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萬中國農村留守兒童生存狀況令人堪憂


2017-06-08
Share
051_XxjpbeE000407_20160803_TPPFN0A001.jpg 中國貧困問題仍很嚴重(AFP)

六一兒童節剛剛過去,我們希望人們不要忘記6000多萬中國留守兒童這個特殊羣體,和他們令人堪憂的生存狀況。大家知道,因爲父母要去城裏打工,成千上萬的中國兒童被留在農村跟老人一起生活或乾脆無人照管。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農村地區留守兒童數量高達6100萬,約佔農村16歲以下兒童總數的40%,他們面臨着教育資源匱乏,缺乏父母的身心關愛,以及人身安全等諸多問題。

首先,在快速城市化的中國,農村學校的數量正在迅速減少,偏遠農村學校的招生人數一直在迅速下滑。爲中國農村不斷減少的人口服務的小型學校被稱爲“麻雀學校”,這種學校現在可謂難以爲繼。

據參考信息網援引海外媒體的報道,在中國四川省酉陽縣的山區一幢破敗的建築物內,鄉村教師楊進華下定決心要把學校繼續辦下去——儘管他只有兩名學生。現在,他不得不既給剩下的兩名學生當老師,又給他們當廚師和看護人。

1953年之前,中國人口中有85%以上是農村人。但是,隨着中國經濟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騰飛,沿海地區開辦了很多工廠,政府也解除了對公民居住地的限制。在之後的幾十年中,數億民衆湧入城市。1982至2015年,中國的城市化率從21%升至56%。至2016年末,中國大約有1.69億農村務工人員湧入城市。2001年,爲了應對不斷推進的城市化和愈發冷清的農村學校,中國政府決定關閉偏遠農村學校,將資源向城鎮學校集中。在之後的幾年中,農村學校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消失。據英國《經濟學人》週刊的數據顯示,2000至2015年,中國有大約四分之三的農村小學(總數超過30萬所)被永久關閉。

對那些被留在農村的中國留守兒童而言,這意味着接受素質教育的希望已經微乎其微。《紐約時報》的報道稱,中國農村的學校中大約有6000萬留守兒童,這些兒童與城市中的同齡人相比,在教育上的劣勢很大。城市學生中有70%會讀高中,而農村學生中的這一比例還不到10%。報道稱,對一些留守兒童而言,離家最近的學校通常也要步行數小時,而且還不提供校車,這讓他們根本無法上學。想要繼續接受教育的學生不得不選擇在學校寄宿,但學校條件艱苦,基礎設施也很不完善,住校生的一日三餐往往得不到很好的保障。由於學校數量很少,很多學校都人滿爲患。

中國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在接受本臺採訪時就此評論說:“留守兒童在國內是一個很熱的話題,國家以前的統計數據是有6700萬留守兒童,再加上隨父母進城的可能有一個億。最近又調整說只有700萬,主要是把留守兒童年齡降低,且父母有一方在家的就不算留守兒童,這樣就把數字降低。但是不管怎麼樣,這是一個龐大的羣體。背景有很多原因。第一個原因,是農村打工潮,中國農民工人數已經超過2.8億,城市基層勞動者基本以農村人爲主體。而中國的戶籍制度,或者說城市的福利分配製度,使農民工無法把子女帶在身邊,孩子只能留在家鄉由老人帶或一個父母帶。第二個原因可能與學校減少有關,許多農村小學被關閉,很大原因與農村凋敝和被放棄有很大關係,而且農民工不僅進入大城市,也在向當地縣城集中,老師也不願到農村去,導致農村小學關閉。”

劉開明先生表示,留守兒童問題不僅是教育問題,更是嚴峻的社會問題,治安問題。他說,這些孩子從小沒人管,厭學輟學的現象很普遍。包括留守女童被性侵害也很普遍。有調查說有超過一半的留守女童被性侵害。許多留守兒童有心理問題。

