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中共發動密集宣傳攻勢 搶奪民主話語權

2021.12.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大國攻略:中共發動密集宣傳攻勢 搶奪民主話語權 美國總統拜登於12月9日10日舉行一連兩天的民主峯會。
(法新社)

針對美國總統拜登於12月9日至10日舉行一連兩天的民主峯會,中共以一連串輿論宣傳手段反擊,從官方到學界到媒體,發動一連串攻勢。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12月4日發表《中國的民主》白皮書。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北京一場“中外學者談民主”的對話會致詞說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

姓黨的媒體更是連篇累牘,早在八月央視焦點訪談就介紹中國所謂的“全過程民主”。民主峯會召開前夕,新華社國家智庫發佈報告,和長達40分鐘的紀錄片,講述“民主、自由、人權的中國實踐”,以“實現民主自由人權,中國做對了什麼?”爲題自問自答,用六個小人物述說中國民主,其中一位來自郵政基層的全國人大代表爲快遞員提建言,藉以宣傳農民工人基層人大代表佔到15%。CGTN則以幾種外語發佈影片聲稱要“近距離審視美式民主”,批評美國的種族衝突等問題,炮轟美國民主倒退。

不過,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因爲在社羣媒體發佈疫情信息遭到羈押,如今性命垂危。十月份中國纔有14位宣佈參加北京市基層人大代表換屆選舉的候選人,遭受各種騷擾威脅,被迫停止參選。中共劣跡斑斑,爲什麼仍大言不慚說自己是 “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 爲什麼連民主這個話語權都要爭奪?

汪浩: 中共偷換概念 把民主和習核心畫等號

拜登在民主峯會開幕致辭時說,目前全球的自由正受到威脅。(法新社)

著名時事評論員汪浩說,中共把民主和黨意和習核心的個人意志畫等號,行使民主權利就是行使橡皮圖章。把人民利益跟共產黨利益和習近平利益畫等號,就是說共產黨代表全體人民利益,習近平代表整個黨的利益,所以習近平代表黨,黨說什麼就代表整個人民。所以所謂全過程民主,不需要投票或競爭,不需要三權分立或互相限制,也不必讓選民選擇不同方案,不需要觀念的辯論,通通不需要。因爲我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我,人民的民主就是我說了算,這樣的話就沒法跟他辯論,中共根本不接受西方兩三百多年的民主最基本概念,或是古希臘的民主概念,共產黨重新定義民主,而根據他的定義,他最民主,他一個人代表14億人利益,14億人利益跟他的利益一致,這樣一來就沒什麼可討論的,這完全是偷換概念。

對於新華社的紀錄片舉出基層人大代表的實例試圖宣傳中國有民主,汪浩說這要探究他如何被選爲人大代表,在會中如何執行權利,之前中共有一位九十幾歲的人大代表說過她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都聽黨指揮,這完全是附和最高領導人,“就是橡皮圖章,沒有自下而上反應民意的功能,只有自上而下執行黨意的功能”。在這種制度下,找文盲或大學教授或諾貝爾獎得主來做人大代表並沒有差別,他就是舉手同意而已。

汪浩說,從最近香港馬上要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國一連串對候選人的限制、改變選制,中國有沒有民主,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中國的問題就是自我吹噓。拜登舉行民主峯會,討論國際社會全人類共同關心的議題,有普世價值,也涉及每個國家實際情況和差別的問題。民主峯會引起全世界對中國真正民主狀況的討論,很有意義。真理愈辯愈明,通過國際社會價值觀的大辯論,對全人類的進步有好處。

矢板明夫: 中共指鹿爲馬 走夜路吹口哨壯膽

針對拜登舉行的民主峯會,中共以一連串輿論宣傳手段反擊,從官方到學界到媒體,發動一連串攻勢。(法新社)
針對拜登舉行的民主峯會,中共以一連串輿論宣傳手段反擊,從官方到學界到媒體,發動一連串攻勢。(法新社)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說中共一直談中國式的民主,是因爲中國國內有危機感,中國政治改革不斷倒退,國際社會對中國愈來愈不能接受,拜登舉行民主峯會將世界分成兩個陣營,中國需要對內有說法,因此用大內宣的方式把中國包裝成民主國家,說中國是真民主,美國是假民主,中共需要有合理說法,否則政權無法穩固。矢板明夫認爲中共這套大內宣,不是要搶奪話語權,而是不得不表演。中共“指鹿爲馬”正是他政權不安的表現,“這套話語騙不了人,自己走夜路吹口哨壯膽而己”。

