这个!

至于习近平的压力,她认为来自于中国经济下行和失业问题。中国官方说贸易战导致工厂关闭和失业,她说这是把自己的责任强行推给美国。她说,在贸易战开打前,中国很多制造业工厂已经倒闭,失业的问题也已经发生。“李克强不是号召大学生下乡创业,农民工返乡吗?”何清涟说:“中国是把自己统治的无能的结果归究于美国”。

对于习近平提的“制度优势”,何清涟认为就是中国人的忍耐力。

程晓农: 谈判核心是美国要制止中国盗窃智财权


经济学者程晓农对美中贸易战则提出了所谓的“小偷论”。他说:“美中贸易谈判的核心不是加关税,加关税是美国惩罚中国的手段,美中谈判真正的核心是美国要制止中国盗窃美国的智慧财产权”,特朗普已经多次提到中国每年偷美国的智慧财产权达到五千亿美金。程晓农说:“再强大的科技发达国家也会被偷光偷空,所以美国谈判的要点就是要中共承认三点,一是你偷过没有? 二是你还偷不偷? 三我们如何防止你偷。”


旅美作家何清涟(坐着左一)和程晓农(坐着右)在台北发表新书,以中国的红色宣传与红色渗透为题发表演讲。何清涟说中国拖延美中贸易战,企图拖到美国总统大选。(陈美华摄影)
旅美作家何清涟(坐着左一)和程晓农(坐着右)在台北发表新书,以中国的红色宣传与红色渗透为题发表演讲。何清涟说中国拖延美中贸易战,企图拖到美国总统大选。(陈美华摄影)

他说,第一点中国承认了,第二点中国也说“不再偷了”,但中国最后又完全推翻前面所承认和承诺的。程晓农说,美国对中国已高度防范,如果中国在美国偷不到,可能去欧盟也可能到台湾偷,台湾应有警觉。

2020政治关键年 习近平特朗普各有盘算

习近平和特朗普身处复杂的国内政治情势,贸易战的发展对他们有不同影响。

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表示,特朗普完全进入选举预备阶段了,他要顾虑他的铁杆支持者,还有股市表现,经济指标和就业率。他认为美中双方都希望在2021年之前达成好的结果,因为2020年11月是美国大选,2020年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是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在这些政治日程的时间轴上,“美中双方都迫切需要谈成一个不会影响2020年经济表现的协议。”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表示,美中贸易谈判触礁,但并未破裂。他说现在美中的冲突是双方叫阵的过程,习近平和特朗普都在看对方出牌的情况,G20是值得观察的重要时间节点。他认为,若中国今年经济成长无法保六,中国将归究于贸易战。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名誉教授丁树范认为,习近平面临的政治风险很大。他说中国进入一个很大的风险期,中国若刻意将贸易战拖到美国大选,加强监控社会,中国将付出很大代价。他说,习近平鼓励社会创新,

但现在“数字化的极权主义”,社会控制无所不在,创新动力在那里? 当没有社会创新时,经济结构体制要如何改革? 不改革如何与美国竞争? 一环扣一环,很多问题,丁树范认为问题出在习近平个人身上,习近平要建立什么样的社会体制? 愈高压的统治,愈不利于社会创新,而且创新不可避免挑战既有体制,就看习近平如何拿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