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萧美琴: 台湾需要某种程度的战略清晰

2020-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华南早报》日前披露,解放军在东南沿海部署东风17超高音速弹道飞弹,再一次引起台湾对于中共是否可能动武的担忧。(法新社)
《华南早报》日前披露,解放军在东南沿海部署东风17超高音速弹道飞弹,再一次引起台湾对于中共是否可能动武的担忧。(法新社)

 

中共对台军事恫吓猖狂,扰台成为新常态,近几个月和前几年同期比较,对台进行骚扰的机舰数量增加了五成以上,意图消耗台湾国防力量,恫吓台湾民心。本周有解放军无人机在22日入侵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ADIZ),遭台湾空军广播驱离。《华南早报》18日披露,解放军在东南沿海部署东风17超高音速弹道飞弹,再一次引起中共是否要对台动武的担忧。台海军事紧张升温使美台对于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能否稳定台海局势,再掀起讨论。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暨产业研究所所长苏紫云,探讨东风17对区域安全的可能影响。他说明,东风17是中国最新研发的弹道飞弹,兼有两种飞弹特性,一是抛物线的弹道,第二段的飞行载体是水平飞行,可称其为混合弹道的新型态飞弹,最大特征是它在第二段飞行载具脱离时,它在大气层边缘进行滑翔就可以改变水平飞行方向,或者改变高低角度,有利于它躲避飞弹拦截系统,具有比较高的突防性。如果以棒球来看,有点像高飞变化球,高飞球以抛物线往上再往下,由游击手或外野手接杀,游击手或外野手就是爱国者飞弹的角色,将飞弹拦截下来。爱国者飞弹和萨德飞弹和美国海军标准三型,是目前最广泛使用的拦截系统。

苏紫云说,东风17第二个特征是射程约2500公里,属中程弹道飞弹,针对的主要目标可能不只台湾,而是针对美军基地或美国海军的航舰战斗群。它的射程可能涵盖冲绳的美军嘉手纳基地、日本本土的美军基地,和关岛美军基地。

苏紫云表示,东风17虽不针对台湾,但台湾仍应保持警戒,因为从东风17的性能来做战场分析,它能攻击到台湾的东海岸。台湾中央山脉标高将近四千公尺,对于来袭的弹道飞弹抛物线飞行路径有一定的隔断效果,台湾东部的山脚可能是中共弹道飞弹的射击死角,如同棒球全垒打墙后方一定角度是高飞球打不到的。但如果东风17配置在中国的东部战区,靠近上海以南或广东以北,对台湾东海岸的威胁就会变成水平弹道,也就是花东纵谷和台九线方向,形成纵贯线的攻击,这是值得注意之处。

苏紫云进一步说明东风17的运作原理,第一节火箭把飞弹推送到大气层边缘后脱离,第二节如同纸飞机的造型基本上就是个小型的高速无人机,脱离第一节火箭后在大气层边有点像打水漂,在太空和大气层边,利用大气层的摩擦力,像打水漂一般跳往目标方向前进,到了一定的座标后就向下潜入大气层,俯冲进行攻击。东风17和东风11、东风15特性不同,相辅相成,东风11和15最大弹头约八百公斤,东风17弹头约五百公斤,破坏力较小,但突防力较好。

 

军事专家认为,台湾爱国者飞弹和天弓三型防空飞弹可有效拦截东风系列飞弹。图为台湾今年七月汉光演习时展示爱国者飞弹。(法新社)
军事专家认为,台湾爱国者飞弹和天弓三型防空飞弹可有效拦截东风系列飞弹。图为台湾今年七月汉光演习时展示爱国者飞弹。(法新社)

苏紫云认为此次东风17的信息被透露出来,不是针对美国总统大选,对台湾的影响也不大,主要是中共大内宣的作用,特别中共在外交事务受挫,释放军武信息的意图是表达不示弱。

苏紫云说,东风17对台湾有骚扰作用,但没有决定性作用。他说东风11和15看起来好像有1500枚的数量,可是每一枚的载重弹头约800公斤,换算起来1500枚飞弹总共是1200吨的弹头。相较于战争史上的纪录,二次大战时美国对德日的一次战略轰炸,一次300架轰炸机的投弹量在1500到1800吨之间,所以这种弹道飞弹在军事上实质上的效果有限。第二也是战争史的经验,二战时伦敦被纳粹德国用弹道飞弹攻击一万多枚,也没有摧毁英国人的意志,所以台海万一不幸发生战事,弹道飞弹真正效果有限,但对于心理上会产生影响。

