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意外的名嘴 北大才子汪浩解读中国

2020-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出生于上海的汪浩和台湾作家蔡珠儿在英国结婚,旅居香港近20年从事金融工作,五年前定居台湾。汪浩在台湾研究近代史、撰文、出书、上电视政论节目成为名嘴,拥有大批粉丝。(李宗翰摄)
出生于上海的汪浩和台湾作家蔡珠儿在英国结婚,旅居香港近20年从事金融工作,五年前定居台湾。汪浩在台湾研究近代史、撰文、出书、上电视政论节目成为名嘴,拥有大批粉丝。(李宗翰摄)

“现在中国跟全世界作对的这样一种态势,完全是习近平的政策造成的,中国的一人独裁,全民遭殃,把中国人民、把整个共产党绑架了,把中国人民绑架了,把中国拉到跟世界作对的状况!”这是作家汪浩在台湾电视政论节目中的一段评论,在美中一波波升级的对抗中,来自上海、反共立场鲜明的汪浩在台湾政论节目打出知名度。他解读美中贸易战、分析香港议题、剖析中国政情。

汪浩出生于上海,北大法律系毕业后,考取太古奖学金,赴英国牛津大学,1992年取得国际关系博士,就在这一年他遇上也在英国读书、来自台湾的蔡珠儿。

汪浩留学英国 娶得台湾美娇娘


汪浩专研金融、国际关系和近代史。蔡珠儿是台湾知名饮食作家,有一手好厨艺。(李宗翰摄)
汪浩专研金融、国际关系和近代史。蔡珠儿是台湾知名饮食作家,有一手好厨艺。(李宗翰摄)

两人经朋友介绍在伦敦结缘有一段故事。
蔡珠儿说:“他原来是我的房东,我是一个恶房客,欺骗了房东,霸占了房子的故事。”
汪浩说:“房租交不出来,所以就把房子占了。”
蔡珠儿回说:“没这回事,我有做菜,这个叫以饭抵租。”

蔡珠儿毕业于台湾大学中文系,是台湾报禁开放后第一代文化记者,她在英国伯明罕大学文化研究所毕业后与汪浩结婚,在伦敦洗手作羹汤、并开始写作,成为知名的饮食作家,她的六本著作获得多个奖项,台湾的中学将她的书列为课外读物,在文化界颇有名气。汪浩打趣说:“我们家她是读书人,我不是,她的书是我的十几倍。她有书房,我没有书房。”

不过,以前或许台湾朋友会以“蔡珠儿的老公”介绍汪浩,现在,汪浩因为电视名嘴的身份窜红,自己拥有大批粉丝。对于汪浩移居台北后意外成为名嘴,蔡珠儿说:“汪浩在台湾认识的人不多,一开始我还怕他无聊,我觉得他现在有这样part time(兼职)的工作,因为这样而建立起他的朋友,他的圈子,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我觉得夫妻俩应该各自有各的朋友。比较不方便的是我们出去散步、做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他就被认出来,被要求合影,呵呵。但我还是觉得很好,因为我觉得不能说只是一个part time的工作,而是他有个意见,希望这个意见可以让台湾变得更好。”

汪浩在英国住了八年,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汪浩在伦敦任职的银行派他去香港工作。两人在香港住了19年多的时间,2015年他们移居台北退休。

汪浩蔡珠儿旅居香港近20年 感伤香港黄金年代褪色


汪浩和蔡珠儿旅居香港近20年,感伤香港失去了自由,黄金年代褪色。(法新社)
汪浩和蔡珠儿旅居香港近20年,感伤香港失去了自由,黄金年代褪色。(法新社)

蔡珠儿回忆他们的香港生活时说:“我觉得我们在香港赶上香港最好时候的尾声,就是它的黄金时代,虽然那个黄金开始变成香槟色、淡金色,可是还是看到它美丽灿烂,也自由,还有民间力量很强沛的那个时段,但是九七之后这个情形,前十年我觉得还好,那个时候已经埋伏了,只能说,用一句张爱玲的话来讲,一步步走向没有光的所在,就是看着一步步的,大陆对香港的掌控,最近这十年已经感觉非常的愈来愈不自由。但是香港还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我想大概这是全世界公认,全世界都不敢相信,大家都很难接受一个这么美丽的城市,这么自由的港口,在一年不到,就已经是回不去了。”

她说:“在九七回归之后,香港人是非常欣喜高兴的,香港不像台湾早年一直有独立的想法,香港一直是认同中国、中华文化的,其实大家还满载欣载奔的,觉得要回归祖国,虽然是有疑虑没错,再加上中国那个时候也比较开放,它自己也在变化当中,所以很有可能回归中国是回归一个将来谁知道可能变成一个自由的中国。还是很难接受,想到说我们现在可能回去都不敢,转机都不敢,非常的伤心。”  

