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是否仍然缺乏对国产奶粉的信心?

2016-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江苏省南京医院设置"三鹿奶粉专病门诊"(08年9月14日法新社)
图片:江苏省南京医院设置"三鹿奶粉专病门诊"(08年9月14日法新社)
AFP

食品安全是关乎中国老百姓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而国产婴儿奶粉因为涉及儿童的健康乃至民族的未来,更是重中之重。

2008年,发生在中国的毒奶粉事件,使人们对国产奶粉避而远之。事件起因是很多食用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事件引起各国的高度关注和对中国乳制品安全的担忧。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公布对国内的乳制品厂家生产的婴幼儿奶粉的三聚氰胺检验报告后,事件迅速惡化,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內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该事件亦重创中国制造商品信誉,多个国家禁止了中国乳制品进口。2011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调查发现,仍有7成中国民众不敢买国产奶粉。

那么,将近8年后的今天,三鹿事件给中国奶粉行业造成的影响是否仍然存在?老百姓是不是仍然缺乏对国产奶粉的信心?目前旅居德国的周南女士,不久前写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一封信,从这封信中我们也许可以窥见一斑。

总部设在美国的中文媒体明镜新闻网刊登了周南女士的这封信。信中写道:

尊敬的彭丽媛女士:你好!

自从2008年三鹿奶粉含有过量三聚氰胺的问题爆发以后,国内出现了幼儿中毒可能变成大头娃娃的消息,甚至报道说肾结石宝宝至少三十万。

今天已经过去了七年多,国内的奶粉企业依然没有合格的奶粉满足市场需求。香港海关限制旅港同胞携带过量奶粉入境深圳,闹得沸沸扬扬。连德国的市场也开始奶粉断档。几年来,一些德国超市已经对中国人大量抢购德国奶粉十分厌烦,有的超市干脆贴出安民告示:“婴幼儿奶粉每人限购一盒”,或者不准顾客自取付款,必须在付款处由收银员出货收款,也就是看人头,卖或不卖,卖几盒。有时在超市内甚至遇到异样的眼光,凡是看见中国人面孔,就以为是来抢购奶粉的人。中国人的形象在德国社会普通民众中受到更加严重的损害。中国人在国外抢购奶粉已经不止在个别国家、个别城市招人厌恶,而是在美国、荷兰、德国、法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都不同程度地丢人现眼。借助奥运金牌和救助埃博拉病人争来的那点面子简直就要在海外社会丢光了。

作为一名中国妇女,作为一名母亲,我不得不把一些真实的情况告诉你。你以中国最高领导人夫人的身份出访许多国家,引起了国际的瞩目。但是在海外的一些职业妇女和家庭妇女,尤其是许多哺乳妈妈的眼中,你的言行再得体,服饰再端庄,恐怕也无法遮掩“国内连普通婴幼儿的基本营养也没有保证”的重大缺憾。

奶粉的质和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就是党和政府的失职。诚然,一时一地出现某种问题,各国皆不罕见,可是长达六七年时间,持续不能面对社会、家庭和母亲。那就是一个执政能力的问题了。

现在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跟改革开放以前不能同日而语。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可以把男女航天员送上太空,可以制造出令欧美俄日惊叹的新型飞行器,也能到远离北京的南沙群岛填海扩岛,这样高精尖的科技和高耗费的工程都可以攻关克难,为什么就不能在最普通的食品加工业方面生产出保质保量的奶粉呢?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相信政府这点儿投资还是拿得出来的。国内要招募这样一批有道德有学历有技能的人材也并非难事。

如果国产奶粉质量达标,也希望你公开地带头饮用国奶,以推动奶粉市场的正常化。海外媒体介绍说,你的各套服饰无论面料或是做工都出自国内品牌。以此类推,在奶粉问题的危机中,你和其他妇女干部们做一点必要的爱国宣传更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就此,中国深圳当代社会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中国国产奶粉质量问题确实令人关注。他说,自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后,不仅是奶粉,还涉及到其它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让大家对中国的食品安全失去信心。他说,在2008年,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即使农村有两个孩子,也都是父母的宝贝。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问题,要换回消费者的信心很难。刘开明先生指出,应该说,2008年以后,政府在加强监管上是下了很大力气,但能否挽回消费者的信心,那是另外一回事。

刘开明先生列举深圳前几年买断香港奶粉一事为例说,香港特首在去年不得不出台政策,不允许大陆人买超过两瓶的奶粉。而德国,澳大利亚都出现过类似的问题,这确实反映出中国大陆老百姓对国内食品安全还是没有信心。

