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年离奇死亡 父亲携俩幼女流浪上访

2018-04-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杨阿康。(Public Domain)
杨阿康。(Public Domain)

杨建力最近在网上大量发布信息和视频,披露自己家破人亡的遭遇,并控告政府公安机构不作为。因为多次上访无人理睬还遭到粗暴对待,他和两个十余岁女儿曾在北京的新闻媒体机构前长跪不起,哭诉:“求求你们给我们曝光吧”。

据调查,杨建力原住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洪山乡王腰庄大杨庄村,2012年初,杨建力一家荥阳市王村镇马鞍桥暂住。2014年7月25日,杨建力妻高力红,精神一切正常,独自外出找工作后便莫名失踪,失踪时没带手机和身份证,没联系方式,他们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014年8月17日,15岁的杨建力儿子杨阿康 。外出寻找妈妈也失联,外出携带身份证和手机联系不到,杨建力在及时报警的同时,又发动亲友多方找寻数月无果。

2015年4月1日上午,河南省郑州市北环路丰产路分局民警,张西高打电话通知杨建力老家村干部,转告他们说:杨阿康于2015年3月31日,自住宿的郑州市好莱坞巴士快捷洒店32层跳楼身亡。

杨建力一家赶去后,从办案干警及现场群众中了解到:杨阿康被发现时死于巴士快捷酒店楼下,尸体周地面无一丝抛洒血迹,官方已初步认定属跳楼自杀。他们感到疑惑,活人从楼顶32层的高空坠落,落地现场能无溅状血迹。他们猜疑:躺尸点是否属死亡第一现场。是不是人死后被推下楼的第二现场,无血現场让家属生疑。办案民警对家属的质疑不予考虑。 没有详细调查取证就发给他们《不予立案通知书》以及《死亡鉴定通知书》及三份《刑事复议决定书》,均为同一枚印章, 家属对此感到非常不解。

杨建力根据儿子杨阿康肚子上大伤口和手机,杨阿康的衣服,以及杨阿康居住的17层1712房间被着火,包括办案人张西高提供的,当天晚上杨阿康和(120通话记录)和办案人张西高亲自交给他们的杨阿康使用的手机和内存卡等证据,就感到疑点重重。2015年4月2日杨建力打听到有人证明:杨阿康落地现场没发现一滴血,和郑州市北环路丰产路分局刘志伟技术科民警,提供的落地现场吻合一致。

几经周折后,杨建力等家人被允许到停尸间见到了杨阿康的尸休,只见他小腹部有长约45厘米、宽约26厘米血迹模糊的大伤口,四肢多处粉碎性骨折,右小腿骨外露10多厘米,两眼圆睁,前胸后背有多处青、紫色斑点(疑似活着时被击打所致),右下唇骨内陷,牙齿错位,右耳有血迹液出。根据伤情,家属断定:杨阿康死亡第一现场肯定是在该酒店17层1712房间内,当天晚上刮大风下大雨深夜杀害抛尸前后,郑州市北环路丰产路分局负责办案人张西高也可能就在案发现场(或案发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家属还怀疑,杀害其儿子的是黑社会成员,为了实现某种需求和达到某种目的,放火把杀害杨阿康的现场(居住房间)燃烧得干干净净, 他们强烈要求事件真相。

命案以来,疑点重重,家人亲属悲痛万分,无经济来源,杨建力带着两个十余岁的幼女,一边靠检破烂流浪街头捡垃圾吃维生,一边向各部门进行反映、投诉和举报控告,要求立案查清杨阿康死亡真象,严惩郑州市北环路丰产路分局张西高渎职、失职及不作为行为,严惩杀人凶手及帮凶,而各部门基本没人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这花季少年死因,使杀人犯及其帮凶逍遥法外。

本台记者多次打电话给张西高手机,但对方拒绝接听,而他所在的公安分局其他干警也拒绝接受采访透露案情。目前,杨阿康遗体依然在医院太平间存放,杨建力及其其他家人强烈希望公安机构认真调查此案,给他们一个信服的说法,好让十五岁杨安康入土为安。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