汪浩移民台湾转型作家 退休人生意外成名


汪浩经常在电视政论节目评论美中关系和中国政情,图为汪浩在《年代向钱看》的节目现场。(李宗翰摄)
汪浩经常在电视政论节目评论美中关系和中国政情,图为汪浩在《年代向钱看》的节目现场。(李宗翰摄)

汪浩告别了在伦敦与香港投资银行22年的金融圈职场,在台湾投入了近代史研究,去国史馆阅读解密后的公开档案,写文章、出版成书。先后出版了《意外的国父》,他认为在现代台湾的形塑过程中,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都扮演了某种国父的角色。最近出版的《借壳上市》,探讨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关系。连同他根据博士论文内容修改出版的第一本著作《冷战中的两面派:英国的台湾政策》,都在探讨台湾。

这位台湾女婿倒不是因为娶台湾老婆才对台湾感兴趣,汪浩撰写牛津论文、研究英国1950年代对台政策时,还不认识蔡珠儿,他笑说:“我是先研究台湾问题,才认识台湾人。”

汪浩透过研究中国近代史,和在香港金融圈的工作,彻底了解中共。其实他从小就对共产党反感,汪浩的外公在上海一间瑞士丝绸洋行从学徒一路高升成为高级经理,文革时,被共产党抄了两次家,外公被下放到中俄边境佳木斯。

汪浩说:“我从小就很清楚知道共产党是一个非常邪恶的组织,它的整个思想,整个理论都是违反人性的。”

汪浩说他读北大时,是19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最自由的时候,当时学生希望加入共产党来改革共产党,使中国的政治改革能进一步往前推进。汪浩说:“我大学一年级曾经也有写过入党申请书,结果没被批准,因为我政治上不够成熟,被认为政治上不可靠,所以就没有混进共产党。”

汪浩1988年赴英国深造,1989年六四民运,汪浩在英国非常受到震撼。他说:“非常伤心,整个198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想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的努力完全失败,共产党露出了它本来面目,就是非常专制的列宁主义的独裁。我从那时就很清楚建立了一个觉得共产党是不可靠、不可信的观点。”

汪浩: 中共利用西方资本市场增强自身力量


汪浩(右二)在台北出席新书《借壳上市》的发表会,探讨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关系。(李宗翰摄)
汪浩(右二)在台北出席新书《借壳上市》的发表会,探讨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关系。(李宗翰摄)

汪浩说,八九民运和他在香港金融圈工作的经验让他看清了中共的本质,对共产党彻底不信任。他在香港主要的工作是中国国企的私有化,当时他也接受美国主流观点,认为中国通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全球化的过程,能让中国国企通过资本市场改造,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从而影响政治,发生所谓的和平演变。但是汪浩参与国企私有化股票上市的过程发觉:“做了几年下来发觉实际上中共完全在利用资本市场,而不是真心想要改革它的结构,政治和经济结构和管理,这是通过实际的经验积累,彻底对中共讲的东西我都不信任。”

他说:“本来大家都是希望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来说服中共能够接受一个跟全世界公平交往,接受国际资本市场的运作的规范的现代化做法,可是实际上经过二十年我在香港工作经验,发觉不是这样情况。实际上共产党不仅不接受国际市场交往规范,而且它努力的在改变,用它的文化、用它的行为规则来改变资本市场运作方式,反而西方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开放,帮助了共产党增强它自己的力量。”

汪浩在香港金融界的经验,加上他对国际关系和近代史的研究,正好在台湾派上用场,在政论节目中提供另一个理解中国的声音,意外成名。不过汪浩依然热衷研究近代史,特别是蒋介石到台湾的那段历史。

汪浩: 蒋介石借中华民国的壳 上市他创立的新国家


他最近出版的新书《借壳上市》,就是探讨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台湾”的关系。从1943年的开罗会议到1972年的《上海公报》整个30年过程中,蒋介石对于台湾的地位、台湾的前途,和台湾跟中国大陆关系的思考,和他所做的对外关系决策,整个思考过程和跟美国交涉过程的讨论。

汪浩通过20篇文章,从《开罗宣言》到《上海公报》,叙述20个跟中华民国台湾形塑有关键影响的事件,探究这过程中,蒋介石处理外交关系的作为和思考。汪浩指出最重要的时间点是在1950年3月1号蒋介石复行视事,重新出任中华民国总统。

汪浩认为蒋介石复行视事本质上是军事政变,因为当时蒋介石已经明确说中华民国已经灭亡,他要反攻复国,他要复一个已经灭亡的国家。蒋介石在1949年1月已经退位辞职,按照中华民国宪法,如果总统不能行使职务,应由副总统代理总统,当时副总统李宗仁去了美国,所以应该由行政院长阎锡山代理,但蒋介石没有让他代理,蒋介石直接恢复总统权力,这在中华民国宪法没有条文如此规定,所以从宪法角度,汪浩认为蒋介石的行为是有宪法争议的。二是当时台湾主权未定,因为对日条约未签定,台湾主权归属不明确,台湾是在盟军占领之下,中华民国政府代为行使盟军职权,蒋介石也认识到美英考虑将台湾收归联合国托管,所以他当时复行视事也没有获得美国支持。第三是蒋介石他自己也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灭亡,所以他只是成立一个新国家,这个国家目的是为了恢复已经灭亡的旧国家,所以他建立一个反共复国的基地,去恢复已经灭亡的国家。汪浩认为从这个意义来说,中华民国台湾70年历史应该从1950年3月1号开始蒋介石创立新国家,而那个国家一直维持到现在。

