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从《鬼灭之刃》登陆看中国对影视作品的钳制

2020-12-31
Share
专栏 | 大国攻略:从《鬼灭之刃》登陆看中国对影视作品的钳制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创下日本影史票房第一,中国影音平台“哔哩哔哩弹幕网”取得版权,原订12月底或2021年1月初上映,但如今电影被召回重审,上映日延后。
(法新社)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剧场版 无限列车篇》创下日本影史票房第一,中国影音平台“哔哩哔哩弹幕网”(bilibili,或称B站)取得版权,原订12月底或2021年1月初上映,但如今电影被召回重审,上映日预料延后。《鬼灭之刃》被重审的原因是有“疑似”辱华情节。

对中国影视产业有多年研究的台湾中山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廖美说,日本的版权是卖给B站,不是在戏院上映,连B站都要这样审,显示中国政府对影视产业的钳制和监控的程度。她也说有一些是因为基层人员不敢做决定,害怕出错,使原本的审查与监督更加严苛。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动漫人物主角的耳环图案,被认为类似大日本帝国主义的“旭日旗”,中国政府认为有“辱华”嫌疑,已要求改掉海报图案样式,本来放射状的线条改成横条。(Public Domain)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动漫人物主角的耳环图案,被认为类似大日本帝国主义的“旭日旗”,中国政府认为有“辱华”嫌疑,已要求改掉海报图案样式,本来放射状的线条改成横条。(Public Domain)

廖美是少数曾赴中国对影视产业做过田野调查的台湾学者,她从2016年以来在中国访问了多名制作人、导演、编剧、前制、后制人员和宣传发行人员等上百人,她表示中国影视部门对产业的监控程度比其他部门都多。廖美最近在一本探讨中国锐实力的新书中,专文探讨中国对影视产业的钳制,包括从2000年到2018年来,中国如何对台湾艺人猎巫,挑战台湾艺人的国家认同。她说并不是中国对台湾艺人的监控特别严,而是中国对整个影视产业的钳制都很严,这些政策影响了整个产业这些年的发展。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动漫人物主角的耳环图案,被认为类似大日本帝国主义的“旭日旗”,中国政府认为有“辱华”嫌疑,已要求改掉海报图案样式,本来放射状的线条改成横条。(Public Domain)
日本电影《鬼灭之刃》动漫人物主角的耳环图案,被认为类似大日本帝国主义的“旭日旗”,中国政府认为有“辱华”嫌疑,已要求改掉海报图案样式,本来放射状的线条改成横条。(Public Domain)

在纽约市立大学研究中心取得经济学博士的廖美,从资本流动的角度观察中国影视产业,她说中国的影视产业跟中国的经济发展最大的不同是,如果看中国经济发展,或许能以20年为一个循环,但是中国影视产业是三倍速度变貌,20年可能出现三种变型。廖美说她2016年进入中国影视产业领域,如果回头看2008年之前或者北京奥运后,跟2014年到现在,都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中国影视产业发展的变型比一般经济发展快很多,它的资本投入和政策、意识型态,卷动起的复杂度更深更广,水很深。

古装剧限制多 转向平台低调上档

中国对影视产业钳制严苛,繁多的规范政策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法新社)
中国对影视产业钳制严苛,繁多的规范政策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法新社)

她指出近年一个趋势是,由于中国对古装剧祭出种种限制,收紧古装剧播出份额而且内容尺度趋严,于是制作公司转向腾讯、爱奇艺和优酷等视频平台播放。廖美说,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最近电视剧“悄悄上映的很多,特别是古装剧,多到无法想像!”

廖美举两部古装剧,2020年中在腾讯上档的《锦绣南歌》和2020年底在腾讯、爱奇艺、优酷播出的《狼殿下》为例,都是悄悄上映,制作公司抱着“既然中央不鼓励,能平安上架,播完就好”。她说一部电视剧的制作费动辄两三亿人民币,特别是早期还没有限薪令之前,明星大腕的片酬很高。廖美曾经跟着《锦绣南歌》剧组去横店两三个星期看拍戏,她说《锦绣南歌》斥资三亿人民币拍摄,推出时却没有大作宣传,就是担心万一遭网友检举有疑似权斗的情节而被处罚。她说中共限制古装剧的原因是不希望看到权斗或宫斗的情节,要求影视作品“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但是很多古装剧的卖点就是权斗,制作公司担心大张旗鼓宣传引来麻烦,于是都低调上映。她指出《狼殿下》更是采全集播出的模式,将49集一口气全部推出,就是因为担心播到一半被撤档。

