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中俄军舰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划破邓丽君柔情歌声

2021-10-22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中俄军舰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划破邓丽君柔情歌声 10月18号中俄十艘舰艇同时通过日本津轻海峡,史上第一次。
(路透社)

“再见了心上人,我要回故乡去,北风呼嚎,撼动我的心,催我欲哭,啊!津轻海峡,一片冬天景色。”这首日本脍炙人口的歌曲《津轻海峡·冬景色》充满柔情,邓丽君也曾经翻唱,不过津轻海峡最近成为战鼓雷鸣的新闻热词。10月18号,中俄十艘舰艇同时通过日本津轻海峡,史上第一次。十艘舰艇浩浩荡荡,由西往东穿越日本本州岛和北海道之间,进入太平洋,中国媒体形容如同从日本“穿颈而过”、“有一种将日本一刀两断的感觉”。

台湾国策研究院执行长、台湾中山大学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郭育仁说:“津轻海峡太浅太窄,整个舰队通过其实非常容易遭到攻击,遭到攻击时很难反击,它不符合军事逻辑,它是国际政治的意涵比较深。”这道海峡最窄处仅约19公里,非常不适合大型舰艇或舰队航行,这次中俄十艘舰艇通过,他说这在军事实务上没有意义,但是警告的意味浓厚,日本官方已经明确收到这个警告。这不是中国和俄罗斯军舰第一次通过津轻海峡,但是中俄十艘舰艇组成编队同时穿越,前所未见。

美国驱逐舰“杜威号”与加拿大巡防舰“温尼伯号”上周航行通过台湾海峡,有分析认为中俄十艘军舰通过津轻海峡,意在回应美军的动作。不过,郭育仁认为,应该更是针对中俄10月14至17日联合军演期间,美军查菲号驱逐舰USS Chafee (DDG-90)10月15日在中俄公告演习的日本海禁航海域抵近侦察,所做的回应。郭育仁说,美军查菲号驱逐舰当时非常靠近俄罗斯军舰,不到一百公尺,遭俄罗斯警告要求其离开。

从日本海通往太平洋可经由三个水道,分别是最北面日俄之间的宗谷海峡、中间的津轻海峡,和南面日韩之间的对马海峡。(网络截图)
从日本海通往太平洋可经由三个水道,分别是最北面日俄之间的宗谷海峡、中间的津轻海峡,和南面日韩之间的对马海峡。(网络截图)

郭育仁指出,从日本海通往太平洋可经由三个水道,分别是最北面日俄之间的宗谷海峡、中间的津轻海峡,和南面日韩之间的对马海峡。中俄联合军演以往经常通过宗谷和对马海峡,即使爆发战争,也不会选择从津轻海峡出太平洋,因为太危险了。俄舰常走的是北面的宗谷海峡,选择走津轻海峡是刻意。

郭育仁认为中俄的联合行动一是针对美舰查菲号的抵近侦察,第二是威吓日本。岸田文雄刚上台,正在举行众议院大选,日本明年将发表三份重大国家安全文件,分别是国家安全战略、未来五年国防计划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这包括未来五年的日本国防预算,日本这些精密的防卫计划,以及岸田文雄一些公开谈话,也让俄罗斯感受到威胁。他说中俄合作的军事演习向来都是以俄罗斯意志和考量为主,在亚洲,日本海是俄罗斯的底线,美日的军事演练向来在日本海的南侧,靠近日本的海域进行,中俄的演练通常在日本海的北侧,双方向来克制,但这次美舰抵近侦察惹恼了俄罗斯,所以郭育仁认为中俄军舰通过津轻海峡,俄罗斯主导的可能性大。不过,他说中俄军事合作的共同操作性并不高,中俄军舰一起通过津轻海峡的行动不见得就是军事结盟。

对此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黄介正也表示,中俄的海上联合演习已经做了十年以上,但并不能全面解释成中俄已经形成某种战略同盟对抗美国,中俄面对美国有很多共同利益和共同立场,不过中俄也不可能是真心合作,双方各取其利益。要简单的在地球仪上划一条线说中俄和西方阵营进入冷战,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然而,美日安保同盟,中俄联手针对日本,也就是针对美国。

北约新战略抗俄制中 未来着重制衡中国崛起

中俄十艘舰艇通过,军事逻辑意义不大,但是警告意味浓厚。(路透社)
中俄十艘舰艇通过,军事逻辑意义不大,但是警告意味浓厚。(路透社)

最近俄罗斯的动作引起关注,俄罗斯和北约的关系跌到新低点,北约在十月初以涉嫌间谍行径为由,驱逐了八名俄罗斯派到北约的代表团成员,俄罗斯随后宣布,从11月1日起中止驻北约办事处的运作,并且要关闭北约驻俄罗斯的军事联络处,等于是中断与北约的外交关系。此外,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日前受访说,北约将在明年夏天的峰会通过新的战略概念,未来10年的战略目标会转向着重制衡中国的崛起。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10月21和22日在比利时参加北约防长会议,北约一方面与俄罗斯关系恶化,另一方面要进一步与中国对抗,这将如何影响国际局势?