这也是《借壳上市》书名的由来,汪浩的观点是蒋介石当时借了中华民国这个壳,蒋介石在台湾统治25年,他从来没有实行过中华民国宪法,因为当时是戡乱时期实行戒严,把中华民国宪法搁置、冻结了。在蒋介石统治的期间,他借了一个中华民国的国名和宪法作为一个法统的外衣,来“上市”他实质创立的新国家,这个国家是他反共复国的基地。

汪浩的观点和蔡英文总统提出的“中华民国台湾”相似,他认为纯属巧合。

汪浩在书中有几个讨论,一是关于台湾主权的讨论,一是台湾未定论的讨论。他说台湾跟日本签的《中日和约》,台美签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中,对于实际适用的范围很明确是台澎,蒋介石也接受中华民国实际有效地域的概念,而不是用中华民国宪法中“固有领土”的概念。中华民国宪法中的“固有领土”意指中华民国的领土包括外蒙古和中国大陆,凡是以前大清帝国统治的地区都是中华民国领土,这是中华民国宪法的概念。固有就是大清帝国就有,但是蒋介石到台湾以后,1952年和1954年所签定的两个最重要两个国际条约,跟日本签的和平条约、跟美国签的共同防御条约,都采用实际有效控制地区的概念,这实际有效控制地区明确指台澎金马,并不包括大陆,这也是跟“中华民国台湾”的概念是一致的。

台湾内部对此看法分歧,“中华民国台湾”的说法比较受到泛绿阵营支持,但是蓝营认为中华民国拥有的不应该主动放弃。汪浩理解这些认知分歧。

汪浩:国民党的认知脱离国际政治现实

汪浩指出比较典型的是国民党的认知,就是强调中华民国传承的固有领土,中华民国传承对国民党来讲就是始于1911年的辛亥革命,中华民国的国父是孙中山,这一百多年历史的情况,现在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只不过是原来那个中华民国的缩小版,只是退到了台湾,本质上在台湾,中华民国还在延续跟中国共产党的内战,还是在国共内战。第二,国民党的主要理论是说,台湾的中华民国还是有整个中国的主权,固有领土,所以这主权不光及于中国大陆、也及于蒙古、新疆、西藏。在这样的认知里面,所有的14亿人也都是中华民国的国民,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是中华民国的领土。“但是这样的说法是一种非常僵硬的、脱离政治现实的说法,完全不符合1950年到现在七十年的台湾的现实,完全不符合国际政治的现实。”

汪浩说:“我的观点起码是符合现在的国际政治现实,也是符合自1950年以来到现在国际政治的现实,也就是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实际有效控制的台澎金马和两千三百万人,才是这个国家的领土和这个国家的人民。1949年以前的中华民国已经灭亡,它是一个历史现实,它是一个历史故事,并不是一个政治现实,我们要把历史和政治现实分清。我觉得马英九和国民党的问题是通过否认政治现实,来继续纠缠在所谓他们认知的历史上,同时把台湾继续陷入国共内战的争议之中,这个当然对台湾的安全是很不利的。”  

汪浩说:“因为连蒋介石都接受‘台湾的地位未定’,台湾的问题是一个国际问题,国际法的问题,台湾的地位从来没有通过无论是《开罗宣言》也好、《旧金山和约》也好,作过明确确认,联合国也从来没有做过正式讨论。所以美国为什么一直要干涉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甚至从军事上干涉,就是因为台湾实际上它的主权并不是由国际法公认的归属给哪一个国家。因此台湾的主权经过七十年,实际上是由住民自决来解决的,就是你在这个地方实际生活的两千三百万人,经过七十年,事实有效控制了这个地区,实际拥有这个国家的主权,而不是根据历史上的某个国际条约或者文件取得这个地方的主权,这个概念是完全本质不同的。”

汪浩: 蒋介石反攻复国政策后期转为“保台”

在这样的历史过程中汪浩如何评价蒋介石?
汪浩说:“我觉得蒋介石他是一个大中华主义者,他来台湾的时候,因为国共内战失败来台湾,主要目的是建立反共复国基地,通过台湾来恢复他想像的中华民国。但是经过25年,他在台湾待了25年一直到死,他慢慢对这问题的认识发生变化,他最后从国家的定位、从反攻大陆恢复中华民国这个政策,改为独立自保,保卫台湾安全作为国策,这样的转变在他的后期的政策、日记和档案里面是反映得非常清楚的。”

撰稿人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