刘开明先生说,要建立民众的消费信心,不仅是监管要说一说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中国高级领导人,他们能否带头,公开喝国产奶粉,建立民众对国产奶粉的信心,这很重要。比如,如果由彭丽媛亲自做广告,公开喝国产奶粉,会起到作用。其他高级官员公开给他们的孙辈喂国产奶粉。很多官员说现在国产奶粉是最安全的时候,那么既然是最安全,他们就可以给自己孩子喂国产奶粉呀。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丁点相关信息。这样,让自己的孩子去做这个试验,大家是不敢的。

坦率地说,刘开明先生表示,在过去的8年里,政府在这方面是做了很多工作,因为如果连奶粉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非常羞愧。但是做这些工作,与怎么去恢复消费者信心是两个概念。他说,我们看到的真实情况是,大量官员权贵,他们的孩子孙子都是喝进口奶粉。这样,你让老百姓去喝国产奶粉显然不可能。所以,老百姓就通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从海外买奶粉。而能够出境去买奶粉的毕竟是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大多数国内老百姓没有这个能力,只能用国产奶粉,或者尽量不喝奶粉。

因此,中国的国产奶粉问题最终还是一个消费者信心的问题。刘开明先生说,尽管现在国内奶粉质量比以前高很多,也公布了一些质量不合格的奶粉。但问题是,要恢复人们的信心很难,要让人们在心理上接受国产奶粉,目前做的工作还很不够。而且,其它方面的食品安全问题还是不断出现,所以大家对整个食品安全这一块还是没有信心。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本台采访时 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中国民众对国产奶粉不信任,实际上也是对其背后的生产体系和监督制度的不信任。也就是说,目前国产奶粉也许有很多是合格的,但中国的这种生产方式是小农式的原材料的生产。当然现在很多奶粉厂有大规模的养殖基地,它的奶粉来源也许是合格的,但奶粉取决于很多方面,取决于生产方式,奶牛的放养方式,以及饲料来源。在大部分情况下,中国国产奶粉的生产方式还是以零散的生产方式为主,这与联产承包制度有关。当然也不是说过去的那种人民公社集团化的道路就好,而是我们现在要在小农的基础上联合起来,通过农会或农业协会,专业协会的方式联合起来。

当然,胡星斗教授说,农会在中国大陆仍是一个敏感词,但生产协会,专业协会等在大陆还是允许的。可以通过这样的协会把小农联合起来,统一生产,统一饲养,统一销售,以一个专业品牌来销售,让专业协会成为一种品牌,到工商部门,商标部门去注册,然后由他们来提供奶牛生产的原料,包括奶牛和产奶本身。也就是说,需要通过这种专业协会,把农民联合起来,由小农变成规模化的农业。

其次,中国还要完善对官员的追究和监督制度,胡星斗教授说,如果官员不作为,老百姓有权对官员进行问责。中国其实有问责,但那是中纪委的问责,至上而下的问责,而缺乏公民的问责。因此官员就可能存在懒散不作为,渎职等方面的问题,因此对于农产品的检测,也就不尽力。

正是由于这种生产方式的落后,以及我们监督制度的落后,导致民众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胡星斗教授说,再加上整个社会道德堕落,挣钱没底线,这样一种狂热的拜金主义,就使中国人认为,我们中国人自己做的东西,就不知道它是怎么出来的。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信任关系。

也许,胡星斗教授说,中国大陆很多产品是合格的,但老百姓没有办法去鉴别某一奶粉合格还是不合格。就像我们现在仍出现很多问题食品,电视上也在教消费者怎么样去辨别有问题的,有毒的食品,那老百姓全要变成火眼金睛的孙悟空,恐怕仍然鉴别不出来。所以,胡教授说,中国最终还是要靠制度,通过一个良好的制度,让农民联合起来,提供一个良好的食品,食材,原材料,让农民懂得要珍惜他的商标,作假冒伪劣产品就是砸了牌子,原材料就无人要,或价格就非常低。要建立这么一套机制。再有就是要依靠民众来对官员的不作为进行问责,有权罢免那些官员。

至于要不要让中共高层领导或彭丽媛亲自为国产奶粉做广告,胡星斗教授表示这个必要性不太大。因为领导人及其家人要做秀很容易,但民众要从心里信任你这个产品,甚至你这个制度,那要靠长期的努力才能实现。现在老百姓都不那么傻,不会因为彭丽媛做个广告,老百姓就相信。

好听众朋友,接下来我们再来谈谈中国农村有近一半婴儿贫血或导致身体和智力发育受损的现象。中文网站政见网日前披露,中国农村儿童一直存在营养问题。许多调查显示,由于缺少铁元素摄入等原因,农村儿童的贫血率极高。而最近的一项研究更指出,婴儿时期的缺铁性贫血可能会对发育造成严重且无法挽回的影响。