黄介正说,苏联解体后的“苏东波”(苏联、东欧的改革波潮)浪潮,加上北约东扩,使俄罗斯在国家安全决策方面感到相当明显的危机感,愈来愈多中东欧国家进入欧盟,和北约靠拢,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缓冲区愈来愈狭窄,包括美英德法国等欧洲军事力量逼近俄罗斯,都让俄罗斯感到威胁,俄罗斯希望保有一定势力范围的期待一直受到打击,所以俄罗斯与北约关系恶化的发展并不令人意外。而当前美俄关系无法缓和,美国无法在做好对俄的布局之后再对付中国,在这种形势下,中俄自然会建立某种阶段性盟友的关系。

《环球时报》近日以“美国别逼中俄,世界就会是安宁的”为题发表社评说,中俄在军事上相互走近不可避免。黄介正说,中俄之间也有很多矛盾和顾虑,但如果把美国放进三者关系中,中俄的共同语言就多了,相互取暖、配合出手应对美国的印太战略,可以想像,但是中俄与美竞争的本质上有些不同,俄罗斯在经济实力上无法与美国竞争。如果美俄搞好关系,中国会腹背受敌,所以中国在其间会求取某种平衡。

中国联俄制美 俄罗斯可能趁机喊价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10月22日在比利时参加北约防长会议。(法新社)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10月22日在比利时参加北约防长会议。(法新社)

对于俄罗斯跟北约的关系恶化,国际关系学者、台北医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教授张国城认为新冷战的味道愈来愈浓,他说俄罗斯和北约存在先天的矛盾,是地缘政治上先天的对手,不管美国哪一个总统上台,俄罗斯跟北约的紧张关系,俄罗斯跟美国一定程度的紧张关系,都无法改变。俄罗斯跟北约关系恶化最直接的威胁是欧洲,若俄罗斯跟北约的关系朝新冷战方向发展,北约恐怕无法有太多力量对付中国,中俄的战略关系就展现在这方向。中国希望美俄紧张,希望跟俄罗斯更紧密合作,这样美国对抗中国的力量会分散,可让中国在对美的战略斗争上有更多筹码,如果俄与北约关系持续恶化,美国势必要增加对北约投入,可能在印太方面会变得比较被动。张国城说如果俄罗斯在西边放火,对中国就是很大帮忙,所以,中国比较需要俄罗斯,俄罗斯趁机喊价的可能性很高。尤其国际油价涨价,俄罗斯是能源主要生产国,俄罗斯对中国就更加重要,对俄罗斯来说,既然有慷慨的买主,何乐不为。

西方阵营密切关注中俄合作,更关切中国崛起。对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未来10年的战略目标会转向着重制衡中国的崛起。郭育仁表示,北约成立时的明确目标是当时的苏联,北约现在面临的已不是区域局势变化,而是整体性的安全局势的变化。北约目前的战略构想是在2010年制订,防卫概念都已陈旧过时,当前的安全环境已不适用。继2019年北约峰会声明公报首次指出须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的机遇和挑战,今年六月拜登与北约领袖举行峰会后,成员国进一步确认更新战略构想,北约认为当前中国系统性的挑战已使整体安全局势改变,明年北约将推出的新战略构想是正式文件,将针对最新的安全局势提出因应策略。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比利时参加北约防长会议,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右)见面。(法新社)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比利时参加北约防长会议,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右)见面。(法新社)

北约今年六月发表联合公报是史上提到中国次数最多的,直指中国形成系统性挑战。郭育仁指出公报着墨最深的有三点,一是北约认为中国的核武发展速度太快,对北约的安全形成冲击和挑战,中国不是核裁减的缔约国,北约呼吁中国核武透明化,北约希望跟中国就核武透明化进行谈判。二是北约关切中国军事发展缺乏透明性,在传统和包括太空及网络等新兴领域都对北约形成很大冲击,包含社会经济文化军事等等各层面,所以北约称中国是系统性的挑战。三是北约认为中国“一带一路”的作法不符合国际惯例,特别在海洋上形成的挑战很大,基于这些因素,北约决定明年峰会发表新的战略构想。现在北约内部已经开始讨论,明年应该会纳入针对中国的挑战,而且可能把中俄绑在一起,因为如果中俄持续在安全领域加强合作,对北约来说才是最大的梦靥。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