台湾防空飞弹可拦截解放军东风17

台湾能否有效防御? 苏紫云说中共的飞弹攻击力和台湾的防御力处于抵销的态势,台湾爱国者飞弹和天弓三型防空飞弹可有效拦截,以目前台湾六百枚飞弹能够有效抵销一千五百枚飞弹的威胁。他解释,依防空系统的设计,雷达电脑侦测到飞弹来袭时会进行解算,如发现飞弹落点不在目标区,而是掉进海里或山里就不拦截,以节省弹药,就像棒球若发现是界外球就不理。但中共军备随时成长,台湾未来仍要持续投资。不过科技发展对台有利,台湾处于守势,有主场优势,激光防空系统的发展对台有利,因为成本很低。二是芯片优势,解放军未来可能面临芯片短缺,若芯片故障或更新一代的武器系统无法取得台积电芯片,中共军力或许可能冻结或往回推一世代都有可能,再加上台湾并不会主动对中共发动攻击,这情况发展有利于区域稳定和平和台湾的安全。

那么美军如何有效防御东风17? 苏紫云说一是被动防御,标准三型跟萨德都可进行拦截,拦截机率一般评估在60%左右。二是主动打击,以飞弹摧毁。明年美国测试中的拦截系统原型应该会出炉,拦截效率将大为提高。

中共若夺岛 将输掉整个战争

对于台海发生军事冲突可能性的论战,苏紫云认为两岸发生战争的机率很低,除非是擦枪走火。一方面是中共没有十足把握攻下台湾,台美评估报告都这样认为。二是如果中共对台发射飞弹或夺取台湾外岛,将对中共不利,因为等于是邀请国际势力介入,攻击外岛或飞弹突击都无法改变台湾目前状况,反而突然增加外国力量来协助台湾。即使中共占领台湾外岛,在战略上是赢得一个战役,但输掉整个战争。中共频繁出动战机骚扰台湾,以大外宣的手段恫吓台湾,但中共的军演包括最近在古雷半岛东侧海域的军演,火力展示都在其领海范围内,这表示中共不希望军事对峙升高。冷战以来经常是政治高调宣传,军事上自制,和平是一种艺术。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说,台湾需要某种程度的战略清晰,以避免意外或误判所导致的冲突。图为美国航母罗斯福号。(法新社)
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说,台湾需要某种程度的战略清晰,以避免意外或误判所导致的冲突。图为美国航母罗斯福号。(法新社)

萧美琴: 台湾需要某种程度的战略清晰

不过,解放军扰台愈频繁,台海局势愈有擦枪走火的可能,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最近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说,台湾需要某种程度的战略清晰,以避免意外或误判所导致的冲突。

美台最近对于美国长期以来对台海采取战略模糊的政策,有许多讨论。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表示,美国以战略模糊作为吓阻中国对台军事动作,很明显是失败的,反而不断让中国去测试美国的底线。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主政时,主张“战略模糊”的助理国防部长奈伊(Joseph Nye, Jr.)在1995年答覆中国解放军军官的问题表示,和平解决与避免冲突同等重要,“无人知道”(Nobody Knows)美国将如何因应台湾危机。

赖怡忠表示此后在美国模糊战略的政策下,从1995年到两千年,台海局势从军事上的冲突扩大到变成政治上的分歧。1999年美国学者李侃如甚至提出“中程协议”,美国官方表示支持。此协议内容是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台湾明示自己为中国一部分,台湾不宣布独立,大陆则承诺不以武力攻打台湾,两岸在政治谈判前达成一个为期五十年的过渡性“中程和平协议方案”。这将两岸是否终极统一直接放上台面检验。