去年10 月发表于英国医学杂志开放版的一篇论文,是美国斯坦福大学与中国多个高校联合组成的 “农村教育行动计划团队“共同研究的成果。他们研究了来自陕西南部农村贫困县的 1808 名婴儿。通过随机对照试验,他们发现婴儿们的贫血率高达 48.8%。其中,有 20% 和 32% 的婴儿的认知能力和运动能力受损,而且这种发育受损往往是日后无法挽回的。
在此之前,这个团队在全国多地的研究也都发现了很高的贫血率。对此,他们提出了一些简单可行的方法,例如发放几毛钱一片的维生素片即可显著的解决缺铁性贫血问题。

虽然中国农村儿童有将近一半的人的贫血这样高的数字可能是有样本选取上的问题导致,但从中国营养学会微量元素营养分会主任委员朴建华等人在 2002 年进行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 时对二十多万个样本所做的统计来看,不同地区的农村婴儿贫血率都在 35-45% 左右。加上城市地区平均起来,则为 36.6%。而十年后的 《2012 中国 0-6 岁儿童营养发展报告》 也指出:全国平均有 28.2% 的婴儿贫血。
另外,“半数贫血” 的数据针对的都是 6-12 月大的婴儿。根据 2002 年的 相关 数据,处于其他年龄段的婴儿的贫血率会相对低出许多。例如农村 0 到 2 岁婴儿的贫血率约在 30% 左右,而 2 岁到 4 岁的儿童贫血率则降到 10% 左右。

可见,现实中婴儿的贫血率并不一定有该研究发现的那么高,但相对发达国家 1% 左右的数据而言,还是有很大差距。

对此,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评论说,农村儿童的营养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它的根源还是由于户籍制度所造成的城乡差距,以及中国巨大的贫富差距。中国的穷人基本上都集中在农村,有人说中国没有贫民窟,那是因为中国的贫民窟都在农村而不是在城市。城市当然也有很多贫困人口,但主要是农村,农村有贫困的老人,很多老人自杀,同时又有大量营养不良的儿童。这一方面是由于农村交通闭塞,生产体系落后,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一些地方政府的失职。

胡星斗教授说,政府应当起到维护社会公平的作用,政府对于农村的贫困落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农村营养不良的学生,政府应当大量投入,包括维生素补品的购买和学生的营养午餐等方面。

胡教授说,如果我们这个民族对儿童和青少年不够关爱,对教育不够重视,我们这个民族就是非常落后,没有走进现代文明的门槛。他接着说,看到前几天报纸报道,农村民办教师一个月收入才150元,一年1800元,连基本生活都维持不了。

胡教授说,这样对待教师,又有那么多的农村学生营养不良,我们这个民族已经成为世界上可以说是最落后的一个民族之一了。他反问:这个民族的那些精英人士到底做什么去了?我们的官员是在干什么?这样不善待我们的儿童和青少年,这是在犯罪。

那么贫血会对儿童的成长发育造成什么影响呢?

研究发现贫血与儿童发育有一定联系。其中,有研究认为是贫血导致了发育不良,也有研究认为两者之间只有相关关系,可能是其他因素导致了发育不良。尽管如此,相关研究还是反映出营养不均造成的缺铁性贫血有可能影响婴儿的智力发育。而由于婴儿时期的发育迟缓往往不可补救,政府、社会和学术界应当在这一方面进行更深层次研究并采取相应解决措施。

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目前在美国行医的金福生大夫,他说,儿童贫血会对体力,脑力,心力和心理状态等造成影响,而要解决儿童贫血问题,其实很简单,关键是要有人来做这个工作。比如贫血问题,补上3个月的铁剂就可以解决问题;如果是由寄生虫等其它原因引起的贫血,要杀寄生虫,并补充维生素等。

由美国斯坦福大学主持的这项团队研究对甘肃等地区学生的随机检测也发现,发放含铁等营养成分的维生素咀嚼片显著地提高了学生们血红蛋白水平 (缺乏血红蛋白意味着贫血) 和数学成绩。而且,发放这样的维生素片的成本只有几毛钱。由此可见,政府完全可以通过提供这样的补充剂来改善学生们的营养。

此外,改变婴儿食物的摄入也可能改善营养问题。例如中国农村许多婴儿由于种种原因,在 6 个月大之后还只靠吃母乳来补充营养 。世卫组织建议该年龄段婴儿除母乳外,也要开始吃其他食物来补充营养。研究发现,相对于那些只吃母乳的婴儿,吃过配方奶的婴儿的血红蛋白水平更高,贫血率也更低。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