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美国为什么无法联合梵蒂冈对抗中共?


2020-10-02
Share
一.jpeg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29和30日到访意大利首都罗马和梵蒂冈。教宗方济各以不想为美国总统选举造势为由拒绝会见。有评论认为教宗不想触怒中共。(法新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29日和30日到访意大利首都罗马和梵蒂冈。教宗方济各以不想为美国总统特朗普选举造势为由,拒绝会见。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9月底到访梵蒂冈,也没见到教宗。

蓬佩奥30日在美国驻教廷大使馆主办的研讨会上演讲,呼吁教廷,面对中共应该要有“即使殉道也不屈服”的精神,坚定捍卫宗教自由与人性尊严。蓬佩奥还说宗教自由被迫害最严重的国家,就是中国。

各方评论认为,现在正值梵蒂冈和中国于两年前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即将到期,教廷希望与北京续约,是教宗拒绝和蓬佩奥见面的另一原因。

教廷为什么这么重视中梵协议? 台湾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资讯管理学系教授张家麟说,中梵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就是双方达成一个共识,对梵蒂岗来说,这个共识就是所有中国教区的最高天主教领袖是教宗,教宗把全球教区的最后一块拼图拼起来了,中共形式上承认教宗为中国天主教区的最高领袖,这是对教宗的最大利益。对中共的最大利益是,透过中梵协议,教宗鼓励中国所有效忠梵蒂冈的天主教地下教会加入合法的天主教爱国教会,包括枢机主教、主教、神父、信徒,这对习近平的宗教管理来说是拆除了引爆的炸弹点,因为教宗的呼吁,很多中国的天主教地下教会台面化了。中梵双方各有盘算、各有利益。

 

梵蒂冈和中国于两年前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即将到期,教廷希望与北京续约。(法新社)
梵蒂冈和中国于两年前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即将到期,教廷希望与北京续约。(法新社)

中梵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各有盘算

张家麟说,关于主教的任命,中共过去非常坚持国家主权凌驾于中国境内的主教任命,这协议是双方各退让一步达成所谓的梵中协议的“中国模式”,双方可以协商主教和副主教教区人选。二是协商人选可以由地下教会的主教担任爱国教会的副主教,这已经有案例了。可能由教宗推荐提名,再由中国任命,也可能由中国提名,教宗形式任命,这是“中国模式”,双方各有利益。

然而中梵签署协议两年来,中国的宗教自由并没有改善。张家麟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宗教自由是倒退的。除了孔教、孔学,还有妈祖、关公这些民间信仰为政治服务没有倒退,像是中共最近召开的海峡论坛,台湾妈祖庙的领袖和大陆方面进行视讯交流。其他外来宗教是倒退的,天主教、基督教、藏传佛教都只有低度自由。伊斯兰教倒退得最严重,天主教有不少地下教会被拆教堂,天主教、基督教的神父讲道被要求先审核。中共干涉神父、信徒集会,大陆的宗教自由从2016年到现在是倒退的,外来的宗教在中国化的过程中被伤害。而且习近平要求爱国主义,让国歌国旗进入宗教,教会要唱国歌,也要求宗教爱党,习近平的肖像取代宗教的象征物这一两年来情况变本加厉,外来教受到很大伤害。

 

中国从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获得最大利益是地下教会台面化便于管理和掌握。图为上海一处天主堂。(法新社)
中国从中梵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获得最大利益是地下教会台面化便于管理和掌握。图为上海一处天主堂。(法新社)

中国宗教自由化倒退 梵蒂冈为何仍盼签协议?