后来民进党赢得政权,其主张就和美国的一中政策出现冲突,民主就是让人民可以决定未来,台湾人民无法接受一个事先预定的统一的框架。

赖怡忠: 美国战略模糊引诱中国试探美国底线

赖怡忠说,美国一直以一中政策进行所谓的台海维和,并且为美军是否援助台湾设立很多条件,譬如要求台湾必须不挑衅中国,美国才会援助。甚至卜睿哲在2008年后曾说《台湾关系法》并没有载明美军一定要援助台湾。美国战略模糊甚至搞到美国重新解释《台湾关系法》。这反而让台海军事紧张升高,让台北的不安全感愈来愈强,也戕害台湾民主发展本质,台湾人发现只能进行鸟笼式的投票,有些台湾人就觉得既然中国态度如此,美国也暗助中国,台湾以后没救了,与其以后降服于中共,不如现在先拿现有筹码跟中国换取比较好的价码。2008年后有一批人不只在两岸关系向中国倾斜,连民主价值都向中国倾斜,这样的滑坡很明显。因为大家发现中国这么讨厌,美国却又要以中国为依归,对民主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所以战略模糊的问题不只是思考对台海的维和。“不独、不武”的双重吓阻也吓阻台湾搞到台湾连公投都不能投。

赖怡忠说,美国的战略模糊让中国持续不断测试美国底线,要了解台美军事安全合作到什么程度,由此产生的紧张让中共归罪美国,要求美国立场清晰。非常吊诡的是美国主张的战略模糊反而遇到最大阻力是中国要求美国清晰,中国要求美国把立场说清楚,要求美国符合中国的立场。

 

中共对台军事恫吓扰台成为新常态,也使美台对于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能否稳定台海局势,再掀讨论。图为台湾今年的汉光演习。(法新社)
中共对台军事恫吓扰台成为新常态,也使美台对于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能否稳定台海局势,再掀讨论。图为台湾今年的汉光演习。(法新社)

时局发展至今,赖怡忠认为,美中没有共同政治价值,失去共同敌人来维系彼此关系,美中必须直接面对很多根本的分歧。中共向极权威权全面前进,不能接受台湾民主。现在冲突的本质不再是中国宣称的统独或一中,而是中国不要民主,它的未来完全由党来决定。台湾要民主,未来由人民决定,如此就冲击一中,挑战一中是民主的本质造成的结果。中共有办法实行一中是因为其威权的独裁体制,如果美国不去挑战中共的一中要求,以战略模糊处理,不仅引诱中国用军事试探美国底线,也是在价值上伤害华人唯一民主实验最成功的地方,是在鼓励威权独裁体制对内宣称它的威权独裁受到国际支持。

黄介正: 战略清晰无法吓阻北京 反而加码刺激北京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则认为,战略清晰和模糊是一对孪生兄弟,父母是美国利益,清晰与模糊之间是宽广的频谱,战略非常清晰存在于有邦交的军事同盟,例如美国与日英德等国的关系。现在美国在这方面的讨论是认为美国过去的战略模糊没办法阻止中国的行为,像是南海造岛、军机飞越海峡中线、试探台湾防空识别区等,所以思考是否要做调整。

黄介正说台湾当然希望战略清晰,也就是希望美国把台湾视为准同盟,或类似北约的军事同盟,更扎实让美台战略安全关系结合,并要求美国保证台湾安全。但是战略清晰在此刻并不能吓阻北京,反而是加码刺激北京的作法。从北京的解读来看,美国跟台湾越清晰越是挑明了对干,对习近平的决策,对于习近平在中央军委的威望,以及习近平面对中共建党一百年和二十大的特殊时刻,战略清晰是一种刺激,而不是吓阻。

美国对台或两岸政策有一定的边疆,即《台湾关系法》、中美三项联合公报所组成的一中政策,最近又加了一项六项保证,有人视为往战略清晰的方向挪移,但公布1982年的电报原件不表示美国政策就转向战略清晰。美国不会溢出政策边疆范围。

在美国大选前,美国对台政策不会有惊奇,谁也不能为台湾做什么,就算做了,如果特朗普没有连任,政策就会暂缓,或是在选后两个月做全面政策检讨。若民主党胜选,估计明年夏天以前, 明年四五月前都不会有完整的、扎实的新的安全论述。

黄介正说,美国两党都没有准备彻底移除一中政策,虽有一些讨论,有智库人士宣讲一中两府的概念,但都是刚开始,不可能成为定论,美国现在确定中国是排在后面,脖子会感觉到它呼吸的那个竞争对手。美国朝野会努力把和中国的距离加大,让美国作为第一强权。特朗普用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主张,拜登用的是美国重新回到领导地位,两人的目标一样,不让中国超越。

撰稿人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