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颢被抓难免定罪 南方报系再遭重创


2014.10.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sj.jpg 21世纪报系总编沈颢(网络资料图片)

21世纪报系主编沈颢身陷囹圄, 坚持新闻理想的南方报系再遭重创。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调查报道专题节目,我是白帆。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针对南方报系旗下21世纪主编沈颢被抓一案展开跟踪调查。

21世纪报系总编沈颢、总经理陈东阳25日下午被警方带走。次日,上海市公安局对这一消息予以证实,并称上述他们因涉嫌敲诈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沈颢的妻子随后打着牌子,到报社门前面带微笑抗议,受到很多报社同仁的支持和同情,网络上也有大量的反弹,指控官方力图以此举打压新闻自由。据官方透露,截至目前,此案已涉及21世纪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网、理财周报3家财经媒体,30多名相关人员被调查。除了沈颢、陈东阳之外,还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刘晖,21世纪网总裁刘冬、主编周斌、广告部副总经理莫宝泉,理财周报发行人夏日、主编罗光辉、总经理梅波等人。据官方指控无论是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网,还是理财周报,均有着基本相同的非法牟利模式。这三家看似独立运营的子媒体,其实是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在中国央视的报道报道中,播出沈颢认罪画面。

据悉,沈颢是北大中文系毕业,曾执笔写出“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即使新闻死了,也会留下圣徒无数”等社论和经典语句,其旗下的报章常有同主流官方媒体相左的言论和深度报道,令新闻业的同行以及很多读者折服。 沈颢被抓,且是以新闻敲诈等罪名,令许多人感慨震惊,也引发出更多的猜测与疑问。曾经在南方报系任职的一名资深调查记者表示,目前尚无法断定沈颢的认罪是被迫的,也无法证实官方的指控完全属实。但即便所指控的事实是真的,也有明显的选择性执法问题。官方媒体有类似问题很多 ,为何不去处理,只找南方报系的麻烦。

维权律师李强在公民运动网站上发表评论说,上海警方在办理21世纪报系所谓新闻敲诈案时,涉嫌程序违法,被抓的30人无法及时见到律师,家属没有得到及时通知。他认为,随着沈颢等人在央视上一一忏悔,相信本案已难逃有罪的结论,一个享有盛名的媒体品牌与偶像已注定要死去。但是,李强律师认为,这是也利用公权力违法办案,是“依法治国”这个时代主题最大的讽刺。

对于中共当局以“有偿新闻”抓捕21世纪网以及沈灏、陈东阳等人,有网友质疑中共当局选择性执法因为中共最高喉舌新华社也存在有偿新闻。据财新网报道,新华社上海分社曾向交通银行索取350万元。官方事后低调处理,没有像对待沈颢这样大动干戈。目前居住在西安的记者、独立撰稿人马晓明认为,这起案件绝对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犯罪案子,里面有更深的背景。他认为,官方是借此机会再次打压大胆敢言,不时发出同主旋律不同声音的南方报系。

据调查,南方报系以经济犯罪或者其他罪名整肃,由来已久。

2000年1月,《南方周末》灵魂人物、主编江艺平被调离,其后分管南方周末旗下的“21世纪报系”。

2001年5月,《南方周末》因调查报道张君案被大规模整肃,常务副主编、代理主编钱钢被调离,副主编陈明洋被撤职。

2003年3月13日,创刊不久的《21世纪环球报道》突遭停刊,江艺平再次被打压。

2003年3月,《南方都市报》率先曝光SARS疫情,事后总编辑程益中被降职处理。

2003年4月,《南方周末》因朱镕基专版被整肃,第1000期被迫“开天窗”。广东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张东明出任主编,报社出现编辑记者辞职潮。

2003年4月,《南方都市报》报道孙志刚案,收容遣送制度终被废除。

2004年1月,《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喻华峰、编辑程益中等四人被广州执法部门以经济犯罪之名逮捕,喻华峰等人被判刑,“南都案”轰动一时。

2005年12月,参与创办南方报系的总编杨斌和两名副总编孙雪东、李多钰被免职,约一百名报社员工罢工抗议。

2008年4月,《南都周刊》主笔长平因发表评论《西藏:真相与民族情绪》被免职,调任研究员。

2008年12月,江艺平再次被剥夺权力,调离《南方都市报》。

2009年11月,《南方周末》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独家专访内容疑遭大幅删减,报纸再次“开天窗”。

2011年1月,长平被南方报业解聘。

2011年3月,《南方周末》著名评论员笑蜀被南方报业除名。

2011年9月,《新京报》被北京市委宣传部接管。

2012年5月,庹震出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加强审查和监管南方报系。

2013年1月,《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爆发。

目前居住在北京的著名独立知识分子、前报人戴晴分析这次沈颢被抓的大背景说,在中国目前“权力寻租”的时代,类似事情很多,应该就事论事,而不是打击整个报系,官方这么做的目的是打压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有独立意识的媒体人,扩大对媒体和自由派进一步控制的成果。她认为,这是中共历史上的一贯做法,对于舆论的控制一直没有放松过。打击沈颢等报人就是对其他独立知识分子的压制。

不过,戴晴女士认为,虽然出现这样的事件,她对中国言论的进一步开放还是乐观的。相信因为互联网的发达,资讯量的丰富以及几代人的对历史的了解,言论自由的空间会逐步扩大,民间社会会逐步形成。

 

调查记者白帆:  baifan89@gmail.com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