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中共没有终极筹码 贸易战且战且走

2019-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2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一)在20国集团阿根廷峰会结束后共进工作晚宴。(路透社)
2018年12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一)在20国集团阿根廷峰会结束后共进工作晚宴。(路透社)

美中贸易战持续升温,战局扩大。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明居正说,最近可从三个时机点观察战情。首先,从6月9日香港民众针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发起的“反送中”大游行,观察对中共造成多大冲击,北京当局如何因应。其次,美国第二次延期的经贸谈判六月中即将到期,是第二个观察时间点,第三就是六月底的G20二十国集团会议。

明居正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在G20之前谈出结果的机会非常小,除非习近平在这几天内,快刀斩乱麻,压制国内的反对力量。他说,如果G20前,美中贸易谈判没有进展,特朗普和习近平两人在G20会上见面也只能各说各话。两人都必须对国内民众有所交待,特朗普可以拿出经济成长和低失业率,作为政绩,但习近平恐怕拿不出成绩,压力较大。

明居正说,特朗普不会像对金正恩一走了之那样对习近平,因为那太重了,恐 无可挽回,但特朗普会加大力道对习近平施压。明居正认为,美中双方现在各自都摆出强硬姿态,持续对撞的情势恐使双方无法签署任何协议。他说,美中各有赌注,美国赌中国对于高关税撑不了太久。中国则赌美国股市崩溃,若美股崩盘,特朗普将很难连任。

他说股市玩的是信心游戏,若中国大卖美国 国债,引起人心恐慌,将影响股市,但他认为美国经济挺得住。不过他提醒,美中对战中还有一支力量是华尔街,“华尔街未必站在美国那边,它只想赚钱。”如果特朗普贸易战打得太重,华尔街不会高兴。


香港政府拟修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可能使香港卷入下一波美中贸易战。 (法新社)
香港政府拟修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可能使香港卷入下一波美中贸易战。 (法新社)

明居正说:“美中双方战场非常多,美国可以继续加税,可以打人权牌,香港牌 两边都能打,但对美国比较有利,台湾牌美中都可以用。”若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他认为有效用,“但不会掐死美国”。中国以前没有在全球大卖稀土时,  美国曾是最大稀土出口国,美国的稀土仍然可观,差别是美国开采稀土价格很高。他认为稀土确实是武器,但并不是终极武器。

明居正说:“中共没有终极筹码,只能且战且走,摆出姿态,看有什么办法下台阶,但没有终极武器。”而他说美国的终极武器太多了,比如说修改《香港关系法》。目前,香港被视为有别于中国的经济体,不受美国对中国实施惩罚性关税措施的影响。美国一旦认为《逃犯条例》违背《香港关系法》,将中国与香港视为同一关税区,将冲击香港作为独立关税区的地位。美国国务院已发声明对港府修改《逃犯条例》表示关切。

明居正说美国的武器还包括打人权牌,或公布在美国有大笔存款的中共高官姓名绿卡号码,冻结财产或冻结出入境等,都是杀手锏。

他透露,美国国务院已对很多宗教团体发出通知,希望汇整中共如何迫害宗教的事件,显示人权牌要开始了。他说美国可以公布“人权恶棍”的姓名,禁止旅行,或在国际上提出司法控诉。

明居正甚至认为,特朗普若在对中国外交政策中,将意识型态纳入考虑的话,  “特朗普可能会推动中国的和平演变,就像当年雷根推动苏联跟东欧的变化一样,走到那一步的话,人权牌拿出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反过来说,当美国开始拿出人权牌,意味中国再不让步,美国就要往那个方向走。

明居正说:“情势变化快过我们想像,向坏的方面发展超过想像,这感觉愈来愈 强烈。中美两列火车对撞的机会似乎愈来愈大。”

美中贸易战是否会往与人权挂钩的方向发展,台湾智库谘询委员张国城表示,他还没看到美国在人权牌上有很具体的作为。

张国城认为美中谈判仍有转圜空间,他说美国长期呼吁中国重视人权,但都不如美国当年对魏京生和方励之等人的关心,因此美国目前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施压,和过去相比,并没有特别强硬。他认为美国在贸易上迫使中国让步,有利于特朗普连任和政治资本累积才是重点。


香港政府拟修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香港民众发起“反送中”游行抗议。(法新社)
香港政府拟修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香港民众发起“反送中”游行抗议。(法新社)

他说中国侵害人权比以往更甚,但目前并没有看到美国有任何的方法和作为,他认为不必对美国持太大幻想,美国毕竟还是先以贸易谈判和利益优先。“换句话说,对中国来讲,美国到底是要中国的钱? 还是要中国的命?”如果美国希望改善美中贸易逆差,那么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较大。但若美国要中共和平演变,改变中国政治体制,那是要中共的命,中国就不可能让步。张国城认为特朗普不断强调关税,经贸,就业机会,以及让美国再次伟大等等,看来目前美国要的是改善贸易状况。若美国希望改善经贸与智慧财产权等问题,中国并不是不能让步,中国内部也有声音认为中国经济应该改革。

他说目前美中陷入僵局,但中国对美国的经贸并未完全中断,关税也还留有余地,双方人员往来也仍然持续。美国对于中国当然很重要,但中国并不是不能和别国发展经贸,因此中国另起炉灶,以乡村包围城市,在第三世界或欧洲其他国家发展经贸关系,不理会美国的可能性很高。

至于特朗普与习近平在六月底G20会中见面,能否有进展? 张国城说“这取决中国对美国一连串政策的定位”,如果中国认为美国只想改善贸易状况,中国才可能让步,达成协议。如果中国认为美国要中国和平演变,则美中关系将上升到“敌我矛盾”,整个问题的性质就变了。

他认为美国的政策工具和筹码多于中国,如外汇,投资,基金,技术输出,市场准入等,但是“真正决定下一步会怎么走的是中国”,接下来要看对方如何出招,双方还没到最后摊牌的阶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