梵中签署协议后,中国的宗教自由化倒退,梵蒂冈为什么仍希望与北京续签协议? 张家麟说,回首教廷在二战期间,教廷仍跟希特勒紧密往来,跟纳粹维持关系以保护教产、教堂、和神职人员。教廷不一定将宗教自由列为最重要,教廷是站在梵蒂冈的整体利益跟纳粹政权或共产政权联结。中国教区的天主教徒一千多万、近两千万人,教宗看到中国庞大的信仰人口,特别是全球的天主教人数在走下坡。两岸更不能比,台湾的天主教徒可能还不到40万,教宗一看,大小眼就出来了,大眼看中国,小眼看台湾。教宗首要看重的不是宗教自由或民主自由,而是牧区扩大,这是天主教的利益和使命。但是神的意念是公理正义,习近平有没有公理正义? 历史会证明,拆教堂、拆十字架就是没有公理正义。

中国从中梵协议获得最大的利益是什么? 张家麟说,最大的利基点一是地下教会台面化便于管理和掌握,二是中国跟梵蒂冈连接造成对全世界、尤其是对台湾的压力。梵中如果要建交,台湾一点办法也没有。台湾只能呼吁教宗的道德良心,期望教廷回到天主教的教义,台湾能给教廷的利益太少了。

 

中国天主教徒人数上千万,梵蒂冈十分重视。图为广州一处天主堂。(法新社)
中国天主教徒人数上千万,梵蒂冈十分重视。图为广州一处天主堂。(法新社)

为什么美国无法联梵抗中?

为什么美国无法联梵抗中? 张家麟说,首先美国不是天主教为主的国家,而是基督新教为主的国家。蓬佩奥曾经给梵蒂冈压力,但是教宗还是一直对中共递出橄榄枝。梵蒂冈不太理会美国的压力,梵蒂冈重视扩大中国的天主教牧区,和由双方协调主教任命。梵蒂冈打破了以前不能任命中国教区的主教,签署协议后梵蒂冈在形式上能任命中国的主教,对教宗是很大的利基点。当然教宗也有损失和牺牲,中国地下教会有一些主教神父和信徒,不希望台面化就离开梵蒂冈走入地下化,福建省的枢机主教就是誓死不加入爱国教会,走入地下教会,后来被中共逮捕。

张家麟说,中梵协议是中国跟梵蒂冈协商出的特有模式,和“越南模式”不同,越南模式是越南政府有实质提名权,梵蒂冈有形式的任命权。越南提名的主教人选,梵蒂冈全部接受。中国模式比较复杂。

陈日君批评教廷“附和魔鬼” 忠言逆耳

对于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9月底造访罗马求见教宗方济各遭到拒绝,张家麟说,陈日君对教廷来说已经没有影响力,陈日君要说的话,教廷已经知道,就算是忠言也是逆耳,教廷不想再听。陈日君反中共,所以教宗避免节外生枝就不愿会见。何况陈日君批评教廷与北京续签协议犹如“附和魔鬼”,教廷因此不想理会陈日君。张家麟认为教廷也受到来自中共的压力。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九月底到访梵蒂冈,却无法见到教宗。(法新社)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九月底到访梵蒂冈,却无法见到教宗。(法新社)

中梵双方妥协签署协议 教廷牺牲更大

教宗以不想涉入美国大选为由拒绝和蓬佩奥见面,但是,台湾辅仁大学外语学院意大利语文学系副教授暨系主任张孟仁指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教宗倒是见了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参选人桑德斯。当时外界质疑教宗替桑德斯站台,教宗回应说和桑德斯见面只是出于礼貌和尊敬。而教廷以“规格对等”为由,主张教宗只能见元首,也引起昨是今非的批评,蓬佩奥去年10月访问教廷时,就是以国务卿的身份获得教宗接见。张孟仁说,教宗方济各不会见蓬佩奥的最大原因是怕触怒中共。同时教宗也是拒绝为特朗普背书,拒绝为特朗普最近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背书。

张孟仁说中梵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双方都做了妥协,但是两年前签署协议以来,中方圈选的主教受教宗承认的有八个,然而教宗想要的人选,中方只承认两个,这是第一点,很明显教廷做的让步比较大。第二点,教宗在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一直噤声,不敢开口。教宗不见陈日君是希望续签中梵协议,甚至希望中梵协议提升到进阶版。


撰稿人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