對留守女童遭受性侵問題,紐約中國婦權網負責人張菁女士在接受採訪時舉例說,一個老年男性性侵農村女童被人偷拍下視頻,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她說,中國留守女童遭性侵問題仍然在不斷髮生。

張菁女士說,中國的經濟發展,農民工是主要的勞動力,他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是一個弱勢,悲慘的羣體。她說:“中國的官二代富二代錢從哪來?都是靠賺廉價勞動力的錢。農民工子女沒有受教育和享受福利的權利,中國的戶籍制度不僅害苦了農民工,也讓幾千萬留守兒童遭受苦難。首先,他們可能有心理障礙,智力發展滯後,缺乏關愛,性格固執任性,自卑自大,在社會上交往遲鈍,行爲不良,逆反心理強。他們到了城市,就可能變成罪犯。”

多年前,一篇《我奮鬥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文章引起共鳴,一個農家子弟經過18年的奮鬥,才取得和大城市裏的同齡人平起平坐的權利,是一代農村子弟的真實寫照。不得不承認,農村孩子想要改變命運,仍要通過教育途徑,實現魚躍龍門的跨越。

留守兒童因爲缺乏父母在身邊言傳身教的關愛,受到的精神創傷確實不容忽視。貴州省畢節市曾發生過兩起轟動全國的悲劇事件。2012年11月,畢節市七星關區街頭,5名男孩因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導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年齡均在10歲左右。這5位少年是堂兄弟,他們的父母都在深圳打工。2015年6月,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4名兒童在家中服用農藥中毒,經搶救無效死亡。4個孩子1男3女,是留守在家無大人照顧的四兄妹,最大哥哥13歲,最小妹妹5歲。事後,4名死亡兒童的結對幫扶教師以及小學的校長都受到了處罰。中國的公衆輿論則從這些悲劇事件中看到了一些深層次的問題。

在中國,長期分離所造成的精神痛苦與心理疾病一直被人們所低估,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些問題,並開始了進一步的研究。“上學路上兒童心靈關愛中心”2015年發佈的《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2015)》顯示,15%的留守兒童——約有900萬人——在一年裏見到父母的次數不足1次。30%的農村留守兒童一年只能見父母1-2次。安全是留守兒童面臨的另一個問題。這些從小缺乏家庭教育的留守兒童在長大後很容易走上犯罪道路,一些人甚至加入了在中國的一些城市非常著名的黑幫。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在接受本臺採訪時也談了他的看法,他說:“留守兒童問題是未來中國社會的大問題,關係到城鄉關係的互動,是否能有一個良性的城鄉關係,怎樣使得留守兒童不會仇恨社會,不會仇恨城市。留守兒童不僅是家庭之愛缺失,還有社會關愛的缺失。當然,伴隨現代化的大潮,留守兒童是必然現象,但是我們整個社會能夠做什麼,我想應當非常多。”

第一,胡教授說,是政府要對留守兒童的教育和管理承擔起責任。一方面農村學校大量消失,有其必然性,但能不能讓這些留守兒童到城裏去上學,或到較遠的地方住校上學;可能上不起的,政府應對其進行經濟援助。第二,在偏遠的農村能不能安排校車接送。從社會層面,也應當有關愛組織機構,包括關愛孤獨老人和城市的農民工,打工子弟學校的正規發展。胡教授說,城市的年輕人也可以參與到農村義務教育中去,幫助這些留守兒童。從心理健康,教育和生活等方面幫助他們。

所以,胡星斗教授認爲:“整個社會都可以做很多工作,當然關鍵還是各級政府,各級政府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同時,不能將這些留守兒童拉下,不能在經濟競賽中把他們甩出去。政府也應當平衡城市與農村的投資,不能把主要的經費都投向城市。”

