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香港人哀莫大于心死 愤怒在累积

2020-07-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6日在香港一家商场,五位青年手举白纸抗议《香港国安法》。(法新社)
2020年7月6日在香港一家商场,五位青年手举白纸抗议《香港国安法》。(法新社)

“我的网台(网络电台)节目朋友大部分都很小心。”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谈到最近香港的气氛说:“最明显的就是两个方面,第一就是网台节目的朋友发言比较小心,第二是很多朋友在手机的社交群组WhatsApp群组大家都少说话了,或是退出了,或是用假的名字等等,都有这种所谓的防范措施。”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风声鹤唳的香港社会出现一种肃穆的气氛,不少香港人更改了脸书和推特上的名字,删除了照片和贴文,几位平时健谈的香港学者,谢绝媒体采访。

郑宇硕说他注意到最近香港网络电台节目避免讨论中国领导层或习近平,比较多谈香港民生地区事务,批评的言论减少了、收敛了。郑宇硕指出《香港国安法》中第29条规定,通过各种非法方式引发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对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属于犯罪。他说“煽动仇恨”的定义很广,两个原因,一是整个《香港国安法》的范畴都很广,很难掌握,二是执行的情况也不清楚,所以大家尽量小心。

他留意到香港人最近对于法条的讨论也少了,不如七月一号二号那两三天的讨论多,主要是很多人觉得讨论没有意义,郑宇硕说:“你怎么说他还是做嘛,你也不会影响他,大家的确是有一点’哀莫大于心死’这样的感觉,就是你怎么说、怎么讨论、怎么批评也没有用嘛。”

香港一家餐厅里的连侬墙贴满空白的便利贴,无言抗议《香港国安法》。(法新社)
香港一家餐厅里的连侬墙贴满空白的便利贴,无言抗议《香港国安法》。(法新社)

郑宇硕是华人民主书院董事兼荣誉校长及真普选联盟召集人,在2006到2008年担任过香港公民党秘书长。他认为香港人以后可能像海外流亡的中国人那样,只能在海外发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社会将更加安定和谐,到时候“马跑得更欢,股炒得更热,舞跳得更好”。郑宇硕说这是中共官方的宣传语言,香港人根本没有这种感觉,香港人很多都觉得一国两制已死了,没有一国两制了,跟生活在深圳上海没有什么不同,生活行为也跟着调整了,在高压下,大家变得低调,但是愤怒还是累积的,就像2014年占领运动之后好几年很安静,示威游行都动员不了,这种愤怒累积到2019年爆发,这种愤怒是清楚存在的,也在累积的。郑宇硕说:“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是非常自由的,喜欢批评嘛,喜欢骂骂当官的,喜欢骂骂政府,你这样压下来,香港人一定不习惯的,一定不会接受的。”而且政府现在鼓励告密,大家的顾忌很多。

拥有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郑宇硕说他认真考虑移民。六月初的一项民调显示,有37%受访港人表示想移民,郑宇硕说,他周围离开的港人不算很多,但很多人考虑,特别是有子女的中产家庭移民的倾向比较强。但目前受限于疫情,也不容易离开。

相较于香港诡谲的气氛,台湾各界高度议论《香港国安法》,七月九号在台北有至少两场讨论《香港国安法》的座谈会同时举行。在“台港局势与人道援助的现况与展望”论坛上,几位主办人员和与会者一起呼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是香港示威者在反送中运动期间经常呼喊的口号,现在已经被北京认定违反《香港国安法》。

台湾中央研究院法律学研究所助研究员陈玉洁在这场座谈会上说,《香港国安法》违反了公正公约、《基本法》、《中英联合声明》里面太多太多原本香港人享有的自由跟权利,它是全面的将香港人本来享有的生活方式完全刑罚化了。  

中共将“潜规则”写进《香港国安法》 输出中国式统治


香港警察在一商场内执法,一位民众倒地。(法新社)
香港警察在一商场内执法,一位民众倒地。(法新社)

非政府组织“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理事、牛津大学国际法博士候选人宋承恩说,可能会出现一大堆在日常生活就可能会触法的行为与问题,《香港国安法》表面上是保障国家安全,实际上是全面性的要控制人的行为,恐吓人民遵守他的界线,而他的界线在哪里是不晓得的,它的界线现在订出来是非常宽松的,而且按照中国式的司法,都可以事后再去追加和解释,宽松到可以随便对你开刀。

他说这完完全全违背法学界传统所认定的“法”,宋承恩说:“所以我非常不愿意把它叫作法,我认为它是一个统治的工具。”中共将统治的工具,以违反国际义务的方式,挑战国际秩序,跨领域的适用到他不能、无权适用的领域,他的作法违背所有国际公约,违背所有的国际义务和秩序。他非常细腻地把他所有统治工具的国家暴力,用表面合法的方式订到法律里,而且毫不遮掩,过去在中国是这样做我们都知道,就是“潜规则”,现在完全写在法律里头,振振有辞的说是主权行为,这是输出中国式的统治。

中共对民主世界进行“法律闪电战”


香港警察在一商场内举黄旗警告。(法新社)
香港警察在一商场内举黄旗警告。(法新社)

宋承恩说外界对于《香港国安法》的内容跟范围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没想到会这么快,所有机制都到位,钜细靡遗地订定了《香港国安法》。他提到英国的郭铭松教授撰文指出中共订立《香港国安法》是以二战初期德国“闪电战”为师,出其不意针对西方民主世界进行“法律闪电战”( legal blitzkrieg)。宋承恩解释这是趁敌之不备,战争的后面是一波波接着来,不是一个打击就结束。中共在6月30日晚上11点发布《香港国安法》,7月6号晚上再公布第43条实施细则,非常有准备、非常细腻,趁全世界没有防备。

为何说是一场战争? 因为它在很多方面向全世界宣战,《香港国安法》管得很多,特别是言论,《香港国安法》对于不被中国喜欢的政治主张,予以打击、压制、完全禁声,它的管辖牵涉香港人、香港事以外,既针对在香港的人的行为,也针对香港人在国外的行为,同时也牵涉外国人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这使所有世界各地的人都担心,是否主张了中国不喜欢的政治意见,过境香港或前往中国就会受到法律制裁,遭关押、起诉、审判等。这是有延伸性的,透过境外管辖去恐吓不只香港人,也恐吓世界上所有人。宋承恩说:“这对民主社会是针对性的作战,等于是用刑法的手段去压迫其他世界各国的人的政治主张,所以在这些意义下面是一种作战。”   

他说,特别是43条实施细则表明不需传票或许可令,只要警务处合理怀疑就可以采取强制措施,还可以秘密审判,整个是lawless状态,不受节制的强制措施,他细密地把可以做什么事全都详细写出来。其中不只针对台湾的驻港机构,也包含为驻港机构做事的人和组织,这可能会出现罗织罪名的情形。政府部门驻港机构有政府的保护,但非政府组织(NGO)就曝露在很大的风险中。比如说非政府组织关怀广东工人的劳动权利,批评某些工厂的问题,可以被认为挑战中共政权。因为罪的定义非常宽广,批评政府就可能论罪,如同文字狱。

现在多个社群平台包括谷歌、脸书、推特等都表明暂停向港府提供信息资料,但是宋承恩说中共仍可通过香港的电讯商去取得某个勇武青年的手机定位。

至于美国的《香港自治法》能制裁吗? 宋承恩说只要参与相关决策者都可能被制裁,但是法案生效提交制裁名单还需要一段时间,中共已经开始逮人、起诉人了!

撰稿人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