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安全比经济重要 澳选民投票反对“红色渗透”   

2019-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与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击败劳工党,取得连任。(AFP)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与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击败劳工党,取得连任。(AFP)

澳大利亚民众警觉中国渗透,在5月18日的联邦议会选举中,现任总理斯科特.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与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逆转胜,击败劳工党,取得连任。

对中国立场相对强硬的莫理森政府去年发布了对华为的禁令,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禁止外国政治捐款,加重间谍活动的刑责等,阻止外国势力渗透。

《环球时报》对大选结果表示“中澳关系近年不断恶化,前景依然不明朗。”

台湾智库谘询委员张国城说,澳大利亚现在可以说是近20年来最重视中国影响力的时候,以前的选举,中国议题不那么受重视,现在选民重视并且担忧中国因素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运作和人民生活方式。张国城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取得社会科学与国际关系博士,对澳大利亚政情有多年观察。

在1991年从香港移民澳大利亚的林松目前住在悉尼,是新南威尔斯大学的政治学博士,他分析了自由党胜选的原因。林松表示从去年到选举的这段时间,中文的网站上出现很多攻击自由党的文章,批评工党的很少。

他说,堪培拉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几位教授研究了近五个月来网路上的两千多篇文章,其中来自中国的47个最多人看的微信号中,有29个跟中共有关系,这些文章猛烈攻击自由党政府。林松说,他和亲友看到这么多攻击自由党的文章,有人本来支持工党,最后宁愿把票投给自由党。

他还提到,工党前总理基廷在选前说,若工党有机会上台,要撤换澳大利亚情报单位的领导层,基廷称那些情报人员是疯狂的人,对中国崛起的态 度太严苛。林松说这番言论也影响了部分选民。林松说他身边的人听到都吓一跳,觉得这影响澳洲的安全,他说即使是中国移民也希望在澳大利亚生活安全稳定,若澳大利亚和中国正常友好往来,当然很好,但是近年很多政治干预,他举例说澳大利亚大学里的讨论自由,也受到中国影响,比如说已经发生多次教授在学校里讨论南海问题,采取与中国不同的立场,就遭中国留学生投诉,林松怀疑这是中国政府在背后煽动。他说这使得澳大利亚的学术自由也受影响,很多老师不敢随意说话了。

有澳大利亚媒体报导,中国大使馆曾向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组织发出指示,要求他们如果发现有中国学生参加当地批评中共的游行或活动,要向使馆报告。

澳大利亚是美国的战略伙伴,但中国是它最大的经济伙伴,澳大利亚也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依赖中国的一个。最近法新社报导,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已经降到五年来新低。张国城说,自由党在这种情况下仍能获胜,显示选民在乎安全问题更胜于经济。

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在农历年时,换上红色彩灯同庆中国年。 (AFP)  
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在农历年时,换上红色彩灯同庆中国年。 (AFP)  

澳大利亚一直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两国的军队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并肩作战,还一起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的外交及国防组召集人林郁方表示,美国现在要对付中国更加突显澳大利亚的战略地位,澳大利亚是南太平洋的超级强权,自然也不愿看到中国势力茁壮。

军事专家亓乐义则表示,澳大利亚从冷战时就是美国的铁杆盟友。美国在亚太地区有南北两大重要支柱,北边是日本,南边是澳大利亚。有人形容这就像当年西方国家对付共产主义社会的两支钳子。他说澳大利亚在美国的印太战略格局中依然重要,澳大利亚位处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纽带位置,也位于南海的外缘,对遏制中国势力扩张,澳大利亚愈来愈重要。

此外,亓乐义表示,澳大利亚不仅地缘重要,也与美国有紧密的情报合作。在以美国为首的五眼情报联盟中,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五国的电子监控资讯全面合作,澳大利亚是重要成员,与美国的合作属最高等级的A级。日本韩国其次,属于B级的重点合作。

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澳大利亞总理莫里森于去年亚太经合会时,确立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极富战略价值的马努斯岛合作建造海军基地,进一步巩固美澳军事同盟关系。

由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北面就是第二岛链核心的前沿基地关岛,亓乐义说,解放军已经前出岛链到菲律宾海,接近关岛,若解放军在太平洋有个立足点,进行海下监听,将对美国在太平洋的施展构成很大压力,恐怕对美国的印太战略拦腰一斩,因此美澳合作建立军事基地是与中国进行战略搏弈的重要一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