矢板明夫說中共的人大代表裏面大部分都是官員,基本上無法反映一般民衆聲音,有少數民族或農民工個別代表作爲典型,都是共產黨樹立的宣傳塔,他們當上人大代表之後,社會地位改變,也可能很快變成官員。一般民衆聲音無法反應,有民衆希望參選,就被當局用各種方法圍追堵截。

民主制度不怕批評 共產黨不能容忍反對聲音

拜登召開民主峯會沒有直指中國和俄羅斯,但中俄也沒有受邀。(法新社)
拜登召開民主峯會沒有直指中國和俄羅斯,但中俄也沒有受邀。(法新社)

中共一方面自稱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一方面不斷批評美國的民主。汪浩說既然是民主就容許批評,不過,實事求是的說,美國是多種族的移民國家,如果美國真如中共說的如此不堪,爲什麼這麼多人前仆後繼要移民去美國生活?爲什麼大家不移民去中國生活? 美國是世界少有的、獨特的、多種族的開放移民的國家,融和過程中當然存在問題,通過幾百年來的經驗教訓,有不斷改進的過程,跟共產黨最大的不同是,民主改進的過程是儘量通過和平演變的改革過程,而不是共產黨通過革命暴力一刀切的革命過程。每個國家的制度都有缺陷,人類還沒有發明出一個完美無缺陷的制度,整個制度的調整過程需要經驗積累,需要政治妥協和平演變的改革過程,而不是你死我活、暴力革命、一個人說了算的過程。西方民主跟中國獨裁最大的差別在此,並不是說美國製度百分之百好,而是說跟其他制度比較,不斷改進有其成功一面,有其領先之處,有其本身制度的靈活性、容納性和彈性,也有自我調節、自我改進的能力。共產黨的制度很僵硬,沒有容納不同意見和自我改進的地方,即使有也是通過暴力而不是公開的辯論,不是政治妥協而是權勢鬥爭,是一派徹底打垮另一派的革命性辦法,這是整個過程的差別。當然,民主制度也可以受批評,朝鮮和以前蘇聯也經常批評美國,這沒有什麼,“民主的優勢就是不怕你批評”,中共不接受批評,共產黨覺得它根本沒有錯。

中共經常利用美國的開放社會、媒體對於政府自由的批評,藉以批評美國社會的缺點和民主過程中經常出現的混亂,汪浩說,這些混亂不見得是壞事,這裏有保護個人自由的問題。民主包涵兩個概念,即少數服從多數、多數要保護少數,並不是多數意見一定正確,有時候少數從長遠來說更正確,因此不是多數徹底壓迫少數。但是,共產黨就認爲它代表大多數人的利益,以前共產黨說要消滅階級敵人,不只在社會地位、在精神上消滅,也要在肉體消滅,共產黨最大的問題是它不能忍受反對派,而在西方歐美民主制度之下,反對派也可以有相當大的話語權,還是可以發聲,這是制度本質的差別。

民主是什麼?

民主制度不怕批評,共產黨不能容忍反對聲音。兩種制度有本質上的區別。(法新社)
民主制度不怕批評,共產黨不能容忍反對聲音。兩種制度有本質上的區別。(法新社)

記者在臺北街頭訪問幾位民衆,一位男士說:“把決策迴歸到人民身上”。另一位男士說:“由下而上,而不是由上而下。人民做決定,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一位女士說:“民主是人民有選擇權。少數服從多數,少數的意見也要被尊重和納入。”另一名女士說:“在民主裏面,自由這件事非常重要,民主可以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想做的事。”這位女士說她在2013、14年左右和2016年分別去過南疆和北疆旅遊,看到很多警察,感覺人民生活在被管控之下,很顯然沒有民主,很多聲音被蓋住。

那麼,中國老百姓覺得生活在中國到底有沒有民主呢?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