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者是无辜的”---来自北京上访村的故事(2)

上访者生活艰难,上访的路崎岖而漫长,而上访者不改初衷常年坚持,官和民,上访者和信访部门之间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形成了只有中国才特有的上访村现象。围绕北京上访村、上访者背后的心酸故事以及官方对上访者的态度展开深入调查...
2005-05-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录音)

大家好,我是白帆。以上大家听到的是在北京的一名上访者所撰写的描述自己上访生活的诗歌,在上访者中广泛流传。在这一集的调查报道节目中,我们将围绕北京上访村、上访者背后的心酸故事以及官方对上访者的态度继续展开深入调查。

上访者生活艰难,上访的路崎岖而漫长,而上访者不改初衷常年坚持,官和民,上访者和信访部门之间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形成了只有中国才特有的上访村现象。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很多上访者都是十数次甚至是数十次进京讨说法,但最后均是不了了之。在上访村的老上访户中,短的上访了三、五年,长的上访了十年到二十年,而最长时间的上访者竟然上访了四十二年!就这样,他们从黑发告到白发,由中年告到老年,耗尽时间、健康和金钱,心力交瘁,而他们的冤情得到真正重视和解决的,可谓廖若晨星, 更有不幸的上访者冻死街头,或者被殴打后得不到医治死亡。常年的上访生涯不免使得幸存的上访者的忧愤难以化解,性情抑郁,因此这些上访者有时也参与一些异议人士参加的活动,如悼念赵紫阳等,借以表达对官方的不满;而官方也将上访人士视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因此凡是有重要政治活动如两会期间,就会大动干戈,扫荡上访村以及分散在北京各个角落的上访者。鞠鸿怡就是在今年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被北京的公安拘捕的:(录音)

曾经在上海开五金店和旅馆,最后因为拆迁而失去所有财产的 艾福荣讲述自己悼念赵紫阳后被跟踪拘捕的经过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公安人员会如此准确地找到他们的行踪:(录音)

然而,艾福荣的经历对于老上访户上海的沈永梅已经是见多不怪了,他们的照片在各大车站码头已经被存档,他们一出现就会被跟踪拘捕。“截访”是近年来新发明的词语,就是拦截上访者的意思,沈永梅今年四月底到北京上访的时候,就被公安人员截访:(录音)

虽然沈永梅多次跟公安打交道,但这次火车上突然出现这么多公安还是令他们感到意外,而且官方为了拦截上访者,竟然让火车多停了近半个小时:(录音)

尽管后来他们巧妙地绕过了公安,成功地进入了北京,但最后还是被公安发现,送到北京马家楼的收容站,最后遣送回上海:(录音)

在京担负截访任务的一般都是各省驻京办事处信访工作小组,他们负责将公安拘捕的上访人员送回自己家乡。某省驻京办事处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工作的情况说:(录音)

俗话说“久病成医”,这位长期同上访者打交道的干部由于了解上访者的情况,对他们产生了恻隐之心。他认为,诸多的上访者中,尤其是近年来为了失去房子或者土地上访的人中,很少有人是无礼取闹的:(录音)

他认为,这些上访的人问题地方政府往往不给解决,导致恶性循环:(录音)

据调查,上访的高潮开始于2003年,征用土地以及房屋拆迁是上访的主要诱因,各地城市居民和农民纷纷进京上访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务院今年五月一日开始,实施新的《信访条例》,试图将信访法制化,并称新条例旨在保护信访人合法权益,维护信访秩序,强调政府责任,避免扯皮等。记者就新条例实施后对信访者的态度官方有哪些变化询问上访村所在地北京丰台区政府,一位姓张的官员表示,政府在新条例颁布之后,对上访的管理更加严格:(录音)

而上海的上访者陈修琴对于新的信访条例并不看好:(录音)

而那位某省驻京办事处负责信访工作的干部认为,各地方政府官员推诿扯皮不负责任,新的条例难以解决实际问题:(录音)

他认为,只有建立起很好的监督机制才能保证信访过程中普遍存在的欺上瞒下的问题:(录音)

这位老干部认为,信访者是无辜的:(录音)

上海的拆迁户徐金妹对记者表示,只要她有机会还是会到北京上访,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录音)

鞠鸿怡对记者表示,她对记者问题的解决已经不报有任何希望,但心中的不平之气难以平息,她就是要为自己和家人讨回公道:(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另外,您可以上网收听本台的节目,网址是 https://www.rfa.org/mandarin。 )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