电视剧《平凡的荣耀》翻拍韩剧,因限韩令迟未解除而低调上档。(Public Domain)
电视剧《平凡的荣耀》翻拍韩剧,因限韩令迟未解除而低调上档。(Public Domain)

不过2020年9月播出的《平凡的荣耀》不是古装剧,却也是悄悄上档。廖美说,这部时装剧讲述主角在职场中成长,虽然算不上主旋律,但也属于正能量,早在2018年杀青,却拖了两年直到2020年9月才播出,而且一改以往大做宣传的手法,低调上演。原因是这部戏是影视公司在2015年向韩国购买版权,不料2016年中国祭出限韩令,韩剧几乎从中国市场消失。《平凡的荣耀》一直苦等限韩令解除,至今仍没有解除,不能再拖了才悄悄上映。廖美说,制作公司2016年购买韩国版权时并没有限韩令,而且当时中韩合拍剧和各种影视合作水乳交融。2008年北京奥运后,大量韩国影视工作者在中国的影视制作和后制工作领域扮演重要角色。

广电总局掌控影视产业 是中共主导意识形态的防线

电视剧《狼殿下》采全集播出的模式,49集同时上线。(Public Domain)
电视剧《狼殿下》采全集播出的模式,49集同时上线。(Public Domain)

廖美指出,最近一部被撤档的是关于八路军的电视剧《雷霆战将》,《雷霆战将》于2020年11月3日在湖南卫视、芒果tv和爱奇艺等平台播出,被禁播的原因是剧中由“小鲜肉”饰演的八路军战士涂发胶、住豪华别墅,把艰苦的岁月拍成了偶像剧,全剧共四十几集,播了九集就被撤下。廖美说全世界恐怕唯有中国对影视作品和演艺人员是如此严格钳制,上述这些遭禁播的情况在中国是很普遍案例,广电总局对于掌控影视作品的意识形态,社会的美学、观感、和走向,是绝不可能撤掉的防线。

廖美说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11日曾召开会议,提到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政治局会议之后监管系统立即取缔了三家平台业者,廖美认为以后平台业者恐怕会国有化,这是下个阶段中国政府会控制的方向。

规范繁多 中国影视创作者走纲索

碍于古装剧限令,近年包括《锦绣南歌》等多部古装剧,都是低调上映。(Public Domain)
碍于古装剧限令,近年包括《锦绣南歌》等多部古装剧,都是低调上映。(Public Domain)


中国影视产业还有另一个现象,就是广电总局经常发布规范性文件,廖美说,各种新规以一种流言的形式在影视圈流传。廖美提到她2017年去北京访问时,发现中国大约80%的影视公司都在北京有办公室,但其实中国的电视剧和电影很少在北京拍摄。在纽约住过18年的廖美说,好莱坞电影60%跟纽约有关,有人说如果起点不在纽约,可能终点在纽约,因为纽约整个都市形象和拍戏环境对好莱坞很友善。但北京不是,很少的戏在北京拍摄,即使剧情讲述北京故事也是在外地片厂拍摄。不在北京拍戏却都有办公室在北京的原因是制作公司需要最快速度掌握中央政策的变化。廖美指出,中国规范影视的法律只有两个,分别是著作权法和电影产业促进法,但是规范性文件有八百多个。

廖美指出中国现在影视的资本流动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影视公司希望把戏剧卖给各地方省级卫视,由电视台付给制作费,一部电视剧经常拍七十几集,拍愈多集可以多卖钱。但是现在爱奇艺、腾讯等平台的订户很多,卖给平台的价钱比卖给卫星电视台好,而且以前电视台会要求播出的集数和时段,要电视为先,平台在后。所以视频平台现在既然已拥有大量订户,宁可自己买剧播出。影视制作公司以前把剧卖给电视台要看电视台脸色,现在也更愿意把剧卖给平台,因为跟电视台打交道可能还要公关费、红包等非经济成本支出。

廖美擅于从资本的角度研究中国影视产业,她认为资本决定了影视产业的发展面向。她说,从 2014到16年,中国影视产业出现很大的跃进,很多的影视公司拍了大量电影、电视剧,却有三分之一没有上院线,也没有在电视台播出,但影视制作公司还是不断拍戏,这是因为很多制作公司透过拍戏来洗钱。她说万达影业几年前买下美国的传奇影业和一些院线,就是因为当时中国游资多,中国政府希望利用中国资本把西方的一些产业买下来,但后来发现很多商人借机把钱洗到国外去。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