紐約中國婦權網負責人張菁女士也就此談了她的看法,她說:“對於中國留守兒童問題,政府和相關執法部門應當從根本上改變農民工的生活方式,找工作的方式,多在鄉下建工廠,由政府資助和鼓勵。一些非洲國家也是這樣做的。還有,留守兒童到城市要給予他們平等待遇,建立完善的保護兒童法,這應該由政府國務院來統籌解決。這麼多年,留守兒童問題仍然突出,沒有新舉措,官員忙着貪腐,不把留守兒童問題放在心上和日程上。留守兒童這樣長大後,我對他們的未來感到心痛和擔憂。“

有人批評說,今年5月份, 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峯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中國將提供一千億美元的資金,用於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建設。而農村子弟和留守兒童上學的基本權利卻都無法保障。對此,中國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說:“我們認爲政府在對外投資上非常慷慨,在對內民生上過於吝嗇,教育資源緊缺,也不只是侷限於留守兒童。上海孩子要進幼兒園也是爭破頭,很困難,我們所在的深圳問題也很嚴重。對貧困家長來說,費用很高。我們能不能把稅收一部分拿出來幫助?因此不僅是貧困的農村地區,城市發達地區也存在教育資源短缺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大把往外撒錢的時候,不要忘了中國的老百姓,和幾千萬的留守兒童。”

劉開明先生說,留守兒童是個很嚴峻的問題,與政府認爲城市只需要勞動力,不需要人這個大政策有關。他說:“我們認爲,父母在哪裏工作,孩子就應當在哪裏上學,教育資源的分配就應當隨着父母孩子來分配,這樣問題就可以解決一半。我們的公共資源向教育的傾斜太少,對農村就更少,就導致教育資源的分配非常不平衡。”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爲,目前中國應當把投資的重點放在國內,放在貧困地區,放在農村,放在青少年特別是農村留守兒童的健康成長上面,以及農村的醫療衛生教育和養老方面。他說:“這方面與城市的差距仍然是巨大的。中國現在仍然是發展中國家,不要忘記中國的基本國情,不要只看大城市的繁華,與發達國家相差無幾,甚至許多基礎設施比發達國家還先進。但是中國的城鄉差距巨大,不像西方國家是城鄉一體化。”因此,胡教授說,無論是着眼國際還是中國國內,都必須深刻了解目前中國的國情,即中國仍然是發展中國家,或者過去叫做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現在也還是初級階段。他說,你到中國的農村特別是中西部農村走一走,你就看到很多地方仍然很貧困,與非洲差不多。實際上這樣說還侮辱了很多非洲國家,因爲很多非洲國家是免費教育免費醫療,這些在中國還做不到。

所以,胡教授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發展經濟主要應依靠拉動內需,依靠在國內的投資。國外投資不是不要,國內和國際市場都需要,但是中國這麼大,中國要能改善國內人民的生活,這就是對世界和平發展的最大貢獻。他接着表示:“貿易的自由化,經濟的全球化,中國也可以去推動,做領頭羊,但中國對在國外的投資要慎之又慎。從過去1、20年的投資經驗來看,中國的對外投資特別是國有企業的對外投資基本是失敗的。我們應當把更多的資金主要用於解決國內的民生問題上。”

當然,胡教授說,他也認識到,農村一些學校現在人數越來越少,村莊合併,因此學校也要合併,這個趨勢可能難以阻擋。但他同時強調說:“儘管如此,政府仍然可以保證這些孩子的身心健康發展,保障他們的受教育權,也就是改革戶籍制度,鼓勵孩子隨父母一起,在城市接受教育。鼓勵住校,且全部費用應當由政府來承擔。政府做這些事情可能成本較大,但這是值得的。因爲現在多建一個學校,就多挽救一名留守兒童,不要讓他們成爲未來的一個潛在的犯罪人員,也就是說,爲未來社會少建很多監獄。因爲,受不到關愛的留守兒童,他們從小就認爲社會對他們不公平,很多長大了會仇視社會,仇視城市。所以政府有義務來做這些事情。”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