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顥被抓難免定罪 南方報系再遭重創


2014.10.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sj.jpg 21世紀報系總編沈顥(網絡資料圖片)

21世紀報系主編沈顥身陷囹圄, 堅持新聞理想的南方報系再遭重創。各位聽衆大家好,歡迎收聽今天的調查報道專題節目,我是白帆。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針對南方報系旗下21世紀主編沈顥被抓一案展開跟蹤調查。

21世紀報系總編沈顥、總經理陳東陽25日下午被警方帶走。次日,上海市公安局對這一消息予以證實,並稱上述他們因涉嫌敲詐犯罪,已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沈顥的妻子隨後打着牌子,到報社門前面帶微笑抗議,受到很多報社同仁的支持和同情,網絡上也有大量的反彈,指控官方力圖以此舉打壓新聞自由。據官方透露,截至目前,此案已涉及21世紀傳媒有限公司旗下的21世紀經濟報道、21世紀網、理財週報3家財經媒體,30多名相關人員被調查。除了沈顥、陳東陽之外,還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主編劉暉,21世紀網總裁劉冬、主編周斌、廣告部副總經理莫寶泉,理財週報發行人夏日、主編羅光輝、總經理梅波等人。據官方指控無論是21世紀經濟報道、21世紀網,還是理財週報,均有着基本相同的非法牟利模式。這三家看似獨立運營的子媒體,其實是相互作用,密不可分。在中國央視的報道報道中,播出沈顥認罪畫面。

據悉,沈顥是北大中文系畢業,曾執筆寫出“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即使新聞死了,也會留下聖徒無數”等社論和經典語句,其旗下的報章常有同主流官方媒體相左的言論和深度報道,令新聞業的同行以及很多讀者折服。 沈顥被抓,且是以新聞敲詐等罪名,令許多人感慨震驚,也引發出更多的猜測與疑問。曾經在南方報系任職的一名資深調查記者表示,目前尚無法斷定沈顥的認罪是被迫的,也無法證實官方的指控完全屬實。但即便所指控的事實是真的,也有明顯的選擇性執法問題。官方媒體有類似問題很多 ,爲何不去處理,只找南方報系的麻煩。

維權律師李強在公民運動網站上發表評論說,上海警方在辦理21世紀報系所謂新聞敲詐案時,涉嫌程序違法,被抓的30人無法及時見到律師,家屬沒有得到及時通知。他認爲,隨着沈顥等人在央視上一一懺悔,相信本案已難逃有罪的結論,一個享有盛名的媒體品牌與偶像已註定要死去。但是,李強律師認爲,這是也利用公權力違法辦案,是“依法治國”這個時代主題最大的諷刺。

對於中共當局以“有償新聞”抓捕21世紀網以及沈灝、陳東陽等人,有網友質疑中共當局選擇性執法因爲中共最高喉舌新華社也存在有償新聞。據財新網報道,新華社上海分社曾向交通銀行索取350萬元。官方事後低調處理,沒有像對待沈顥這樣大動干戈。目前居住在西安的記者、獨立撰稿人馬曉明認爲,這起案件絕對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犯罪案子,裏面有更深的背景。他認爲,官方是藉此機會再次打壓大膽敢言,不時發出同主旋律不同聲音的南方報系。

據調查,南方報系以經濟犯罪或者其他罪名整肅,由來已久。

2000年1月,《南方週末》靈魂人物、主編江藝平被調離,其後分管南方週末旗下的“21世紀報系”。

2001年5月,《南方週末》因調查報道張君案被大規模整肅,常務副主編、代理主編錢鋼被調離,副主編陳明洋被撤職。

2003年3月13日,創刊不久的《21世紀環球報道》突遭停刊,江藝平再次被打壓。

2003年3月,《南方都市報》率先曝光SARS疫情,事後總編輯程益中被降職處理。

2003年4月,《南方週末》因朱鎔基專版被整肅,第1000期被迫“開天窗”。廣東省委宣傳部新聞處處長張東明出任主編,報社出現編輯記者辭職潮。

2003年4月,《南方都市報》報道孫志剛案,收容遣送制度終被廢除。

2004年1月,《南方都市報》總經理喻華峯、編輯程益中等四人被廣州執法部門以經濟犯罪之名逮捕,喻華峯等人被判刑,“南都案”轟動一時。

2005年12月,參與創辦南方報系的總編楊斌和兩名副總編孫雪東、李多鈺被免職,約一百名報社員工罷工抗議。

2008年4月,《南都週刊》主筆長平因發表評論《西藏:真相與民族情緒》被免職,調任研究員。

2008年12月,江藝平再次被剝奪權力,調離《南方都市報》。

2009年11月,《南方週末》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獨家專訪內容疑遭大幅刪減,報紙再次“開天窗”。

2011年1月,長平被南方報業解聘。

2011年3月,《南方週末》著名評論員笑蜀被南方報業除名。

2011年9月,《新京報》被北京市委宣傳部接管。

2012年5月,庹震出任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加強審查和監管南方報系。

2013年1月,《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爆發。

目前居住在北京的著名獨立知識分子、前報人戴晴分析這次沈顥被抓的大背景說,在中國目前“權力尋租”的時代,類似事情很多,應該就事論事,而不是打擊整個報系,官方這麼做的目的是打壓自由派知識分子和有獨立意識的媒體人,擴大對媒體和自由派進一步控制的成果。她認爲,這是中共歷史上的一貫做法,對於輿論的控制一直沒有放鬆過。打擊沈顥等報人就是對其他獨立知識分子的壓制。

不過,戴晴女士認爲,雖然出現這樣的事件,她對中國言論的進一步開放還是樂觀的。相信因爲互聯網的發達,資訊量的豐富以及幾代人的對歷史的瞭解,言論自由的空間會逐步擴大,民間社會會逐步形成。

 

調查記者白帆:  baifan89@gmail.com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