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被两次强征 村民生计堪忧


2018.08.15
随州柳树淌征地。(2017年村民提供) 随州柳树淌征地。(2017年村民提供)

日前,湖北随州柳树淌社区五组20多亩土地被推土机碾压,来了100多人。据说土地是用来建学校。由于前几次暴力征地,最后不了了之,村民放弃抵抗,但是他们不服气。村民没有得到一分钱征地款,只是补偿一点青苗费。村民表示,面对黑社会和政府官员的人多势众,村民敢怒不敢言。记者采访当地村支书张正洲,他承认工作没有做到位,但否认是强征,也否认到现场拆迁的人有黑社会。他表示,到现场征地的都是政府官员,还有建筑公司员工。他还表示,学校明年即将开学,刻不容缓; 而村民对所建学校为公立还是私立不了解,也不知道建校是否需要那么大块地。

不过,这是村民第二次遭遇强征土地,过去噩梦般记忆如新。2016年3月28日凌晨4时许,一个由大型铲车、多名打手组成的团伙,利用夜幕掩护,趁着村民尚在熟睡中,将所有的菜地(后统计共计44.69亩),连带里面的蔬菜大棚、正待出售的蔬菜,以及地上的各种附属物以碾压的方式夷为平地。

据调查,柳树淌社区居委会五组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村组,多年来隶属该村的大片土地被周围的厂矿(如前随州市国营砖瓦厂等)、学校(如随州市白云双语学校等)、修路等逐步征占,但劳动力又没有得到妥善安置,导致近20年来全组村民只能靠这最后的44.69亩地种菜为生。看到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毁,特别是长势喜人的蔬菜被糟蹋,村民们上前理论,结果随行的打手大打出手,并致3位村民受伤。

事情发生后,村民首先诉诸村委会,但相关负责人并未出面给予说法。无奈之下,村民们只好自己肩负起保卫土地的职责。结果,先前的那个团伙恼羞成怒,并于6月14日上午,再次组织铲车,手持铁锹、头戴安全帽的100多名打手进村,见菜就铲、见人就打、见新搭起的菜棚就毁,嚣张之势,让村民联想起老一辈人所讲三十年代末日本人屠杀该村村民的场景。

一片混战的结局是:一位70岁高龄的老妇人被打成骨折。 一名53岁的妇女被打的当场昏死过去。   这位妇女的婆婆见儿媳妇被打昏在地,为了不让嫌疑车辆及人员离开,顶着35底的高温钻进铲车底部,以至中署险些丧命。 还有多位村民受伤。   

120救走了受伤的群众,110却没有抓捕犯罪嫌疑人,也没有到五组来调查过,更没有立案。这样的国家机关在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不但没有挺身而出,反而置若罔闻,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令群众心寒。

事情发生后,村民几经打听方知,早在2013年3月,柳树淌村委会在没有经过大部分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位于北面44.69亩菜地的土地性质变更,为进一步的行动做准备。并于2013年10月,由柳树淌村支书张正洲单方面为代表签署协议,将这片土地转让给随州市国土资源局城区分局。

但村民认为,此举违反了《村民组织法》第十九条第五项规定:“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业的建设承包方案,必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违反了《村民组织法》第十九条第八项规定:“村民会议认应当由全体村民讨论决定涉及村民利益的其它事项”。

“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在没有对相关利益人做充分说明,在没有对以土地为生的村民作任何安置的情况下,村委会做出此举纯属强奸民意,并直接导致后来悲剧的发生。这也是悲剧发生后,但村委会不敢出来主持公道的主因。

据村民披露,这些土地最终赔偿标准就是七万多一亩,但因为村庄靠近城区,政府转手卖给开发商,价格高达七八十万乃至接近百万一亩。在巨大利益面前,政府官员和开发上不择手段夺取村民土地,但决绝给予合理补偿。

按照有关规定,村民在六十岁以后,可以享受每月二百元社保。村民对此非常忧虑,担忧老来升级无着落, 他们希望得到正常的保障。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